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焦點對話:韓國「的士司機」 為何觸動中國人心?

在韓國掀起票房熱潮的電影“的士司機”近日在中國網站上遭到封殺。此前,這部講述1980年韓國軍政府鎮壓民主運動的電影在大陸網站推出之後,獲得網民的高度讚揚,在豆瓣電影網站上獲得數萬評論。許多中國民眾表示,此片讓人聯想到1989年的“六四”事件,並哀嘆中國再過幾十年也拍不出這樣反思歷史的電影。韓國電影“的士司機”,為何能夠觸動中國人心?韓國和中國電影,處理敏感歷史議題的態度有何區別?

參加討論的四位嘉賓是:時局評論人士橫河先生;中國問題專家馮勝平先生;美國之音資深編輯,“媒體觀察”主持人海濤先生;美國之音資深記者林楓先生

橫河說,很多人都說,韓片《的士司機》讓人看得熱淚盈眶。尤其其中民眾戴着頭巾參加抗議的鏡頭與89六四何其相似,的確讓人動容。六四時間過去幾十年,雖然多年來海外年年紀念,但是,中共則一直想讓人忘記。我們也看到,在今天的中國,很多大學生不知道六四事件,更不認識坦克人是何許人。但是,一部《的士司機》也讓我們發現,其實中國民眾沒有忘記六四,這部韓片與當年中國現實的可比性讓觀眾無法抗拒。同時,正因為六四是中國的禁忌話題,百姓更只好通過討論這部電影來借題發揮。我認為,這部片子打動中國人心的另外一個因素則是對人性的描述,因為普天之下,人心是相同的。

橫河說,說到“出租”片的叫好,不得不提“戰狼二”的叫座。據報,兩部片子都被各自國家送入好萊塢角逐奧斯卡大獎。我個人認為,“戰狼”片屬於叫座、卻完全沒有競爭力的“神劇”。但是,“出租”的競爭力則很強。中國片子場面沒有問題,而是價值觀問題。“戰狼”的價值觀是歌頌中共,迎合中宣;而“出租”講的是人性,與西方價值觀相吻合。“戰狼”贏票房,而“出租”贏人心。

橫河稱,韓片對小人物的描述總是打動中國觀眾的心。事實上,這類改變歷史的小人物,在中國歷史上和近代史上甚至現代史上,並不少見。但是我們看不見,因為中國執政者要有計劃地消滅這樣的人物。值得一提的是,這些人在歷史的洪流中隨機出現,與民主無關。但是他們都不會被允許獲得報道,只能被封殺。比方中國多少良心犯,都遭遇被醜化被封殺的命運。只有在中國政府不審查的形勢下,小人物和與世界接軌的題材才會獲得在藝術上露臉的機會。

馮勝平說,“出租”一片不可能不讓人聯想到六四,無論是民眾的抗議,政府的鎮壓還是普通百姓的覺醒,都驚人相似。不同的只有韓國歷史上的這一頁不包括黨內高層鬥爭。

馮勝平表示,這部韓片講的是普普通通、甚至有些自私萎縮的小人物在創造歷史。他們本來不想有所作為,只為柴米油鹽本奔波,但在大事件感召下卻不小心改變和創造了歷史,像坦克人一樣,儘管我們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是誰。我相信,這部韓片百姓在看,高層也會看。我甚至認為,習近平任上會重提六四問題,畢竟六四不是他的過錯,他沒有理由為黨的歷史錯誤買單。而且,他們都是經歷六四的過來人,而且當時對政府處理六四的做法有看法。關於六四平反問題,如果你不做,別人會去做。

林楓表示,這部韓片之所以給中國觀眾留下如此深刻印象,一是它是一部非常典型的韓國片,對人性的描寫淋漓盡致;二是其沉重而壓抑的歷史時期正好與中國六四前相共鳴。

林楓指出,如此鞭韃政府歷史黑幕的電影能夠從韓國走上世界的銀幕,說明民主體制下的韓國政府即便想,但是卻沒有能力控制藝術。這也與當今中國形成鮮明對比。從馮小剛的“芳華”被禁我們看到,即便是老練、老道、深諳政治與藝術世故的老導演馮小剛,謹慎而小心奕奕地選擇題材、自律拍攝之後,仍然逃脫不了被阻撓的政治宿命。話說角逐奧斯卡大獎,我認為,西方往往推舉小人物,通過他們提升人性的偉大和光輝。這就是為什麼許多大導、名導效仿《卧虎藏龍》卻不得其要領的原因。西方電影愛美,它們愛形式的美,但是更愛內在的美。奧斯卡獲獎片多是挖掘人性、引人回味和遐思的心靈片。

海濤說,仔細看了這部韓片。有個畫面讓我記憶深刻。軍警槍殺學生,甚至把手舉白旗要求談判的人也射殺了。此後,官方的描寫、韓國報紙也同樣顛倒是非,稱這些人是暴徒,與中國四五運動和六四運動之後的口吻如出一轍。

海濤說,在中國,政治上是黨性高於人性,文藝上則是黨性高於文藝性。中國雖然享受了經濟發展的成就,但是政治上仍然意識形態化。電影被當作為統治者保駕護航的吹鼓手,而不是監督權力的報警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VO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