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台灣黑幫為何替中國新歌聲出頭

從各方面來看,這都是一場統戰活動,中共對港台的活動,你像到了市一級,因為這是兩個城市的,所謂市一級之間的交流,這個任何活動都是有政治目的的,沒有說純粹文藝、純粹藝術的,這是第一。第二,就對中共而言,不僅是在對外,對內也是這樣,所有的文藝活動都是為中共政治服務的,這個從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講話以來,就從來沒有改變過。在自己統治的內部,它都沒有所謂不參與、不涉及政治的純藝術或是純文化活動,更不要說對外輸出了。你看最近一段時間在中國大陸國內對於電影的封殺,其實也是很明顯的。

(按語:本文是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在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訪談。以下為節目實錄。)

主持人:一場流行的音樂會演變成了富有政治色彩的統獨之爭,進而又有暴力集團的捲入,這就是這個星期發生在台灣國立大學的中國新歌聲事件。中國新歌聲在台灣大學的演出出師不利,在學生的抗議聲中被迫取消了演出。這場看似簡單的文藝演出真的是統戰的手段嗎?然而令人蹊蹺的是抗議剛剛停止,學生就遭到了黑幫暴力集團的攻擊,釀成了流血事件,那麼這些暴力團伙和演出主辦方背後有什麼樣的關連呢?我們今天就來分析一下。

在節目的過程中和以前一樣,您可以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者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向橫河先生提問或者是發表您的看法,那麼我們的熱線電話是415-501-9771;大陸的聽眾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5-20100;用Skype的朋友可以查找我們的Skype帳號:hhpl,和我們溝通;我們的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橫河先生,大家都知道這次學生抗議,起因是台大的國際標準田徑賽場被損壞,再加上因為它租的時間很長,會影響學生使用場地長達一周;後來這個抗議就演變成了有政治色彩的反統戰活動,口號也從〝還我台大田徑場〞變成了〝統戰活動退出校園〞。那麼一場流行音樂會為什麼會被台灣大學生看成是統戰活動,是不是學生擔心過多,借題發揮?

橫河:我想這不是學生過於擔心,從各方面來看,這都是一場統戰活動,中共對港台的活動,你像到了市一級,因為這是兩個城市的,所謂市一級之間的交流,這個任何活動都是有政治目的的,沒有說純粹文藝、純粹藝術的,這是第一。

第二,就對中共而言,不僅是在對外,對內也是這樣,所有的文藝活動都是為中共政治服務的,這個從毛澤東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發表講話以來,就從來沒有改變過。在自己統治的內部,它都沒有所謂不參與、不涉及政治的純藝術或是純文化活動,更不要說對外輸出了。你看最近一段時間在中國大陸國內對於電影的封殺,其實也是很明顯的。

第三就是,堂堂的國立台灣大學,在國立大學舉辦活動,居然接受了一種名稱,就是這個名稱不倫不類的,而且是高度矮化台灣大學的,這個名稱改成了什麼呢?〝台北〞台灣大學,這就是說已經不僅僅是中共方面的統戰了,而是主辦方已經接受統戰了,這兩者是有區別的。

主持人:那麼我想台灣台大的學生可能對中共以前過往的歷史可能沒有這麼了解,但是他們的確非常不滿意的就是說,用台灣人的稅金辦了一個大陸的活動,然後海報上連台灣的字樣都沒有出現,那顯然是在意識形態上把台灣當作了大陸的一個省。但是國內也有這種看法,他認為這種反應是台灣人自卑的表現。您怎麼看這個問題呢?

橫河:如果說台灣把國立台灣大學叫做台北台灣大學有反應說是自卑的話,那麼中國大陸的自卑情緒就要更嚴重的上百倍都不止,在全世界任何地方出現一個中華民國的國旗都要提抗議,而且不僅是政府提抗議,就是民間的一些活動的參與者、領隊都會提抗議,甚至退賽,退出比賽,退出這個活動,如果這種反應屬於自卑的話,那麼中國大陸實際上所有的活動都是被人稱為〝玻璃心〞的,根本就沒有任何自信的表現。

另外一方面就是,台大學生應該不應該不滿意?中共對台灣的矮化和公開羞辱是一貫的,從1972年中共到了聯合國佔了聯合國中國的席位以後,它體現的是主要在國際社會,打壓中華民國的名稱和中華民國有關的任何東西,從聯合國到各級國際組織,包括世界衛生組織,還有國際的體育活動、文化活動、政治活動等等都是這樣。

而且參與封殺台灣的、矮化台灣的不僅僅是外交人員,還有就是國家的官員,而且包括一般的就是業餘的,或者是專業的非外交的人員。本來你就是參加一場比賽嘛,那個事情根本不該你操心的,就是說實際上是對台灣實行這種無縫隙的封殺。所以台灣在國際上參加各種活動,基本上打的牌子都是〝中華台北〞。

但是呢,像這次的活動,就是進入中華民國的實際控制區台灣,而且在公開活動當中這樣矮化台灣的,據我所知可能還是第一次,也許有人知道,但可能沒鬧成這麼大。

在國際活動當中,你比如台灣舉辦的這次大運會有類似的表現,但是這個有所不同,是因為這個大運會雖然台灣是主辦方,但實際上它是一個國際組織主辦的,這是遵守國際組織的相關規定,不管這個規定有多麼不合理,這個我們暫時不考慮。

這次中國新歌聲的活動是一個雙邊活動,應該是對等的,就是不存在這裡有個國際規定,或者是國際組織的規定,這個等於就是說在台灣、在中華民國的地界內,自己把自己給矮化了。

主持人:那您剛才提到說它是在中華民國的控制範圍內第一次做成了這樣類似的一個活動,但我們知道這個中國新歌聲它其實已經是第三次在台灣搞活動了,那前兩次並沒有出現這種問題,當然前兩次媒體報導也比較少,這顯然它的影響力沒有那麼大,為什麼這一次會引起這麼大的波瀾呢?

