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江澤民內部傳達:鄧小平死了是大喜事 訣別鄧路線

——簡評鄧江路線的分歧與訣別

鄧小平一死,唯一口號是高舉鄧小平理論旗幟,全國喊得震天價響,表明高舉鄧旗的正統唯有一人,確實朦住了海內外的表面觀察。但在1997 年在黨內一定級別卻傳達了該年兩大喜事:一是要在七月一日收回香港,二是鄧小平逝世。許多黨員不相信,以為傳達有誤,鄧小平之死,怎麼會是大喜事?

借鄧家飯店江澤民結束鄧時代

簡評鄧江路線的分歧與訣別

中南客

倒霉的老闆投機不看皇曆,不懂現在什麼年月,還在打過時旗號,鄧家飯店稀里糊塗撞在槍口上,或以為壞在門口擺上黑貓、白貓,其實滿堂的老鄧照片更札眼。什麼利用偉人形像犯忌,純屬扯淡,連警察都明白是碰了江澤民哪根筋。

鄧小平一死,唯一口號是高舉鄧小平理論旗幟,全國喊得震天價響,表明高舉鄧旗的正統唯有一人,確實朦住了海內外的表面觀察。但在1997年在黨內一定級別卻傳達了該年兩大喜事:一是要在七月一日收回香港,二是鄧小平逝世。許多黨員不相信,以為傳達有誤,鄧小平之死,怎麼會是大喜事?

其實鄧與江是本質不同的兩路人,鄧死前,江已經尾大不掉,愣不聽話。鄧、江路線上的深刻分歧,源於根本宗旨與動機。若在政權平穩時期,挑選發展經濟幹才,絕輪不到江。鄧欣賞的是能幹的實幹家,從基層挑選溫家寶、王兆國等無高幹背景的基層幹部。鄧對朱熔基說:“我不懂經濟,但我能聽懂你的話。”對朱熔基對南巡講話精神的不同意見能敏感地採納。鄧看實質,不同於八大老對右派的深惡痛絕。鄧最恨軟、懶、散,放縱幹部不管,與江以貪污控制全黨,思路大相逕庭。

《六四真相》出籠,透出鄧小平提議的接班人是李瑞環,當時北京市長陳希同,謊報軍情,誇大動亂,更突顯天津與上海相對穩定。天津的辦法是支持學生乘火車上北京,但不許在本地鬧;李瑞環引灤入津,市民喝上凈水;改造平房,市民全部入樓;建設三大環公路,全市交通貨暢其流。幾件好事,實惠市民,消彌反感。六四槍聲一響,又迅速接回天津學生,不留痕迹。上海則靠朱市長能幹,經濟改善,而書記江大炮採取的是秘密鎮壓,不僅封了《經濟導報》,冤死主編;更秘密處決了勇敢領頭卧軌抗議不準進京的工人與學生,秘密綁架、逮捕上海工人自治聯合會領袖,打蛇斬頭,把工人運動與學生運動暗滅於萌芽。

“六四”使中共統治突顯危機。當時元老們印象最深的是小學生們的天真建議:“大哥哥、大姐姐們別在天安門絕食,衝進中南海,把那些老傢伙都宰了,不就完事了!”對改革開放本來不合口味的八大元老成了驚弓之鳥,當時令他們放心、最有安全感的接班人非鎮壓之才莫屬。李瑞環從工人爬上來,在元老群中一直受鄙視,見面沒人理,極為尷尬。李瑞環懂得鄧小平統治三昧:胡蘿蔔加大棒,在天津給基層百姓盡量提供實惠,多辦實事。而江澤民的胡蘿蔔從不喂下崗工人、貧困農民,專門安撫軍方及行賄洋人,100億犒軍,每家發幾十萬安撫大發牢騷的元老遺孀,國際糖彈更為巨大,足以拉洋人下水。鄧小平農村改革給農民的實惠,早已被江澤民徹底收回,官逼民反,農民活路斷絕才會冒死暴動。鄧小平說:“‘六四’中沒有一個人反對改革開放”,只是趙紫陽提出我交出趙大軍,您交出鄧質方他不幹。其遺書中秘而不宣的部份,內傳即對屠殺學生娃的負罪感。而秘密上書要求鄧平反“六四”的唯一中央大員是李瑞環。

