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盛言:從中印對峙事件看後共產主義的衰落

此事發生後,啲所謂「愛國」憤青以及毛左人士,在網上對中共當局大加責難,稱此事件為中國的「奇恥大辱」,乘機再次煽起義和團式的排外仇恨。毛左分子甚至稱「無限懷念毛主席」的「用兵如神」,而對當今的「習核心」則頗有微辭。其實這係對歷史的十分無知,這根本唔係哪一個人的問題,而係突顯了後共產極權專制正在無可挽回地走向衰亡。

中共近十多年來特別係“十八大”以後,大肆擴充軍備,其軍費長期保持兩位數的增長。在發展新式武器上更購買、剽竊並用,抄襲、模仿齊施,得到大量美軍先進武器的技術資料。因此共軍先進武器的研製出現飛躍式的進步,但美國現在已經反應過來,正在採取網絡反制措施,以後這個捷徑無法再走咗。於是搞出了啲被中共自炫為“大殺器”的諸如導彈、火炮、戰機之類的玩藝兒,更由親共商人出面利用蘇聯崩潰的時機,從烏克蘭購回一艘廢棄的航母,七拼八湊搗鼓出遼寧號航空母艦。自以為係“老子天下第二”,體制內一幫御用文人更係狂捧猛吹。於是一會兒要突破第一島鏈,兵臨台灣門前,一會兒人工造島,並在島上大建軍事設施,更欲將南海變為其“內湖”,以此彰顯共產帝國的“神威”,昭示天朝的武力“崛起”。但係打腫的臉終究唔係胖子,氣球不斷地狂吹最終就會爆裂。二〇一七年六月中印邊界不丹段爆發的一場兩國武裝人員對峙外加“口水仗”事件,便把這個“氣球”捅破了。

大話講盡卻無“招”可出

二〇一七年六月,原本風平浪靜的中印邊界線不丹段突發危機,其起因係中共要在這個被它稱為“洞朗地區”修築一條軍事公路,而這條路一旦完成,將扼住印度通往自己東部領土和藏南地區的狹長地段,印度自然感到對其戰略安全構成巨大威脅。北京一向聲稱對這個“洞朗地區”擁有絕對主權,但印度和不丹都不承認。他們把這地區稱為“克蘭高原”,從地名到主權雙方都各講各話。於是在今年六月數百名印軍人員便進入修路地段阻止中共軍方工兵施工,造成雙方武裝人員對峙的嚴重局面。

事情發生後,中共以它一貫財大氣粗的傲慢和自認為軍事實力強於印度,一開始便使用了極為高調的威脅性甚至羞辱性的語言刺激對方,不僅斥對方“入侵”,更以命令口氣叫對方必須“老老實實撤返去”,否則“後果自負”,“唔好忘了歷史教訓”,這顯然係指一九六二年的中印邊界戰爭,以勝利者自居來羞辱對方。就這樣把話都講“絕”了,沒有了迴旋的餘地,以為印度就會認輸就範。邊個知對方也係有備而來,印方早在邊界上布下了十八萬大軍,都係精銳的山地師,且裝備精良,有從美國採購的射程卅公里的榴彈炮,美製重型運輸直升機,還有從以色列購買的“長釘”反坦克制導導彈,這種導彈只需一名士兵就能完成轉運和操作,射程八百米到八公里,適應高原作戰環境,係共軍輕型坦克最大的剋星。與此同時中共自己也非常清楚,一九六二年中共靠的係乘對方兵力部署未到位時,以八倍於對方的兵力,像偷襲珍珠港那樣發動突然襲擊而取勝。但接下來,後勤給養卻跟不上,所以打完之後連忙倉惶撤退,不但把相爭的地段全部丟失,更退到中國從未承認的“麥克馬洪線”之後。現在這些地方都成了印度的一個邦了。所以名為勝,實則敗。

而這一次,若想要調數倍於十八萬的兵力及重型裝備到西藏高原的中印邊境,不僅山高路險,十分困難,必定遷延時日,喪失戰機。萬一戰端一開,而後方補給線太遠跟不上,勢必成為致命的軟肋。沒有了四十多年前那樣的戰略優勢,高層根本沒有能打贏的把握。一旦輸了,對北京當局來講後果不堪設想,根本就“輸不起”。但又把話都講絕了,於是弄成個騎虎難下的局面。在接下來的兩個多月里,中共除了高調放“嘴炮”沒有任何“招”可出,讓世界看盡了笑話。

