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土改:父親被兒子牽着鼻子遊街

牛友蘭這個名字現在熟悉的不多,但六、七十年前牛友蘭在晉陝大地可是大大有名,可謂“如雷貫耳,皓月當空”。牛友蘭因在土改時被兒子牽着鼻子遊街,絕食而亡,其身世非常值得回味。

牛友蘭出身富裕之家,是晉綏邊區著名的開明士紳,山西興縣中學的創始人。牛友蘭曾求學於北京京師大學堂,接受反封建的民主革命思想教育。1909年因病輟學,回鄉後興辦新學。1928年,國民黨山西省黨部派人到興縣發展組織,成立黨務籌備委員會,牛友蘭擔任主任委員,後因他人搞派系活動,牛友蘭於1929年3月和1931年10月兩次發動學生、群眾搗毀國民黨興縣黨部,停止了蔣系國民黨在興縣的活動。1935年,“九•一八”事變後,牛友蘭支持學生上街遊行示威,推動了興縣抗日救亡運動的發展。1937年1月,牛友蘭又寫信支持其子牛蔭冠參加山西省犧盟總會工作。

1937年秋冬,八路軍一二O師來到晉西北開闢根據地。牛友蘭捐獻銀元2.3萬元,支援抗日政權開辦興縣農民銀行。又籌金1萬多元,開辦產銷合作社,生產毛巾、襪子、肥皂、裹腿等,供應部隊。1940年,牛友蘭又捐獻了8000元銀元,120石糧食和自己商店的所有棉花、包括布匹支持了革命。除積極支援抗日救國鬥爭外,牛友蘭一生致力民主教育新事業,積極鼓勵子女參加革命,先後送牛蔭冠在內的子女十幾人進入抗日軍政學校學習,並參加了革命隊伍。

1942年5月,牛友蘭擔任團長,帶領晉西北士紳參觀團赴延安參觀學習,受到毛澤東的接見和中共中央及延安各界的熱烈歡迎。延安《解放日報》對他興學育人,舉辦實業,支援抗戰,送子參軍等模範事迹作了專題報道,給予高度的評價。同年10月,當選為晉西北臨時參議會參議員。

1947年,國共逐鹿中原。共產黨人在解放區搞土改,一分土地,二鬥地主。歷史條件變了,政策變了,爭取廣大農民的支持是當務之急。有的農民要求鬥爭大地主牛友蘭。此時,牛友蘭已不再是統戰對象了,所以立即宣布牛友蘭是新時代的鬥爭對象,開批鬥大會批鬥牛友蘭。批鬥大會上,牛友蘭跪在台下接受批鬥,畢業於清華大學、曾任犧盟會常委、中共晉西北行政公署副主任,解放後曾先後擔任國務院商業部副部長、黨組成員、全國供銷合作總社副主任、主任、黨組書記的牛友蘭的兒子牛蔭冠坐在台上參與批鬥其親爹。

批鬥大會後,兒子牛蔭冠要拉着牛友蘭遊街,就把牛友蘭的鼻子穿個洞,穿個細鐵絲,讓牛蔭冠像牽着牲口一樣牽着它父親遊街批鬥(薄一波:往事追尋憶賀龍《人民日報》1989年3月9日第6版)。也許是由於用力過猛,鐵絲斷了,也可能是牛友蘭的鼻骨斷了,牛友蘭滿面鮮血。牛友蘭回去後,拒絕進食,幾天後絕食死亡。

牛友蘭死了,從常識來看,他不是死於武力,而是死於恥辱和後悔。不知他是否後悔自己居然曾經鼎力支持共產黨,是否為有這樣一個喪失了人性的兒子而感到恥辱。

牛友蘭事件影響很大,對人性的傷害很大。牛蔭冠在黨性和人性面前選擇了黨性,在農民和大地主面前,選擇了農民。也許在牛友蘭看來,他的兒子是堅定的共產黨員,但身上已經沒有一絲一毫的人性,也許正是這樣的原因,他選擇了絕食而亡。

後記:

我記得我在荷蘭上語言課時,老師講一篇文章,內容是二戰時,一名猶太少女安妮藏身在阿姆斯特丹一名荷蘭人家裡,後來被人告密,納綷德軍將她捉進了“奧斯維申集中營”,最後死在集中營里。其中一個新單詞:Verranden意思告密、出賣、背叛。

有一位同學不明白意思,問老師,老師解釋時還做了一個躲起來講話的動作加以解釋,這時另一個同學問,是誰告密者?老師不太好意思的說是一個鄰居,那同學再問那個鄰居是什麼人?這時,老師無法迴避了,只得直說是鄰居是一名荷蘭人,是他向納綷德軍告密的。

從老師那迴避及不好意思回答的態度里,我知道荷蘭人認為告密是可恥的行為,特別是因你的告密而傷害了別人,甚至令其喪失性命。我當時還好奇的問,在荷蘭告密是不是不好的?老師肯定的回答“是”,再問,荷蘭的學校里有沒有教學生向老師告發及檢舉同學的?答案是“沒有”。

這時,我忍不住講,在中國的學校里,在我接受的教育里是鼓勵揭發、告密、檢舉別人這樣的行為的,這個行為被視為忠於統治者,是光榮的,檢舉別人是受到表揚的。我從小就是在檢舉與被檢舉中成長,每天喊着“毛澤東,嗚啦(萬歲)……”以示忠於統治者的。

當時同班的同學裏除了我及另一個中國女人外,全部人都有宗教信仰的,而宗教信仰中,出賣、告發這種行為是視為可恥的,會受到他們所信仰的神懲罰的,所以,當同學們聽我講完後,露出驚奇的、難以置信的表情來,七嘴八舌的向我提問,為滿足他們的好奇心我詳細告訴他們。

我說,每星期要開一次班會,內容是揭發壞人壞事、互相揭發、互相幫助、幫助落後的同學等。為了能向老師揭發同學表現自已,我們整天盯着別人,盡量去挖出別人的缺點及錯失,然後向報告老師,以此來邀功,於是,同學之間形成了互相仇恨、互揭短處的風氣。

我的荷蘭老師很費解的問我,什麼叫壞人壞事?你們是小孩子,怎會是壞人?怎會做壞事?揭發、告密是對別人的幫助?怎樣幫助?落後是什麼意思?哈……一連串的問題令我無法作答,對,她問得好,這些問題我從來沒有想過,全都理所當然的接受並按指導來做。

這是十多年前的事,當時我剛出國沒幾年,我不知道原來在世人的眼內出賣、告發是可恥的行為,所以我才大言不慚的講出來,如果我當時知道的話,這樣羞恥的事我是不會講的。就這件事,讓我第一次正視及思考自已到底是接受怎麼樣的教育成長?現在得到結論:邪/惡的教育!將人性中善良的一面給泯滅,將孩子們培養成品性刻薄、卑鄙的小人。

順便講一下,重慶薄大人在文革時,兩腳踹斷他爹三根肋骨,讓這樣的人來當老百姓的父母官,打死我也不相信他會善待老百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