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鍾和:一夜之間 國家倒退百年

——倒行逆施的「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

「尖銳的批評是肯定不被允許的,之後溫和的建議也無法接受,然後調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後來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須讚美,最後他們把讚美得不起勁兒的人也抓起來了。唉,當時的蘇聯太黑暗了!」許多網民轉了這條微博,有人轉發時還幽默了一把:「看見後面寫的是蘇聯,我才敢轉,沒錯,就是蘇聯!」更有人點出了實質:再之後就是蘇共的倒台,蘇聯的解體。

為了配合十九大的召開,更為了讓控制海內外華人的言論與思想成為常態,中國國家網信辦竟冒天下之大不諱,於九月七日印發了「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要求微信群、微博群、QQ群等群主和經營者履行其管理責任,即「誰建群誰負責」,「誰管理誰負責」。對微信群管有這樣九條規定:一、政治敏感話題不發;二、不信謠不傳謠;三、內部資料不發;四、涉黃、涉毒、涉爆等不發;五、有關港澳台新聞在官方網站未發佈前不發;六、軍事資料不發;七、有關涉及國家機密文件不發;八、城管衝突、拆遷等視頻不發;九、其他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信息不發。消息傳出,微信群和微博群等立即炸開了鍋。五毛打手們馬上奉命歡呼讚揚,但絕大多數網民群友的反響則完全相反:有恐懼應對的、有冷嘲熱諷的、亦有插科打諢的,更有憤怒聲討的。

諷刺段子:中宣部的「補充說明」

一個段子這樣諷刺,說九條「規定」出台後,天朝的義和拳民、五毛糞青、小粉紅們紛紛對「龜九條」表示出不解與疑問:一、啥為「政治敏感話題」沒有準確定義;二、我怎麼知道是不是謠言?我連畝產三萬斤都信過;三、怎麼知道是涉密內部資料?四、黃、賭、毒肯定不能發,但「涉」怎麼把握?五、港澳台不是中國了?六、那電視台報的航母、導彈成功、威武說不說呢?七、我咋知道啥是「國家機密」呢?八、怎麼判斷是偽造的?九、這個「相關」怎麼把握?

中宣部收到這些意見反饋後,果然是集思廣議,從諫如流。立馬對九條「龜腚」作出補充說明,給五毛糞青小粉紅如何在網絡上愛黨愛社會主義提供了一盞指路明燈:一、政治敏感話題不發──罵印度阿三,越南、菲律賓的除外;二、不信謠不傳謠──傳播西方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謠言當然允許;三、內部資料不發──但讓義和拳民打雞血的「逆天高科技」除外,像領先全世界的超級計算機,領先太陽系的北斗系統,領先全宇宙的量子衛星,等等;四、涉黃、涉毒、涉爆等不發──發生在西方國家的當然可以;五、有關港澳台新聞在官方網站未發佈前不發──揭露港澳台貧困落後的除外;六、軍事資料不發──一天嚇尿美日韓四十八次,在長安街與天安門廣場所向無敵的威武之師當然可以大力宣揚;七、有關涉及國家機密文件不發──例如:說中共領導人弱智、貪婪等,都屬於泄露國家機密;八、城管衝突、拆遷等視頻不發,除非是PS過的暴民襲警視頻;九、其他違反相關法律法規的信息不發──此項由中宣部根據黨的需要隨時「規定」。

「驚天逆轉」:另一諷刺段子

許多網民認為中共患了恐懼狂想症。群聊本是私下聊天,在法理上到不了言論自由的高大上層面,連這個也要「政治正確」,也要監管,還要連坐法,還要保甲!這是患了什麼恐懼狂想症了!還有沒有救了?他們諷刺中共黔驢技窮,濫用權力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他們說,不讓人民說話?自己做得好還怕人說嗎?自己「四個自信」還怕人說嗎?說誰建群誰負責,但有人擁有那麼大的權力,手下的人出事,可是一點責任都不用擔,還要被稱頌;有人還說,眼看洗不了年輕人的腦了,就想在網絡上下黑手,真有這群腐敗垃圾的!

