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朋友圈投票成"燒錢遊戲" 刷票公司稱8000元保第1

在微信朋友圈存在大量的投票鏈接,如“XX之星評選”“最佳XX”等,其中一部分更係涉及未成年人的投票。為給孩子拉票,有的家庭發動所有關係網,將投票鏈接頁面轉發到N個群,以求點擊。有的家庭則另闢捷徑,通過刷票公司、買票等操作讓孩子的票數高高在上。

重案組37號調查發現,啲投票鏈接中,除了單純的“投票”,還自帶“禮物”功能,不同的禮物均有與之對應的票數,任何人可以花錢購買禮物送給相應的“候選人”,花的錢越多,購買的禮物越好,票數也就越多。攀比之風也隨之滋生,有的家長為買票甚至花上數千元。到最後,所謂的投票變成了“燒錢遊戲”。家長買票所花費的錢一般被網頁開發者和舉辦方分掉。

朋友圈投票開始變成一門“生意”——有刷票公司專門承接“拉票”的活兒,不少微信投票刷票APP也應運而生。

一款拉票APP中按投票數量明碼票價。 APP頁面截圖

投票頁面可送禮物買票數

9月11日,湖北人張弦往家人群里轉發了一個兒童美術《人氣之星》的投票鏈接。這係一個兒童美術教育機構發起的投票,前4名可分別獲得平板電腦、電熱鍋、兒童電話手錶、酸奶機等禮品。40餘名小朋友持畫作報名參加評選,張弦的9歲女兒也係其中之一。

“拜託各位親人投XX號XXX一票。”張弦在群里發完言,又連續發了幾個“拜託”的表情。

據張弦介紹,女兒畫畫不錯,也係第一次參加類似投票評選,做父母的希望孩子能有個好名次,也算係對孩子的鼓勵。

該投票持續7天,每人每天都能投票,但只限投同一名選手1票。為給女兒拉票,張弦除了發動全家人,還在10多個群里轉了該投票鏈接。

“那幾天像打了雞血一樣。”張弦講,每天早上拿起手機第一件事就係投票,還會提醒其他人“新的一天又可以投票了”。

在60多歲的徐偉看來,給侄孫女投票成了“舉全家之力的大事”。

家人們每天投完票後會在群里報告“已投票”以及最新的票數,有人還會把其他群投票的截圖發到群里。

已退休多年的徐偉平時常聯繫的群有10多個,包括同學群、同事群、姐妹群、退休人員群等,這些群無一例外都成為徐偉為侄孫女拉票的“後援團”。

這幾天,她在家人群里的發言離不開投票。

“中午剛回,先不吃飯,投票”“我的同學凌晨4點醒來就記着投票,很感動”“這幾天應接不暇,等投票活動結束了才能輕鬆下來”“後面的追上來了,再諗計多發幾個群”。

為感謝同學、朋友的幫忙,她還在各個群里發了多個紅包,“金額不大,係個意思”。

在家人們積極性的驅使下,張弦女兒的票數一度進入前三。之後,票數與前面幾位,尤其係第一名的差距越來越大。

投票進入到第4天,有家人發現投票頁面有送禮物的功能,任何人只要花錢買禮物送給指定的人選,禮物根據價值不同可以兌換為相應的票數。

張弦講,花3塊錢送“棒棒糖”可以增加15票,另外還有10元、50元、100元和300元的禮物,其中100元和300元可以買“超級跑車”和“豪華游輪”,對應的票數為500票和1500票。

家人也開始送“棒棒糖”以增加票數,但增幅遠不及前幾名。

投票截止後,第一名超過1.5萬票,第二名為6000多票。點開第一名選手的投票頁面,“禮物列表”下都係100元的“超級跑車”和300元的“豪華游輪”。

“家人已經儘力了。這完全係燒錢。”張弦講。

《人氣之星》投票中,游輪、跑車等禮物,分別對應不同的票數。手機頁面截圖

第三方製作公司收取刷禮物費用

張弦遇到的這種“燒錢買票”功能,在許多投票中均有體現。

在某公號10月6日開始的“尋找汝州好味道”投票頁面中,在為候選美食店鋪投票後,頁面還會提示“親,再送我個鑽石唄”。

“送鑽石”即花錢買鑽,1元錢打賞1鑽,1鑽等於3票,系統的充值金額為1鑽、5鑽、10鑽、50鑽、100鑽和“自定義”。花100元送100鑽,相當於300票。

重案組37號還發現,啲幼兒園、中小學或教育培訓機構所發起涉及未成年人的評選投票中,也設置了買票功能。

除上文所述的兒童美術《人氣之星》評選,近日,重案組37號探員在一家舞蹈學校“炫舞之星”的投票鏈接中看到,第一名票數為8168票,收到44份禮物,共1515點,一點相當於一元錢,按照禮物288點1500票、100點500票、50點240票、30點140票、10點45票、1點19票的價格來算,其票數中的7934票為送禮物所抵,也就係講,真實投票的只有200多票。

