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知情人憶饒漱石:入獄20年屍骨無存

1975年3月2日,饒進醫院當天夜裡不治病故,他的遺體火化由207特區工作人員辦理。在當時仍在軍管環境下,饒漱石的遺體是改姓換名送火葬場的,究竟用的什麼化名沒有留下一個字,而當時的經辦人已過世多年,至今無法查考。

1949年5月27日,陳毅、饒漱石、粟裕、宋時輪(從左至右)等人在慶祝上海“解放”大會上

饒漱石是我40年監管工作崗位上管理過的少數幾位原中共高級幹部之一。饒在監獄的編號是0105號。在監獄20年(前5年在功德林)一直是這個號碼。其中15年(秦城軍管時期我離開5年)他的生活主要由我管理。中共建政初期,饒在上海任中共中央華東局第一書記、華東行政委員會主席,1953年調到中央任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1954年2月黨的七屆四中全會揭露高崗、饒漱石反黨分裂活動後,高崗於1954年8月17日在寓所(高當時住在東交民巷原法國大使館院內,秘書、衛士等人員同住院里)自殺身死。

1955年3月中央召開全國黨代表會議,會上通過了《關於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的決議》,將高、饒開除出黨,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1955年4月饒被關押進功德林隔離審查,那年他52歲。自此,他在監獄長達20年,1975年初病故於獄中。現將同他接觸中的一些事回憶如下。

饒漱石從進功德林到1960年3月15日遷秦城前,起初關押在功德林乙字號監房,為了保密,乙字號只關押他一個人。在此之前,乙字號多數房間住單身職工。饒關進來前,領導上把單身職工全都搬了出去。那時我沒有聽說有饒的專案組,只知是中央某領導管的案子。最初審問饒的人是部里來的高處長。不多日子高處長不來了,換成預審局的李處長。1956年7月功德林設了一個管理高級幹部的“特監”區,有8位高級幹部,饒也就進了“特監”區。他們一切生活事宜都由我一人管理。

為安排“特監”區生活,還從北京飯店調來乙級廚師劉家雄(已故)為他們服務,所有食品都是從高幹食品供應站採購來的。所以在生活方面饒漱石當時有優厚待遇。對審查他的什麼問題我自然不知道,但時間一長就耳聞到一些,說頭幾年主要審查饒的政治歷史和1943年“皖南事變”中有無問題。還聽到1960年3月遷秦城前饒的政治歷史己基本弄清一說。

1960年3月15日從功德林遷到秦城後,饒漱石關押在204監區,此時204關押的高級幹部有15人。經上級批准,1963年秋饒從204區遷入職工家屬區9號平房四居室單元房(已拆除),管理工作仍由我負責。他住單元房後可以在秦城地域內自由活動,如去小賣部購物、在家屬區或周邊林地散步等,這期間我同他接觸中比較隨和。

我曾問過他:“你的主要問題是什麼?”饒說他不是反黨分子,說“我有錯誤那是真的”。他說自己在新四軍時有“左”的錯誤,49年之後在華東也有錯誤,和陳毅沒有搞好關係都是錯誤。我也問過他與高崗的關係問題,他說自己也有錯誤,但說自己沒有反黨的目的。對饒說他不是反黨分子這些話,我當然不知實情,更不會同他爭辯,只是閑談中聽聽而已,況且,那時我心裏也明白對饒的事公安部領導也是管不了的。

1966年夏文化大革命開始後,為免生意外,安排饒漱石從家屬區單元房搬到監區邊上的大夥房裡一間裡屋(有洗澡間)住下,一日三餐由炊事員給他送去,只是伙食待遇被造反派降低了。直到1967年秦城軍管前饒又被收入監房。在他重被收入監房前,有一件事我記得清楚,有一天上午,中央專案審查小組辦公室(當時尚未分一、二、三辦)一副主任(公安部局級幹部)帶着秘書來秦城要提審饒漱石,他為何要提審饒我不能問。

但在他來之前,我已接到通知,凡是要提審饒漱石必須持有周恩來的批示件,方得許可。故而我問這位副主任:“你有總理批示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就請你去辦手續吧。”他即給部里打電話,電話里說什麼我不清楚,他打完電話後什麼也沒說就走了。自此,在我離開秦城前,我再沒有遇到要提審饒漱石的人。

1972年11月,我從五七幹校調回秦城在201監區工作,饒漱石就關押在201區二樓西。那時他們的伙食標準很低,到1973年周恩來過問後,201區的伙食標準才提高,如不吃粗糧等,而且每個樓層配了醫生,設晝夜24小時醫護人員值班室。1974年饒漱石已年逾古稀,進入冬季,他說胸部難受,起初醫生沒有全面檢查,待到饒的病情惡化到急性肺炎危重程度,我就立即要車同醫生一起緊急送他到復興醫院(復興醫院1961年前是公安部直屬醫院,有一棟秦城在押人員的病房樓,後稱207特區),但為時太晚。

在我返回秦城後得知,1975年3月2日饒進醫院當天夜裡不治病故,他的遺體火化由207特區工作人員辦理。在當時仍在軍管環境下,饒漱石的遺體是改姓換名送火葬場的,究竟用的什麼化名沒有留下一個字,而當時的經辦人已過世多年,至今無法查考。去年我曾聽現在秦城工作的人說,饒漱石的家屬走訪秦城詢問饒的骨灰下落時,連個線索影子也沒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饒漱石在秦城監獄的日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