阿Q式的勝利

雙方人員對峙兩個多月以後,才於八月底由雙方同時各自宣稱,問題已經得到解決。但如何解決,則雙方又係各講各話,都自稱取得了勝利,衝突得以避免。北京的講法係,印度軍隊同意撤出中國領土“洞朗地區”,但印度方面則稱中方同意停止在嗰度築路,所以才撤軍。更有外媒爆料稱,中共除了停止修路還承諾給印度數佰億元的貼息貸款,和在貿易上提供讓利優惠。雖然後面這一點目前還無法弄清,但停止修路則很容易得到衛星圖片的證實,印方不可能瞎講。而印度媒體則稱:我們不高調宣揚此事,給北京一點面子。言下之意,印度只要實際有用的東西,只要中共不再修那條軍事公路,印度與不丹的安全便不再受到威脅,從而達到最初的目的了。

從最初引起爭端的起因來看,印度確已達到目的,因而也確實贏了。尤其係中共一向把自己擺在無人敢挑戰它的“軍事強國”位置上,此次卻遭印度如此強硬對付,不啻遭到當頭一棒的“下馬威”,而且係在一塊中共自稱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且實際控制在手的領土上。

後共產主義無可奈何花落去

此事發生後,啲所謂“愛國”憤青以及毛左人士,在網上對中共當局大加責難,稱此事件為中國的“奇恥大辱”,乘機再次煽起義和團式的排外仇恨。毛左分子甚至稱“無限懷念毛主席”的“用兵如神”,而對當今的“習核心”則頗有微辭。其實這係對歷史的十分無知,這根本唔係哪一個人的問題,而係突顯了後共產極權專制正在無可挽回地走向衰亡。

自蘇聯滅亡、東歐重獲自由之後,共產主義理論及其運動由於其違反人性、瘋狂集權專制,已被歷史和實踐證明係一條走不通的死路,係禍害人類的歪理邪講。全世界除了北韓、古巴兩三個彈丸小國還在嗰度苟延殘喘地打着這個“招牌”騙人外,共產主義已經灰飛煙滅。而當今中國則係一個已經沒有了共產主義理念,只有權貴資本和一黨集權專制相結合的“後共產極權主義”政權,這就係當局所謂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對這樣的一個政權,當年鄧小平給出的保全存活的“良方”就係“韜光養晦”,“決不當頭”。應該講鄧小平這個見解還有一定的自知之明。然而近年來隨着中共經濟實力的惡性膨脹,尤其“十八大”後,有的人完全忘了鄧氏的政治“遺囑”,頭腦發熱,不但想“當頭”,還要妄圖由北京來主導建立新的國際秩序,為世界來立“規矩”。可惜志大才疏,四處碰壁。更可惜現在已唔係冷戰時期,世界上已沒有了“社會主義陣營”,所以中共雖一向大撒錢幣,廣結“良緣”,但在中印對峙中,世界幾乎一致的都在同情支持印度。不僅美國,更有日本、歐盟,還有以色列。

中共平日撒了那麼多錢,雖“量中華之物力”卻未能“結與國之歡心”。全世界沒“買”到一個真正的朋友。不僅非洲眾窮國不發聲,柬埔寨、老撾也沒站出來為中共“背書”,連俄羅斯也不幫它講一句。正如自由亞洲電台播出的一位學者的文章指出的那樣:“道理在印度一方,國際慣例係,對於過去的領土紛爭等,基本都傾向維持現狀。印度的主張就係‘恢復原狀’,並沒有講要用武力替不丹奪回洞朗地區。係北京方面到嗰度修築一條明顯在戰略上嚴重不利於印度和不丹安全的軍事公路,打破了‘現狀’,才引起了這場邊境對峙。尤其中國對不丹,明顯係以大欺小,印度等於係拔刀相助。”——這係十分持平的公道話。至於講“奇恥大辱”,也只能係中共的恥辱,與中國無關。當局拿着中國納稅人的血汗錢,去窮兵黷武威脅鄰國,欺負小國,並無益於中國民眾,反而使大多數民眾普遍窮困,住房難,醫病難,孩子讀書難,社會福利與保障缺失。

中共在這個事件上,不僅國際上處境孤立,它更擔心國內民怨沸騰,到處都係“火藥桶”。在當局心目中,全民早已成潛在的敵人,開個咩“人大會”、“黨代會”乃至奧運會,也得軍警雲集如臨大敵地加以防範,所以其絕大部份軍力,必須用來“維穩”,用來對付和威懾民眾。形勢比人強,不管換成哪個“主席”,哪怕從水晶棺里抬出“偉大領袖”也逆轉不了歷史發展的規律。由此可見,後共產主義的虛弱與衰亡已係“無可奈何花落去”了!

二〇一七年九月十四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爭鳴》480期《動向》381期合刊,2017年10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