不過,有網民靈機一動,於是網上出現另一種口氣的諷刺段子──說是發生了驚天逆轉,十四億中國百姓突然雙手贊同、堅決擁護國家網信辦群主負責的「英明決策」,同時建議:一、黨中央、各級黨委、各支部黨員犯罪,書記同責;二、國務院、各部委、地各級政府成員犯罪,行政首長同責;三、中央軍委、各戰區、各軍師旅團營連排班成員犯罪,首長或一把手同責;四、各級人大、政協、法院、檢察院、各社會團體、各事業企業單位工作人員犯罪,一把手同責。

總之,這個段子諷刺說,群主負責制好就好在是一把手負責制。中國總算有了一條最靠譜的規定,希望在社會生活中得到切實執行。但是,中共能執行嗎?!

禁止言論一定與壞事相關

這個「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出台,充分表明當今中國政治社會生態嚴重倒退。刪帖就是焚書,禁言就是坑儒,敏感詞就是文字獄,防火牆就是閉關鎖國。網民說,一夜之間,國家倒退百年。現在的互聯網搞閉關自守、文字獄、株連九族,一個都不缺了,當代中國連古代都不如!有的網友把當今政府比作紅小兵當道,認為《規定》出台就是文革來臨;有的把它比作法西斯,說法西斯在中國大地上橫行!還有的說,中共此舉實在是在滅亡的路上狂奔。很多群友「建議」說,把互聯網關了算了,大家就看《人民日報》和新聞聯播,每天抄中共《黨章》,舉行背誦比賽,做做中國夢就可以了。要不然就學朝鮮把網斷了只讓高層使用。

眾所周知,禁止言論只有三個解釋:一、過去做了壞事,怕人們提起;二、正在幹壞事,怕人們批評;三、準備幹壞事,怕人們揭露。總之,禁止言論一定與壞事相關,絕對不是好事。但越來越多的人不再恐懼,是因為他們開始明白一個道理:如果連說話都要坐監獄,那麼不說話也等於坐監獄!而且,在這座不能說話的監獄中,自己還要忍受良心的譴責,良心會時時在醒:我們是一群懦弱的人,看到了暴行、看到了真相、看到了善惡,卻僅僅因為害怕就假裝自己沒看見。這樣,還能自稱為有良知的人嗎?還有何資格面對自己的孩子?

冒天下之大不諱的倒行逆施

在中共出台「互聯網群組信息服務管理規定」前兩個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在七月一日正好通過一項關於網絡自由的決議草桉。這項名為《互聯網上推動、保護及享有人權》的決議草桉由巴西、尼日利亞、瑞典、突尼斯、土耳其和美國聯合提出。決議中說:國家必須「克制和停止任何阻止和干擾在互聯網上傳播信息的行為。這包括在任何時候關閉全部或部分互聯網,特別是在人們急需獲取信息的情況下,例如選舉期間或是恐怖襲擊之後」。本次決議草桉側重於建立一個公開的互聯網以達成發展目標,並且譴責任何阻止人們在網上表達自己意見的行為。它的通過被互聯網活動人士視為一次重大的勝利。

然而中共這個規定出台,也是與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公然對抗,完全是冒天下之大不諱的又一倒行逆施。

網上有人發了這條微博:「尖銳的批評是肯定不被允許的,之後溫和的建議也無法接受,然後調侃也不行,大家只好沉默,後來沉默也不行了,大家必須讚美,最後他們把讚美得不起勁兒的人也抓起來了。唉,當時的蘇聯太黑暗了!」許多網民轉了這條微博,有人轉發時還幽默了一把:「看見後面寫的是蘇聯,我才敢轉,沒錯,就是蘇聯!」更有人點出了實質:再之後就是蘇共的倒台,蘇聯的解體。

人們說,中共正在走上蘇共倒台這條路。這個倒台絕症其實早有良藥,可得了絕症的往往不相信那個被很多治癒例子證實了的藥方,堅持死死去抓手中的那稻草般的捆綁禁口法,拚命地掙扎直至最後一息。不幸的是,這其實也是那個絕症的一個癥候。

二○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爭鳴/動向201710月合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