事實上,這些設置有刷禮物買票功能的投票頁面大多由第三方公司開發。

哈爾濱一家科技公司工作人員向重案組37號探員表示,製作投票頁面完全免費,投票所需要的獎品也由該公司提供,獎品包括平板電腦、兒童手錶、電子琴、酸奶機等。但刷禮物的費用歸該公司所有。

在該公司製作的投票頁面中,設置有“送禮物”功能。禮物包括棒棒糖、跑車、郵輪等,價格1元到100元不等,可抵1到300票。當花錢買禮物時,微信支付的扣款單位為該公司。

重案組37號探員在該公司為一家教育機構製作的“明日之星”投票活動鏈接看到,截至10月4日,活動還有兩天結束,參賽人數46人,訪問量10946,累計投票量9437。位居第二名的選手1781票,其中726票係刷禮物購買。

禮物設置中,1元可以購買3票,5元15票,10元30票,30元90票,50元150票,100元300票。在其獎品講明中寫明,“所有贈送禮物均為自願行為,贈送成功後不接受任何理由要求退還。”

在該公司人員的表述中,他們主要承接幼兒園及教育培訓機構等發起的投票業務。

一位教育機構在與該公司合作後卻連稱受騙。相關人員表示,該公司一開始唔好求票數,但活動開始後發現投票數上漲緩慢,又改口要求第一名最少四五千票,總票數達到兩萬票才提供獎品。

“這得不斷催促別人轉發點擊,容易引起反感,另外刷禮物也會嚴重影響我們機構的信譽。”該人員講,如果最終拿到獎品的顧客發現獎品價值根本唔抵刷禮物的花費,會認為係我們機構利用投票來掙錢。

“尋找汝州好味道”投票中,“送鑽石”即花錢買鑽,1元錢打賞1鑽,1鑽等於3票。手機頁面截圖

刷票公司聲稱8000元保第一

除在投票頁面刷禮物買票,不少人還會選擇找線下的刷票團隊刷票。在朋友圈各種投票的背後,已開始形成產業化,投票也變成了一門“生意”。

深圳一家文化傳媒有限公司就在自己的網頁上宣傳“專業投票、服務至上”。

網頁“公司簡介”寫道,公司從2006年開始,一直致力於投票系統研究,採用真實獨立IP,按活動網站的要求來正規投票。該公司擁有全國各地幾萬投票會員,技術強,可以快速地使您的票數超過其它競爭對手。近幾年接過很多的投票活動,客戶滿意率100%。

10月7日,該公司負責人張經理表示,他們係採取人工投票,可以先刷到理想名次,付30%定金,等整個投票活動結束後,再付全款。如果沒有達到效果,全額退款。

張經理講,如果只係幼兒園、小公司的投票活動,不必找他們公司,因為該公司報價較高,不過也有人花10多萬元進行刷票。如果係涉及政府或者相關機構的投票活動,可以找他們包名次投票。

張經理並不諱言還會主動打電話聯繫啲參選人推介刷票業務。

北京市民李林舊年參加一項人物評選活動,投票鏈接剛一出來,他就收到了張經理所在公司發給他的信息,表示“這邊係可以協助您投票的,包名次服務,會員手工投票,第一名8000元,前三6000元,前五4000元,前十2000元保證排名”。

對此,張經理表示,公司有專門人員關注啲比較重要的投票活動,然後揾到啲選手的聯繫方式,發送短訊開展業務。

一般情況,這些刷票公司在獲得刷票業務後,會尋找投手即“職業投票手”,來完成刷票任務。

“直投12號,只收成功圖,錯圖無米”,“17000到票停,超票不收,一票0.15米(元)”……在一個400多人的微信投票群里,類似的信息全天以每小時5至20條的頻率刷屏。

