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金融時報:機械人浪潮將會衝擊邊個?不知道就太慘了

這係一個揮之唔去的問題:我們應該在多大程度上擔憂智能機器竊取我們的工作?然而這場辯論似乎一直在原地踏步,糾結於最終會有幾多工作被自動化取代這個狹隘的話題。係咪像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學者邁克爾•奧斯本(Michael Osborne)和卡爾•弗雷(Carl Frey)預測的那樣,將有近一半工作被自動化取代?或者像經合組織(OECD)認為的那樣,約十分之一?關於該數字的討論似乎成了我們應該多關心這一問題的判斷標準。但我們如此執着於這個“幾多”的問題,以至於忘了提出另一個同樣重要的問題:“哪裡”?

如果講我們從過去幾十年的經濟轉變中學到了些許經驗的話,那就係地理位置關係重大。以麻省理工學院(MIT)的教授大衛•奧特爾(David Autor)就“中國衝擊”對美國紡織業就業的影響所做的研究為例。2001年當中國加入世貿組織(WTO)時,美國紡織廠的工人不到40萬人。與美國當時逾1.5億勞動力相比,他們只係非常少的一部分。但在美國東南部的57個郡,紡織業佔了整體就業的15%以上。奧特爾教授表示,中國競爭對這些地區的影響“就像係在鬧市區上空引爆了一顆小型經濟炸彈”。

他的研究發現,嗰啲失去工作的人接下來承受了更多的工作變遷,終身收入下降。貧困現象增加。更多男性死於毒品或酒精。製造業就業流失對經濟造成的漣漪效應,衝擊了其他本地企業。

2005年,我就路虎(Rover)汽車廠倒閉一事採訪英國長橋(Longbridge)的居民時,才領悟到餘震可能多快到來。一夜間大概有5000人丟掉工作。一名工人的妻子告訴我,第二天一早,照顧她家孩子的保姆失去了9個客戶。

中國衝擊對未來可能出現的“機械人衝擊”潛在意味着咩,這個問題乍看之下似乎令人寬慰。由於受到影響的崗位在地理位置上高度集中,因此中國帶來的貿易衝擊的破壞力要大得多。人工智能的影響很可能更加分散。

儘管之前幾波自動化浪潮給製造業地區帶來了超出比例的影響,但麻省理工學院教授達龍•阿西莫格魯(Daron Acemoglu)指出,人工智能的新突破更有可能影響服務行業,如零售、遞送、會計和法律。這些行業傾向於更均勻地分佈於整個經濟體。並沒有哪個城鎮係所有稅務會計的大本營。到處都有的士司機。每個小鎮都有商店。

不過,也有很多例外。例如,與整個國家相比,倫敦的法律和金融專業人士多得超出比例,其中一部分人的工作已經在被技術取代。與阿拉巴馬州的紡織工人相比,倫敦的律師應該更容易掌握新技能或揾到新工作。但並唔係所有面臨人工智能威脅的工作者都受過高等教育。例如,美國卡車司機享有高薪,但他們的工作並不需要高校學位。自動貨車的開發不僅會威脅到這些工作,還有沿着美國主要公路提供配套服務的家庭作坊式的小企業。

同樣面臨自動化風險的呼叫中心和零售倉庫,也可能在地理上高度集中。事實上,你往往會發現它們就直接建在曾經的工業場地上。在英格蘭中部小鎮魯吉利(Rugeley),一座亞馬遜(Amazon)倉庫就建在關閉的煤礦上。在蘇格蘭小鎮巴斯蓋特(Bathgate),一個呼叫中心取代了曾經的電子芯片工廠。

國家和地方的政策制定者係時候開始考慮地理問題了。我們不知道下一波自動化浪潮會多快到來,也不知道它會帶來多大的衝擊。但如果曾遭受上一輪衝擊的城鎮還要承受下一輪衝擊,那就太慘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金融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