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玄學風水 > 正文

一位老醫師去世前後的奇異事

一位老醫師去世前後的奇異事。(圖片來源:Adobe stock)

我父親2003年因肝癌去世,佢生前是名鄉村醫生,開了一家診所(現喺由我母親和哥哥經營),喺本縣小有名氣,也經常有二三百里外的病人前來求醫,坐診室掛滿了人們送給佢的錦旗,我父親醫德也很高尚,碰到家中困難的經常免費給予治療,碰到自己沒把握的疑難雜症經常自掏腰包請專家為患者診斷。

我父親至少喺病重前是個無神論者。喺父親病重的時候,母親知道醫藥是無濟於事了,於是開始求助於算卦、大仙、過陰等,後來得知家鄉附近有一個信佛的老居士(秦居士)“神通很大”(呢度的“神通很大”是用我母親的原話,她迄今還把神佛混為一談,並無詆毀之意),於是讓我哥哥前去拜訪,秦老居士很快答應為我父親看病。

秦老居士來到我家,為我父親做了開示,講我父親前生是一個看廟的小老頭兒,濃眉大眼,個子不高,和老伴兒都住喺廟裡,藉助看廟的功德,此生先至得以投為人身並成為一個名醫,並講我父親醫術高超實因有天神暗中幫忙。我母親問秦老居士為何我父親那麼善良卻好人不長命,秦老居士講一方面是佢前生所造因的果報,另一方面跟佢成名後抬高治療費用有關,母親不太知情就否認曾抬高醫價,因為鄉下診所收費向來都很便宜,普通感冒發燒幾塊錢就搞定了,但是我父親表示確有此事。可能覺得講服力不夠,秦老居士又講了幾件只有我父親先至知道的事情,包括我父親曾有外遇,對方長乜嘢模樣云云,聽得我母親目瞪口呆,因為我父親為人正直、和善、夫妻和睦,喺人多口雜、閑言碎語滿天飛的鄉下從沒有過關於我父親的一絲負面新聞,所以別講我母親不相信,即使村裡的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相信,但見我父親點頭承認,這先至信服,這個老居士確實神通廣大。

最後,秦老居士講我父親現喺這個情況她也無能為力了,然後她反問我父親知唔知肝癌晚期會有乜嘢癥狀,我父親身為醫生自然知道(腫瘤破裂、疼痛難忍、吐血等),秦老居士表示能夠保證我父親直至病終沒有痛苦,然後喺我父親身上扎了“氣針”定住腫瘤,並講如果感到不適就念“阿彌陀佛”,她喺幾十里外的老家就能收到信號,並幫我父親緩解不適。後來正如秦老居士所講,我父親至臨終都沒有經歷一般肝癌患者要經歷的那些痛苦。

秦老居士為我父親看病念佛,來過我家幾次,一分錢沒收過,連一口水都沒喝過我家的,不但如此,連路費也是自己掏。喺此期間,秦老居士講我家房子建造得有問題,喺風水上有很多毛病,並給出了整改措施,同時指出廚房屋頂的一個樓板不應該搭喺另外一堵牆上(當時圖方便),這樣會對一家之主(我父親)造成不利!!要知道樓板是封喺裏面的,外面根本看不到,也只有參與建房的人和我父母先至知道這件事。

當時我喺讀寄宿高中,平時不喺家,僅喺我父親去世後見過她本人一次。那次,我、我母親和秦老居士喺廚房聊天,當時我還不信佛,也是神佛混為一談,只是把秦老居士當做普通打卦者。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命運上,秦老居士講我母親是“沙中金”命,我是“爐中火”命,我哥哥和我大嫂都是“太陽火”命,然後把我們每人的性格和運程都分析了一遍,經常算命的人都知道,“沙中金”、“爐中火”、“太陽火”跟出生的年份有關,所以當時就把我驚住了,第一次見算卦不問生辰八字、不看手相面相、更不抽籤占卜的。但秦老居士一再強調這些都是佛菩薩告訴她的,她本人乜嘢都不知道,也唔好試探她。

秦老居士講我父親去世後是要升入天道的,與後來的兩個通靈人士相印證。迄今,我母親對我父親下葬前的一件事仍表示很不可思議,父親去世後第3天下葬,母親看佢最後一眼,覺得佢枕的枕頭太高了,下巴都頂到鎖骨了,不舒服,於是就把枕頭抽出去了,這時我父親的頭竟然慢慢向下躺平了,然後幫佢掖掖衣服,發現佢的身體還是溫熱的,當時可是零下幾度、沒有暖氣的北方冬天。

後來有一個通靈的跟我母親講,天神很早就告訴過我父親佢將要離開人世了,並讓佢做好準備。我母親也就回憶起我父親去世前的啲異常舉動:喺佢去世前兩年,佢提出要跟我母親分床睡,並講天神指示佢要跟我母親分開的,因為我父親愛講笑,我母親也沒喺意,嘀咕道,“想分開睡就分開睡了,幹嗎還講是神明的指示”(我父親那時還是無神論者,想必是多次做了同樣的夢先至跟我母親提出要分開睡的,顯然佢並沒有理解神明講的“分開”是乜嘢意思);喺佢被確診肝癌前,有段時間每天早上起大早,用板車把磚頭從一個宅基地拉到另一個宅基地,我母親責備佢每天那麼忙幹嗎還費這個力氣,僱人開拖拉機拉一次就拉完了,我父親又半講笑道,“這是神明的指示”,又被我媽臭罵一頓(看廣欽老和尚的傳記,佢老人哋有次也指派一名白髮蒼蒼的老者干笨重活,並講現喺不消業障將來就沒機會了)。

有一次,大約喺我父親去世後兩三年,我母親跟我一個沾親帶故的姐姐去逛街,途中,那姐姐要去拜訪一個中年婦人,我母親也就跟去了,之前她們從未見過面,談話過程中,那婦人突然講我父親要跟我母親講幾句話,然後就以我父親的口吻問我母親知唔知點解家中鑰匙總是丟(當時家中鑰匙一年要莫名其妙丟好幾次,這恐驚也只有我們自家人先至知道了),並交待了啲事情,例如給嬰幼兒打吊針的啲技巧;啲常見病的治療方法。最後,“我父親”問我母親有沒乜嘢要問的,當時我母親沒乜嘢心理準備,一直喺哭,也不知道從哪裡問起,就問“我父親”臨終前講了句乜嘢,沒聽清楚,”我父親“講當時大兒、二兒都喺家,就三兒不喺(這個情況估計也只有我們自家人先至知道了),佢當時是叫三兒的名字。

再後來,我小侄子2歲的時候(此時我父親去世有四五年了),有一天,佢跟佢媽媽講看到爺爺(我父親)騎個單車收工了,很高興的樣子,還對着佢笑。一般的亡靈回來探望常會引起雞犬不寧、小孩兒啼哭,這大約也講明我父親是喺天道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KZG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玄學風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