群里有投手也有發佈任務的人。重案組37號在QQ群中結識一名投手高軍,他表示,做投手每月可賺幾千到上萬不等,並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交200元即可入會,他可以拉探員進入專業投手群,並教授投票APP的使用方法。

高軍表示,職業投手有微信號15至幾百個不等。每當群里發佈投票、點贊、關注、下載註冊等任務時,他們便利用多開軟件,同時操控多個微信號進行投票。做任務時按要求截圖,並在任務結束後將截圖私發給發佈任務的人,就能取得相應的報酬。

重案組37號探員注意到,投票任務有直投票、關注票、地區票、手機驗證投票等類別。點擊投票鏈接,跳轉進投票頁面後,可立即點擊投票的為直投票。關注相應的微信公眾號才可以投票的屬於關注票。地區票則對投手的微信IP地址有限制,在某指定地區登錄IP的微信號才可以進行投票。

手機驗證投票則要求輸入手機號碼,有的鏈接還需填入輸入手機號碼後獲得的驗證碼,方可投票。有的投票還要求下載特定APP,手機驗證登錄。

一名投手介紹“行業內幕”。微信頁面截圖

明碼標價刷票APP的“生意”

在網上搜索刷票,會出現不少專門的微信投票刷票APP。

高軍推薦重案組37號探員使用一個名為“來錢道”的APP。這個APP無法在手機應用搜索到,要掃描高軍給的二維碼才能下載。進入APP首頁時,必須輸入他給的推薦碼,且該頁面只會顯示一次。

“來錢道”首頁最大的圖標寫着“開始賺”3個字,點擊後進入任務頁面,即可開始做任務掙元寶。頁面里,定價為8個或13個元寶的任務幾乎佔滿了屏幕,偶爾能看到一兩個22元寶和14元寶的任務。

“開始賺”下面有“教程”圖標,點擊後發現,其從設置微信、如何做任務、如何提現、如何賺提成4步,介紹了“來錢道”APP的使用方法。

教程解釋講,每個註冊用戶都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推薦碼。初次登錄APP時填的推薦碼屬於邊個,該用戶就自動成為他的“下級”。通過與APP微信公眾號的綁定,105元寶可提現人民幣1元。其中5元寶作為提成,歸提現人“上級”所有。APP首頁來回浮動2個通知,其中一個寫着“推薦新用戶,首次提現後獎勵推薦人200元寶!!!”

但重案組37號探員做了一個小時的任務才得到24個元寶,無法提現。

重案組37號探員下載另一款投票APP“信微投票平台”,它的設置相對簡單。首頁只有“微信活動”、“微博活動”和“客服”三項點擊後可跳轉至正確頁面的圖標。微信活動和微博活動的頁面相同,需要用戶填寫一張表單,內容包括投票網址、投票選手、其他要求、數量選擇與聯繫方式。

與前兩款刷票APP相比,“微自動投票器”經營的業務更加廣泛。點擊“投票下單”,頁面上出現投票業務界面。左邊分為投票拉票、公眾號粉絲、公眾號掃碼、個人好友、回復粉、集贊、朋友圈轉發、朋友圈轉發(可選地區)7項。點擊任一項,右邊即出現對應的價格。

如重案組37號探員點擊“投票拉票”,右欄出現了“500投票(機器投)=55元”、“5000衝刺投票(10分鐘內開始投票)=900元”等選項。重案組37號探員點擊“公眾號粉絲”,右欄出現了類似於“20公眾號粉絲=7元”的選項。

在這3款APP里,均查不到所屬的開發公司。

某投票APP的任務頁面。手機頁面截圖

全職投手每月可掙七八千

在整個投票環節,花錢買票的人並不知道自己的錢最終落入邊個的腰包。不過,投手、頁面製作者、活動主辦方等各方都能從中獲利。

以投手為例,投票的簡繁程度不同,價格也不同。據高軍介紹,一般直投和關注票的價格在一票0.13-0.15元左右,地區票因為有所限制,投票人群基數相對較小,一票價格在0.25元上下浮動。需要手機號碼註冊的任務至少一票0.5元-0.8元,需要下載APP的任務1.5元一票起。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在群里進行了幾次任務。其中一個係哈爾濱某銀行十佳大堂經理票選活動,活動時間為9月1日至9月30日,候選人共47名。重案組37號探員在投票後發現,截至9月30日12點,該頁面已累計票數236424票,其中最高得票者擁有30315票,最低得票者擁有75票,前者係後者的400多倍。47名候選人中,1000票以下11人,1000-5000票23人,5000-10000票5人,10000票以上8人。