從本質上、宗旨上說,中共大員分為少數種樹派與多數摘桃派。江手下賣力氣卻穿小鞋,不時挨整的都是鄧小平篩選提拔的種樹實幹家,江澤民說:“我既然保得了溫家寶,就保得了賈慶林”,前半句暗示溫家寶曾是趙紫陽班底,下了政治緊箍,如對李瑞環一般,可隨時修理,淘汰,後半句親信賈慶林才是他真保的大貪污犯,兩派界限分明,待遇天壤之別,對前者沒錯找錯,御旨修理,嘍羅圍攻,對後者即為“政治可靠”要保的6種人。至於江本人,除了父子摘巨桃外,政治改革只會帶來民主對極權的威脅。江澤民上台之後關心的唯一件事:莫步趙紫陽、胡耀邦後塵,不可得罪保守的元老派,真搞改革會下台!他嫉恨最深的是鄧1992南巡講話中畫龍點睛的一句:“誰不搞改革,請他下台!”鄧死,他關心的唯有兩件事:消彌江不搞改革的印象,拉大旗,作虎皮,包住自己,高舉鄧小平理論的旗幟,其次要保住老幹部支持,由曾慶紅幹辦,逐步擺平高幹子弟的威脅,因此鄧楠借出版“我的父親鄧小平”鬧熱了一陣子,隨即消聲絕跡。當然上海幫中也兼有實幹派,凡是中共外行領域都提上了一大批專業對口的知識分子,這是經濟有所成就的所在。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鄧死不僅接收香港的風光讓給江作秀,而且果實累累的秋日正是消彌鄧小平光環,肅清、收編鄧小平班底,過河拆橋,給鄧小平時代畫上句號,大樹特樹江權威年代,鄧家飯店生不逢時,改朝換代,撞上槍口。今年八月底,召開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即專門為開除李瑞環出局,實現江家黨清一色、大滿貫。八員虎將車輪戰法中拼湊的七大罪狀:政協超支,不抓思想之類純屬扯淡,由吳邦國及上海幫見習生李鐵映,以雞毛蒜皮溫吞水攻擊開始,繼由李長春及江死保的賈慶林發揚火力;悍將羅幹、黃菊撕破臉皮,最後意識形態殺手曾慶紅、吳官正政治上綱,拔高定性。七陣炮轟,都是臭彈,什麼反政治第一,實即反江澤民個人崇拜;說與黨不一致是不好意思明說江就是黨;說李泄黨機密實際是要求徹底取消全黨知情權。唯一擊中要害的只有一條:把“三代表”與馬列主義、鄧小平理論割裂,這倒是實話,一言中的。

其實不用割裂,三代表只是三句口號,與馬列主義、鄧理論風馬牛不相及,甚至冰炭不同爐,哲學上屬於唯心派與唯物派的對立。鄧特彆強調毛思想中的實事求是,鄧摸石頭過河,先試點,後推廣,農村改革,引進股票,皆貫此思路。江卻從不作調查,不計後果,內外大事憑感性拍板定性,對外拍板仇美,對內定性鎮壓了十五種氣功、十四種教派。

毛對尼克松說:俄國霸佔中國無數領土,中共提出的只是一小部份。江澤民不管這一套,為克格勃個人情結,一頭撲入北極熊掌,把版圖、海、空當私產,賊膽包天,竟敢任意密送。

毛、鄧的國際統一戰線限於共產運動及民族解放,除支持幾內亞總統賽古杜爾,援建坦贊鐵路,爭取尼赫魯、納賽爾、鐵托外,對胡鬧國家劃清界限;同是社會主義國家如北朝、越南、古巴、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等也因時因情而異。而江統戰,卻專找與美為敵的無賴國家提供物質軍技與精神支援。現下中共宣傳美軍濫炸無辜,未傷拉登毫毛。反共人士對毛、鄧、江混合攻擊,喜歡眉毛、鬍子一把抓,其實其哲學上、實踐上南轅北輒。1958年毛對金門、馬祖發動雙日炮擊,嚴戒傷及美國士兵,只為保持內戰,防止分割,與蔣公心有靈犀。今日江之外長卻敢言助台獨。毛乒乓外交,鄧小平訪美,小心翼翼播下的聯美防俄的友好種子,被江反其道而行,一掃而光。如今普京轉向親美,要帶俄國復歸資本主義世界,氣得江澤民大罵普京是瘋子,普京很明智,一點兒也不瘋,不自量力,和不少瘋子捆在一起的是江澤民。盲人都可看出大陸勢將被俄、印、美、日環圍、孤立。江仍聯絡阿拉伯世界,勾結野蠻邪惡,仇美到底。自以為陽奉陰違、內外不知。其實不待熱核爆發,國內外華人只要肯下馬看花就會知道,大陸花花世界,只是權貴、暴富者的天堂:廣東公安局長的官價是100萬人民幣,警員的賣價是50萬。黑道人物出錢可當公安局長,這是資本家入黨論的社會背景。權錢勾結,政匪一家,“人不得外財不富”成公安口號。戀人當嫖娼,民商任勒索。對工農示威朱有五不準,江卻有四不能,500萬武警,不僅防民更為防軍。唯一上訪渠道成為犯法。大、中、小城市大刷標語:“嚴厲打擊上訪活動!依法治“訪”,絕不手軟!”今日大陸表面上比起鄧小平時代繁華似錦,而“六四”烈士坦克前咒罵法西斯,到江澤民時代成了社會底層的殘酷現實。親眼見到的人都知道統治的底層是怎樣的黑暗世界。

來源:作者阿波羅網博客 http://hkbbs.aboluowang.com/home.php?mod=space&uid=900&do=blog&view=me&from=space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阿波羅網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