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避難地成景點避諱一大事 十九大中央委員大換血50年來最烈

9日外媒報道稱習近平文革期間避難地陝西延川梁家河變身旅遊景點。但報道表示,中共宣傳的和習近平自己披露的梁家河往事有很大不同,而且文章還指出景點宣傳對文化大革命本身則語焉不詳。文章認為,景點的宣傳也反映習近平集權超越了他之前的幾代領導人。美國布魯金斯中國中心主任李成撰文表示,在新一屆中央委員會中,將有多達70%委員是新委任的,是1969年中共文革後撒換委員人數中最多的。

習近平文革避難地成景點宣傳與事實有差

10月9日,《紐約時報》報導,習近平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度過多年時光的陝西延川梁家河,如今已經變成了旅遊景點。

報道表示,該報記者在村裡的派出所登記後,才獲准在一名小聲讓村民什麼都別說的保安陪同下四處參觀。這裡的宣傳試圖展示青年時代的習近平在這個貧困村莊度過的七年,以及是如何塑造了他的鐵腕風格。

遊客們望向習近平參與挖掘的一口井的井底;讚歎習近平修築的一座把糞肥變成沼氣供做飯和照明使用的沼氣池……習近平曾在這裡躲避毛澤東發起的文化大革命的混亂。

報導稱,把中共領導人的故居變成場景用來政治宣傳在中國早有先例。在上世紀60年代,中共前黨魁毛澤東的出生地韶山就是這樣。

一名被送去梁家河村勞動的北京學生雷平生在新出版的中文書《習近平的七年知青歲月》中說道:“梁家河農村插隊勞動磨鍊學習的經歷,是近平思想、覺悟、感情的出發點。”在“十九大”即將召開之際,這本書得到官方媒體的大力宣傳。

按照習近平自己在成為國家領導人之前不那麼謹慎的說法,他在梁家河的經歷比這些經過審查的歷史版本所描繪的要更加動蕩。

1962年,毛澤東和習近平的父親反目,習近平的家人成為打擊對象,被迫分離。習近平的一個姐姐在這場浩劫中去世,並且可能是自殺。

在2004年接受採訪時,因為當時還是一名相對無名的省級官員,習近平回憶說自己對去梁家河感到高興,因為北京更危險。

“去延安的專列上,全部都哭啊,整個專列上沒有不哭的,就是我在笑。”他說,“我不走在這兒有命沒命我都不知道了。”

經過三天的火車、卡車和徒步之旅後,16歲的習近平和另外14個年輕人抵達梁家河村,這裡的貧窮程度令他們感到震驚。他們還遭遇了成災的跳蚤,導致身上滿是紅腫。習近平說,幾個月後他還是適應不了,於是回到北京,還被關進“學習班”。官方敘事忽略了這一段,沒有提及。

他最後又回到梁家河,一直待到1975年文化大革命快結束時,獲准去北京上大學。根據前述新書內容,習近平在準備離開梁家河去上大學時說:“梁家河給我的一切,我一輩子都不會忘。”

文章還表示,遊客會看到精心描繪的中國近代史。有關習近平在這裡度過的歲月的宣傳,對於當初把習近平和其他知青趕往梁家河這樣的農村的文化大革命之殘忍,則語焉不詳。

文章強調,中國近代歷史上沒有哪位領導人像64歲的習近平這樣,把這麼多權力掌握在自己手上。並且自毛澤東之後,也沒有哪位領導人在維護自己的領導權上把個人傳記利用到這個程度。

 

 

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參謀長李作成(圖中)被視為習近平的一名親信。

十九大是文革後撤換中央委員最多一屆

美國布魯金斯中國中心主任李成在BBC上撰文,認為習近平上任五年以來最觸目的事情,莫過於他推行的“軍事改革”,而這也反映出中共政治未來發展的方向。

文章稱,習近平上台以來大刀闊斧地從多方面改革中共的軍隊,包括革掉買賣官階的軍人,廢除軍隊四個總部,並致力把軍隊現代化。

習近平也着力要摒棄俄羅斯式、以陸軍為首的架構,把軍隊換成像西方軍隊般的“聯合指揮架構”,也迅速地提拔一些年輕的軍官。

但文章也承認,要評論這些改革的效果言之尚早。但習近平似乎還有更多的計劃尚未執行。

文章稱,中共官方早前公布參加“十九大”的名單,其中代表公安部與軍部的名單似乎顯示,中共將迎來其建政以來最大規模的人事編製改動。

軍隊300名代表中,有90%都是第一次參加黨代會,而第十八屆中共中央委員會41名軍隊代表中,最多只有7名成員會留任。

這樣大規模的軍隊人事改革,顯示習近平在其它方面也將繼續人事變動,以求加固自己的勢力。

此外,第十八屆中央委員376名委員中,已經有38名因貪腐等罪名被免職。另有約200名委員已經或將會達退休年齡。這意味着在新一屆中央委員會中,將有多達70%委員是新委任的,是1969年中共文革後撒換委員人數中最多的。

這樣大規模地撒換委員,其中一個可能的原因是黨內派系鬥爭,另外就是打擊貪腐。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