另一個童星大型選秀活動中,重案組37號探員參與人工刷票的候選人以23747票當選第一名,第二名的票數係23247,第三名的票數係22827,第四名的票數係5133。第一名可以獲得一台全新的ipad作為物質獎勵。活動結束之前,12點02分探員參與刷票時,該候選人的票數為14200票。1個半小時之後,探員再次打開該投票頁面後發現,該選手的票數變成了17459票,增長了3259票。

高軍告訴重案組37號探員,只有接活動單或者代放才能賺到錢,揾到“票主”後可以與其談價格,再定投票手投票的價格,從中賺取差價。高軍第一次自己揾到“票主”接任務,係入行一個星期之後。“一共做了400票120米,賺了60元”。

高軍主要靠接任務賺錢。接任務這件事沒有定數,因此,他一個月的工資並不穩定,“正常都係幾千塊,四五千,七八千”。高軍記得,最多的一次自己一個月賺了將近2萬塊錢,而這要歸功於他接了一份十萬多票的任務。據他透露,全職投手有的一個月(能賺)七八千,正常的一個月兼職三五百。

除了投手,一家製作投票頁面的公司表示,製作投票頁面的費用1000元,投票者刷禮物的收入1萬元以下歸公司所有,刷禮物收入1萬元以上由該公司和幼兒園平分。而選手的票數,可以在後台進行更改。

一名職業投手透露其最多時月收入可到近兩萬元。 QQ頁面截圖

隨意投票易泄露個人信息

據媒體報道,2016年遼寧省公安廳刑偵局警官介紹,商家或不法分子常以高額獎品為誘餌,憑空製造啲比賽進而從中牟利。

首先,針對投票人,要求投票必須先關注公眾號或綁定手機,從而增加其公眾號影響力或獲取投票人個人信息。其次,針對報名者,要求報名者必須填寫真實信息以便郵寄獎品,實質上係通過這種手段獲取參賽者各類信息再進行販賣。由於騙子可以通過孩子的身份、照片或就讀學校信息,製造孩子重病、被綁架等騙局對父母實施精準詐騙,因此這類信息價格更貴。第三,針對刷票者,以可刷票為由,鼓動參賽者投入,事實上刷票的資金早就超過了嗰啲一等獎的價值。

警官表示,拉票本身不構成違法,對於網絡上的刷票行為,我國法律也沒有明確規定,但如果涉及獎項或者金錢利益,通過惡意刷票獲取較高名次就有可能涉嫌詐騙。因此,很多大賽主辦方大都通過公眾號或網址鏈接發佈,即使有群眾投訴,警方也只能把公眾號或網址鏈接封掉,而他們的真實身份和公司根本不會對外公布,換個公眾號和大賽名字還可以繼續行騙。

事實上,早在今年年初,教育部辦公廳發佈了《關於規範校園評先選優網絡投票活動的通知》,通知提到,微信朋友圈等網絡平台拉票投票活動在少數地方和高校呈現泛濫趨勢,一定程度上分散了師生工作、學習精力,影響了學校正常教育教學秩序,不利於良好校風學風的養成。

通知要求深入研究校園評先選優網絡投票活動適用的內容和範圍,堅持正確價值導向,堅持“非必要不舉辦”的原則,按照相關活動係否具有法理依據、係否有利於學校事業發展、係否有利於學生健康成長的標準。同時要研判評估網絡投票對於校園評先選優的價值和影響,堅持“不唯票、只唯實”。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與心理諮詢服務中心主任宗春山認為,如今所謂的大眾投票已經變味,係否優秀已經不重要,重要的係邊個的人脈多。

宗春山表示不鼓勵對孩子進行評比,微信投票本身就毫無意義,對孩子來講,對心理及其不健康。而現在頻現的刷禮物投票,完全商業化運作,沒有任何公平可言。在這背後係成人社會的功利、虛榮,而攀比、投機、作弊,成人社會不正當的手段會被孩子們學到。就算得了第一的快樂也係短暫的,對以後的努力會持懷疑態度,對於孩子養成特長、能力不僅沒有任何幫助,反而會起負面作用。

(文中張弦、徐偉、李林、高軍系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重案組37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