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十九大前金融防政變 保監銀監突換紀檢組長

十八日,中共十九大將召開,目前已進入一周倒計時,而這個時候,反腐沙皇王岐山領導的中紀委屬下省部級官員換任。這是紀檢組在金融機構方面的派駐變動,引起各方對習王反腐層次與力度的高度關注。近日,銀監會和保監會先後分別換帥,保監會主席一職空缺半年之後,由福建省龍岩市委書記林國耀調任保監會紀檢組組長,而長期在中共中紀委工作,迄今已有二十二年的李欣然轉任中紀委駐銀監會紀檢組組長、黨委委員。

北京當地時間十日晚間,保監會網站更新領導信息,林國耀接替現年六十三歲的陳新權正式擔任中央紀委駐中國保監會紀檢組組長、保監會黨委委員。

上月三十日,據銀監會網站公布信息顯示,李欣然出任中紀委駐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銀監會)紀檢組組長。

此前中紀委駐銀監會紀檢組組長由杜金富擔任。

銀監會全稱是中國銀行業監督管理委員會,成立於二零零三年,中共國務院正部級直屬事業單位。銀監會負責監督管理銀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信託投資公司及其它存款類金融機構,維護銀行業的合法、穩健運行。銀監會在全國範圍內有三十六個派出機構,銀監會的歷任主席是劉明康、尚福林、郭樹清(二零一七年二月至今)。

保監會全稱是中國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成立於一九九八年,中共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保監會設有十六個職能機構和兩個事業單位,並在全國範圍內設有三十六個保監局,在蘇州、煙台、汕頭、溫州、唐山市設有五個保監分局。

銀監會和保監會的辦公地址目前均在北京西城區金融大街15號,分別位於鑫茂大廈南北兩樓。

換打虎猛將:中南海策略考慮 為保金融後院不起火

陸媒《財新周刊》認為,銀監會、保監會,先後更換紀檢組組長,兩位新任的紀檢組長均來自系統外,一位是中央紀委的反腐乾將,參加過多個大案要案;一位是來自福建省的幹部,替換了在保監會擔任了十二年之久的原紀檢組長。這兩大人事任免,意味着中央對金融監管系統的反腐問題的高度重視。

外界判斷,十九大召開之前,中國政壇兩股權力較量,為防止金融生變,習近平當局特意安排更加妥善的人來幫助穩舵。

銀監會九月新任紀檢組組長李欣然,據銀監會網站“銀監會領導”欄目更新顯示:李欣然,男,滿族,一九七二年三月出生,遼寧寬甸人,法學碩士。

外界關注的是,在進入銀監會之前,李欣然有長達二十二年的中紀委工作履歷,自一九九五年以來,李欣然一直在中紀委工作,其中,一九九五年八月至一九九八年一月在西藏自治區拉薩市紀委工作。

今年四十五歲的李欣然長期任職於紀檢監察系統,出任中紀委駐銀監會紀檢組組長前,先後擔任紀檢監察幹部監督室副主任,第六紀檢監察室主任,第七紀檢監察室主任。

今年二月二十三日,李欣然曾在《中國紀檢監察報》發表署名文章《抓住三個重點把七次全會精神落到實處》,強調“把好十九大和地方換屆人選政治關、廉潔關”。

林國耀

保監會林國耀甫上任,便於十日召開的保監會全系統黨員幹部警示教育大會上,通報了中紀委《關於給予項俊波開除黨籍處分的決定》。會議強調,要以案為鑒,徹底肅清項俊波流毒,着力重塑風清氣正的保險監管。“要刮骨療毒、重整旗鼓,做好生態修復、風氣再造,着力重塑保險監管。”

這是林國耀在保監會的首次亮相。

林國耀有二十八年都在福建省政府部門任職,當中,又有二十五年在廈門市。

林國耀在金融行業的從業時間有兩年半,一九九七年九月至二零零一年一月期間,林國耀擔任中國投資銀行福州分行計財部經理,國家開發銀行福州分行計財處負責人、信貸一處處長。

目前,保監會除保監會主席一職,僅有一位紀檢組組長和三位副主席。與“一正、四副、一紀委書記、兩助理”的標配相比,保監會目前還空缺一位主席、一位副主席、兩位主席助理。

