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曾國藩:人生只有兩件事靠得住 兩要訣成大事

兩件事靠得住

曾國藩說:“吾人只有敬德、修業兩事靠得住。”

這裡的“德”指的是道德修養、道德境界,簡單說就是“會做人”;“業”指的是技能、能力,簡單說就是“能做事”。

為什麼只有這兩件事靠得住?

曾國藩認為功名富貴,那是命定的,自己是絲毫做不了主的;只有這兩件事可以發揮主觀能動性,自己可以做主。

這其中“德”又比“業”更重要,也就是“會做人”比“能做事”更重要,通常說,“先學會做人,再學會做事”,有“德”才有“業”,關鍵看人品!

一個人的成功要靠這兩件事,遇到困境更是需要。

曾國藩27歲中進士,在此之前考了兩次沒成功。

第二次在北京落榜後,他想藉此機會遊覽一下山水風光,於是他沒有直接回湖南,而是計劃繞道沿海,經天津至山東,再過江蘇,最後再經過水路到達湖南。

曾國藩身上沒有多少錢,特別在南京又多玩了幾天,到了江蘇北部一個叫睢寧的地方時,他已經身無分文了。

萬般無奈之下,他忽然想起睢寧知縣易作梅和父親是早年的同學,算是有點關係,於是懷着一線希望前去求見,看能不能借點路費。

當時天下着雨,曾國藩也沒有打傘。儘管他態度彬彬有禮,門房看他衣衫破舊,不願搭理,告訴他知縣老爺出去了。

曾國藩表示可以等待,於是門房安排他在客廳等候。結果他等了一個下午,到了天色很晚的時候,易知縣也沒有回來,只好告辭。

門房看他其貌不揚,根本就沒打算告訴知縣有人來訪。

等易知縣回來後,脫了官府,換了便服,坐在客廳正要喝碗熱茶的時候,突然眼睛瞪得老大。

他沉思了一下,把門房叫進來詢問:“下午是不是有人來訪?”

門房恍然大悟:“嗯,是有個窮書生來訪,待了一下午,說是大人同學的兒子,不過他不像是個有身份的人。”

易知縣又問:“他來時神情如何,走時神態怎樣?”

門房回答:“他來時態度倒是很恭敬的,走時也很平靜,一看就是個老實窩囊的人。”

易知縣沉吟片刻,對門房說:“快把這個人給我找來!”

門房在大街上打聽了好久,好不容易找到曾國藩,帶到府上。

易知縣問清緣由,當即送給曾國藩一百兩紋銀。

這銀子可不是公款,而是易知縣掏自己的腰包,並且不是個小數目,相當於他兩年多的俸祿。

事後,易知縣對驚訝的門房解釋:

當時他在客廳一坐,就看見對面椅子前,有兩個清晰的腳印,腳印旁邊是一圈濕漉漉的水漬。

那個時代還沒有水泥地,就是鋪磚的地面,那天下雨,曾國藩身上淋濕了,褲腿和鞋子上的水漬會印在地上,腳底反而因久坐而被焐幹了。

易知縣不禁讚歎,真是了不起啊,坐在那裡的人,一下午就沒動過,因為來人若是起身走動,或者是坐在那裡不老實,不鎮定,必然不會只留下兩個腳印。

這樣有定力的年輕人真是少有啊,未達到目的也沒有失望、焦慮、抱怨之色,這樣有“德”、有修養的年輕人也是少有,如此年輕居然能駕馭自己,剋制自己,這年輕人將來肯定不凡,所以他才毅然傾囊幫助。

兩要訣成大事

失敗常常是由兩種情況造成的,即人常有的兩種積習:

一種是好高騖遠,眼高手低,有這種積習的人大事做不成,小事不願做。

還有一種是整日忙於瑣事中,只見樹木不見森林,有這種積習的人缺乏遠見卓識,常常是小事聰明大事糊塗,在人生的道路上結果是“佔小便宜吃大虧”。

曾國藩說:“古之成大事者,規模遠大與綜理密微,二者缺一不可。”

“規模遠大”指的是大處着眼,意味着處理事情眼光要放長遠,有大局意識,如諸葛亮雖然布衣之身,卻對天下形勢瞭若指掌,所以能對三顧茅廬的劉備說出“三分天下”的戰略構想:

佔據荊州、益州,和睦西方民族,安撫南方少數民族,外交上聯合孫權來對抗曹操,退可以自保,時機來臨,進可以取中原而得天下。

“綜理密微”指的是小處着手,意味着腳踏實地,細節決定具體事情的成敗,所謂“小不忍則亂大謀”。

有深遠的眼光,注意細節、小事,這不但影響成敗得失,而且決定生死禍福。

唐代大將郭子儀,以富有戰略眼光,“規模遠大”,同時治理軍務又細緻嚴謹而聞名。

他作為“中興名臣”,晚年高官厚祿,生活豪富,他的王府卻門戶大開,無人把守,任人隨便出入,甚至部下可以直接進他的卧室去見他。

他的幾個兒子勸他說:“父親現在如此尊貴,不應該如此忽視威嚴,讓人不尊重!”

郭子儀語重心長地對兒子們說:“你們的心意我當然理解,但是你們不明白我的良苦用心,我們家現在權勢地位,聲名財產,什麼都達到了巔峰,如果像別人家那樣大門緊閉,不與外人往來,只要有一個人誣諂我什麼,就會有人跟着胡亂猜測,如果傳到皇上的耳朵里,弄不好全家九族都將遭遇殺身之禍,那時就有口難辯,悔之莫及了;而現在我們家四門洞開,任人隨便出入,一切都明白地擺在眾人眼裡,誰要想加罪於我,不是就找不到藉口了嗎?”

郭子儀有個習慣,每次會見賓客,姬妾總是不離身邊。

有一次生病,御史大夫盧杞前來探望。郭子儀卻提前將身邊的姬妾全部趕走,端坐起來,獨自接待。

有人詢問原故,郭子儀說:“盧杞長得丑,而且丑得很有喜劇效果,我的女人們見了他必然要笑。盧杞這個人心胸狹窄,必定會記恨在心,他又擅長鑽營,將來得志,會加害我的家人!”

郭子儀死後,盧杞深得皇帝的歡心,加害了很多忠直的大臣,但是卻放過了郭子儀的後人。

可以說郭子儀正是因為有了深遠的眼光,看得遠,想得深,所以才能在細節、小事上謹慎小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京博國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