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王岐山講話為何保密?十九大新職 習為他量身打造

10月9日中紀委第八次全會在北京舉行,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講話。但官媒沒有透露其講話的片字只言。紅二代羅宇分析可能有三個原因。阿波羅特約評論員“竇祈新”此前分析,如習近平恢復主席制,王岐山出任副主席一職,併兼任國監委主任,成為與人大、國務院、政協並列的機構首領,也似乎名正言順。紅二代羅宇則認為,國家監察委不太可能和中紀委同時存在,很有可能中紀委要結束。

10月8日中紀委召開第八次會議,中午和傍晚各發一次通稿。通稿稱,全會由中紀委常務委員會主持,王歧山在會上講話,但未透露任何具體內容。全會按中共慣例,審議並通過中紀委的工作報告,並提請七中全會審議。

通稿表示,出席這次全會的有中紀委委員119人,列席12人。還就中紀委常委委員李剛、曲淑輝嚴重違紀問題,通過對他們的審查報告,分別確認留黨察看一年、二年的處分,及撤銷劉生傑中紀委委員的職務。

中紀委八次會議前,外界啲人認為通過王岐山在中紀委會上講話內容,或許能看出他在“十九大”上去留跡象和中紀委走向。但官方通稿對王岐山的講話內容隻字未提。

北京時局觀察員華頗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這比較蹊蹺,或有幾個原因。

一個係監察委成立屬於人大之下的,但係又要受黨的領導。它係把以前的監察部、中紀委、檢察院反貪局這些反腐力量進行整合。以前中紀委辦案依照黨章備受詬病。並且查處人員時牽扯麵很廣,有些既唔係黨員也唔係幹部,所以就不能剝奪人家人身自由。這次把檢察院反貪機構引進來,這樣可以動用司法手段了。

第二,王岐山的報告中,有些東西非常重大,可能牽涉啲人和事,可能牽扯中紀委將來體制問題。有可能中紀委書記以後不入常,中紀委機構可能直接向黨魁負責,由黨魁直接控制中紀委等反腐部門。

第三,還可能牽扯啲未經公布的大老虎事件。從公報來講,它可能係一個關門會議。

華頗還講,“以王岐山的性格來講,他可能會上講了啲大實話。有些透露出來的內容很重大,而且他本人也係係否留任的大熱門。所以從這些來看,不宜讓他的講話流傳出來,讓人們再有所遐想。”

台灣中央社9日報導,北京政治觀察人士引述消息來源的話透露,王岐山若卸任政治局常委及中紀委書記,絕非海外媒體常講的“黨內反對勢力”或“退休大老”所致。習近平對新一屆高層的各級人事安排的主導權仍居權威地位。

報導講,王岐山將先在中共十九大上卸任政治局常委及中紀委書記,2018年再轉任新設立的“國家監察委”負責人,擁有比只負責中共黨內紀律的中紀委書記更大的權力。這個新角色,便被稱為中共政治局7名常委之外的“第8號常委”。

報導表示,在中共的這種體制內,王岐山擁有“第8號常委”地位,也存在體制爭議與長期風險。

港媒《南華早報》在上月底也曾引述消息人士講法指,作為習近平反腐運動的主要執行者,王岐山即使未能留任政治局常委,也不太可能完全退休,習近平仍會“為他塑造一個新職務”。

2017年6月29日,中共國家監察法(草案)就明確,國監委係“新的一極權力體系”(監察權體系);“與司法權和行政權相互平行且獨立的關係”,且可以監督人大。而這一機構事實上將與中紀委合署辦公並為中紀委授予了更多“合法權力”,其享有的12項“措施”意即權限中,將中紀委原有的“雙規制度”合法化,中共的反腐或將更加強勁。

9月18日阿波羅特約評論員“竇祈新”分析,王岐山留任在常委,並在該機構出任頭目,才可順理成章,而不進常委出任該職不符合中共的專制政體。最高監督機關負責人不在常委,其動議可隨時被常委否決。

體制內學者辛子陵此前在接受《看中國》採訪時就表示,習在十九大後走“主席制”並非沒可能,雖然有可能走常委制,“但實行主席制的可能性比較大”。他還推斷“很可能李克強和王岐山會係副主席”。

阿波羅特約評論員“竇祈新”認為,如果按照辛子陵的思路,習近平恢復主席制,王岐山出任副主席一職,併兼任國監委主任,成為與人大、國務院、政協並列的機構首領,也似乎名正言順。

香港《明報》的社評文章表示,“十九大”後,預期中共監察體制改革將會加速,在出年的十三屆人大上將完成修憲,納入了原屬各級檢察院的反貪局之後,中紀委將增加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招牌,成為與國務院平級的超級監察機構,現有的中共黨內調查權與拘押權,將獲法律明確授權,擴大至所有公務員。

不過紅二代羅宇則持不同睇法,他講,國家監察委不太可能和中紀委同時存在,很有可能中紀委要結束了,但有一個簡單的過渡期。最後由國家的監察委取代黨的組織,現在就看由邊個來掌管。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