今年九月二十九日,保監會前黨委書記、主席項俊波以涉嫌“受賄罪”被宣布立案偵查。項俊波被指任內濫用審批和監管權,導致民營資本大舉進入保險業。

老虎們的不甘心:新任證監會主席劉士余遭竊聽、炸彈相跟隨 習王亦曾遇暗殺

近年來中國大陸金融騙局頻發,這些騙局數額巨大,受害者眾多,比如雲南的泛亞、安徽的E租寶等。

今年七月二十六至二十七日,中共省部級高官專題研討會,在軍方保密森嚴的北京京西賓館舉辦,與會者包括省部級高官、各民主黨派負責人及軍方將領等,共有三百多人。

中國問題專家林和立對《蘋果日報》表示,共近期調查海航、萬達、安邦及復星等多家與官場太子黨關係密切公司,震撼官場,習有必要解釋;“總之習在會上講話一定涉機密,所以只可聽不準記錄,當然也不準准錄音,手機一定先收繳。”

習近平

七月十四日,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召開。習近平破例親自主導會議,並強調加強金融安全監管和系統性防範金融風險。

海外媒體認為,從二零一五年的經濟政變,到近年巨量資本外逃以及影子銀行等等,這些東西的背後都有一隻黑手在操縱,這隻黑手就是習近平反腐觸動的以江澤民為代表的利益集團。

中共還對中國國內幾家因積極進行海外收購而聞名西方世界的大型企業集團發動了一次明顯的打擊,名單包括大連萬達(Dalian Wanda)、安邦(Anbang)、復星(Fosun)以及海航集團(HNA Group)。

美國華裔政治學者裴敏欣今年七月在英國《金融時報》上撰稿說,這次整治金融大鱷的直接導火索是“北京方面越來越警惕中國金融業的諸多風險,以及試圖遏制資本外流。”

分析人士認為,以往江派在經濟領域興風作浪,尤其是二零一五年操縱股市引發的股災,可以預見,這些“大老虎”不會坐以待斃,勢必要垂死掙扎。

香港《動向》雜誌今年五月號發佈消息稱,新任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在南下上海、深圳調查內幕交易時,從酒店外出到證券交易所途中,以及在深圳下榻酒店時都被人跟蹤,其下榻的酒店裡還被人放置了竊聽器,他的座駕車廂內甚至被安放了微型計時炸彈。不過,這些事件最終都是“有驚無險”。

之前,港媒曾披露習近平和王岐山都曾遭到多次暗殺。

《動向》今年年三月號報導,二月二十六日,剛上任一年的中國證監會主席劉士余和三位副主席李超、方星海、趙爭平出席國務院新聞辦發佈會。劉士余在發佈會上再次向攪亂金融市場的〝妖精、大鱷〞下戰書。

劉士余開門見山的抨擊“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披着合法外衣打制度擦邊球,在資本市場利令智昏巧取豪奪,殘忍的坑害大小投資者,並警告他們說,“不要自以為高明,得計太早了些。”

金融時局不容掉以輕心 民間寄希望習王

外界分析認為,在十九大召開前的關鍵時期,習近平七月中的會議中,把防範金融風險作為重中之重,有嚴防江派利益集團再度發起金融政變的意味。

今年四月底,習近平在一個專門針對金融體系穩定的會議上說,那些破壞中國金融體系穩定的“金融大鱷”必須受到懲罰。

二零一五年的大股災,被指江派勢力背後操縱的一次“金融政變”。此次股災引發了習王當局持續兩年的金融反腐風暴,數十名金融系統高官落馬。十九大前,北京當局重拳整肅金融系統,多次提及“金融安全”,顯然是防止權貴雲集、特別是江派勢力盤踞多年的金融系統內部,有人蓄意製造金融動蕩,給十九大攪局。

推友們也在熱議金融政變的潛在可能與變數。

有推友說,王(岐山)極有可能會主抓經濟工作,提防金融政變。

有的推友懷抱希望,這場金融浩劫也有可能是針對習的金融政變,習總也有可能被架空政令不出中南海,他不可能親自來到咱們上訪隊伍,不管如何希望他可以聽到咱們的聲音,現在波及近三億人的金融大洗劫,全國上下哀鴻遍野,我們不是暴民刁民,我們是合理合法維權,希望習總把那些以貪黑警治國的大盜們繩之以法我們才有出頭日。

也有的推友回復討論,你說的這個是對的,黨沒法控制黨內的高層,所以我說有海航還一部分的作用就是當個大海綿吸水,其他家族也有這種企業吸水,但是這種窗戶紙一旦捅破(都把錢換成外匯跑路),大家就玩完了,所以會出現什麼金融政變的說法,無形的手會反噬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金德旺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