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內幕 毛澤東怒斥汪東興:想改換門庭就給我滾

毛澤東說:「江青、張春橋和姚文元都已經來過了。他們說六號簡報的影響很大,把人們的思想都搞亂了,這裡有你的一份功勞。不過我不給你記,讓別人給你記吧。這麼一來,你們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們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們的當,看你們怎麼辦?你在我的身邊,為什麼有事不向我講,你想改換門庭就給我滾!」

汪東興

1970年春天,毛澤東提出準備召開四屆全國人大,並建議改變國家體制,不再設立國家主席。他對江青和張春橋說:“有人想打倒皇帝自己做皇帝。我要給他們一個一針見血,乾脆不設皇帝的位置,看他們再來爭。”沒想到,林彪果然着急了:“國家不能沒有主席,沒有主席則名不正言不順。我堅決主張設國家主席,並建議毛主席繼續擔任國家主席。”

葉群曾經找到汪東興說:“現在到了關鍵時候了。你應該在合適的時候說句公道話,一個大國怎麼能不設國家主席呢?不設國家主席,林彪怎麼擺?總不能把林總排到周恩來的後面吧。有人在這個問題上大做文章,目的是為了反對林總。林總既然是毛主席的接班人,我們不出來捍衛主席,讓誰來捍衛呢?”汪東興點點頭:“你放心,我當然是聽林總的了。”

葉群說:“這樣好,林總在任何時候都不會虧待你的。”

汪東興掉進林彪設計的陷阱

1970年8月24日下午3點多,汪東興參加九屆二中全會華北組的討論時,陳伯達也參加這組的討論,主持會議的李雪峰熱情地打招呼:“請伯達同志和東興同志先講吧。”

陳伯達先說了一通設國家主席的必要後,汪東興接著說:“我完全擁護林副主席的重要講話,完全同意伯達同志的發言。我代表中央辦公廳和8341部隊堅決要求設國家主席,建議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當國家主席。”

當晚,全會的第六號簡報《華北組第二號簡報》出來了。

簡報並沒有多印陳伯達的講話,卻把汪東興的發言登得很詳細。

簡報最後說:“大家熱烈擁護林副主席昨天發表的非常重要、非常好、語重心長的講話。認為林副主席的講話,對這次九屆二中全會具有極大的指導意義。大家聽了陳伯達同志、汪東興同志在小組的發言,感到對林副主席講話的理解大大加深了。特別是知道了我們黨內,竟有人妄圖否認偉大領袖毛主席是當代最偉大的天才,表示了最大、最強烈的憤慨,認為在經過了4年文化大革命的今天,黨內還有這種反動思想的人,這種情況是嚴重的。這種人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是極端的反動分子,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分子,是沒有劉少奇的劉少奇反動路線的代理人,是帝修反的走狗,是壞蛋,是反革命分子,應該揪出來示眾,應該開除黨籍,應該鬥倒批臭,應該千刀萬剮,全黨共誅之,全國共討之。大家衷心贊成在憲法第二條中增加毛主席是國家主席,林副主席是國家副主席……”

會後,陳伯達拉着汪東興的手說:“你的發言很好,字字句句講到了要害處。”汪東興當然沒有想到,他自己為此掉進了一個陷阱里。

簡報印出來後,他碰上江青要到毛澤東那裡去,他主動打招呼,江青愛理不理地說:“你汪東興什麼時候也學會講演了?看來你是要和我們分道揚鑣了。”

汪東興有點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我跟上鬼了?”他找到陳伯達,把他的心裏話說了以後,陳伯達說:“建議毛主席當國家主席,是天經地義的正確,不要怕。那幾個秀才就是靠着江青的支持才不把林總放在眼裡的,他們就是野心家,陰謀家,我們要敢於和他們鬥爭,這是一場考驗。”

汪東興說:“不管發生什麼事,反正我是跟着毛主席和林副主席走的,就是殺我的腦袋我也不會回頭的。”

汪東興並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認為自己是和毛澤東保持一致的。

毛澤東大發脾氣嚇壞汪東興

8月25日上午11點多,汪東興聽到毛澤東通知他到住地時,預感到要發生什麼重大事情了。他隱隱約約地聽到了有關林彪和葉群的一些傳說,從他的政治生活中的經驗來看,這顯然是真實的。

汪東興走進毛澤東的房間時,毛澤東擺擺手說:“坐下吧,你看到六號簡報了嗎?”

“看到了。”汪東興說,“我在來的路上才看到的。”他說了謊。

毛澤東說:“江青、張春橋和姚文元都已經來過了。他們說六號簡報的影響很大,把人們的思想都搞亂了,這裡有你的一份功勞。不過我不給你記,讓別人給你記吧。這麼一來,你們都成了英雄,而我成了孤家寡人,是不是?你們想逼我上梁山,我偏偏不上你們的當,看你們怎麼辦?你在我的身邊,為什麼有事不向我講,你想改換門庭就給我滾!”

汪東興不敢隱瞞了,把他和林彪、葉群的一些談話和盤端出。

最後,汪東興流着眼淚說:“主席,我犯了錯誤我心裏很難過,我自己辜負了主席對我的信任。我一定聽您的話,再不會犯錯誤了。”

很快,他就寫出了一份詳細的檢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本文摘自2013年4月10日《老人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