橫河:前兩次搞可能是比較悄悄的搞,或者是說它沒有接觸到,就是在台灣自治的這種聲音比較強烈的地方是在台大,台大歷史上,這個有點像中國大陸在共產黨統治之前,你像清華、北大它都是學生運動比較領先的地方,而且它的觀念方面比較敏感。

主持人:確實是精英的一批。

橫河:對,對於政治問題比較敏感,當然1949年以後,清華、北大就失去了它這種能力和它的特點,但是台灣的一些學校還是保留下來了,所以我覺得這個跟這次舉辦活動在台大有直接的關係。我想如果是在一個其它的機構裏面,也許不抗議,親共團體就不會來使用暴力,那麼這樣的話可能就不會引起媒體這麼高度的關注,我想這是有一定關係的。

主持人:那麼這次的活動因為台大學生的強烈抗議,活動最後被取消了,如果事件到此為止,大家可能就把它當作一個普通的事件來看,結果戲劇性的是這個活動剛剛取消,這幾個學生剛剛走出校園就被一群可以說是黑社會勢力的毆打,參加毆打學生的這個團體叫〝中華統一促進黨〞,這個聽名字就知道它是比較傾向於說跟大陸統一的,那麼您能不能介紹一下它的背景?

橫河:對台灣的社團情況我不是非常了解,但是被在媒體上討論或者是惹出事情比較多的,最親共的團體我知道的有兩個,如果說我知道有兩個的話,那這兩個就是非常有名的了,一個就是這次鬧事的〝中華統一促進黨〞,還有一個就是〝愛國同心會〞,這個愛國同心會主要是在101門口攻擊法輪功著名的。

另外一個中華統一促進黨,這是一個比較新的黨,它是張安樂,他更為人知的這個綽號叫〝白狼〞,這個人是竹聯幫的元老級人物,2004年的時候,他在大陸廣東的黃花崗創立了一個〝保衛中華大同盟〞。第二年,就是2005年,就在台北註冊,改成現在這個名字〝中華統一促進黨〞。

這個黨經常捲入暴力脅迫事件,這些脅迫事件還不僅僅是政治性的,還包括有黑社會性質的敲詐勒索,但更多的是政治性事件,你像這次台大抗議統戰以後,他們實施暴力,這就是屬於典型的政治事件。

這裡就要介紹一下張安樂本人,在台灣知道他的人比較多,但大陸可能不見得這麼多。他是在江南事件當中出名的,〝江南〞就是劉宜良,台灣作家旅居美國。1984年的時候,竹聯幫的陳啟禮和吳敦到美國來,他們來幹什麼呢?據說是受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長汪希苓中將所託,刺殺劉宜良。這兩個人因為接受的是官方的命令,他們自己是竹聯幫的,怕回台灣以後,萬一政府不認帳怎麼辦?所以他們就留了一卷錄音帶,留在張安樂這個地方,張安樂當時在美國,他又是原來竹聯幫的成員,所以就相信他。就是如果他們被抓了,這就有保險。結果陳啟禮和吳敦回到台灣以後就被抓了,以謀殺〝江南〞罪名被抓起來了。

主持人:果然被他們料到了。

橫河:對,就抓了。這樣一來,張安樂就在美國把這個錄音內容公布出來了,一公布出來輿論嘩然。因為當時這一公布以後,美國政府和中華民國政府都非常尷尬,就是處於非常被動的局面。張安樂後來在美國被以販毒罪判了15年。但是這個要注意,這個很可能是真的,並不是說可以像在大陸一樣的,給你硬安一個假罪名,為了一個政治目的,他販毒很可能是真的。後來10年以後提前釋放回來台灣。回台灣以後又涉嫌犯罪活動被檢方調查,這一次犯罪活動是刑事犯罪活動,就是黑幫活動,結果就逃往中國大陸經商。

當時逃往中國大陸據有些報導,說是經過國台辦安排的。在大陸流亡17年,2013年的時候主動回台灣,經過一年調查以後,以證據不足和某些罪行已經過了追溯期,宣布不起訴,所以他在台灣就算安全,就不再被通緝了,就這種情況。所以他既有黑幫的背景、就竹聯幫的背景,又有跟中國大陸,在中國大陸經商,和中國大陸官方有很多密切的關係。這一次他回台灣,究竟在台灣要執行什麼任務?我們看他在台灣組黨,組一個中華統一促進黨,很顯然他是帶着任務回台灣的。

主持人:這麼聽起來這個事件確實就比較複雜了。這一次流血事件發生之後,直接指揮和使用暴力的這幾個人,就是剛才您講到的白狼(是白狼次子張瑋),還有另外的4個人,會被移交司法。台灣的刑事警察局同時還加強了掃黑活動,他們公開說的原因就是近期有幫派分子包裝成特定政治團體,加入政治性抗議。他的意思就是說黑幫已經成了一種政治勢力了,是不是這樣?

橫河:是,這個就是很典型的一個案例,就是黑幫分子去建立一個政黨,建立一個政黨以後,這個政黨就作它的前線,就是它的外表包裝,好像這個政黨就合法了,因為黑幫本身它就是不合法的,從事洗錢、從事敲詐勒索,它就直接參政了。

竹聯幫它本來是一個地下幫派,中華統一促進黨就是其中的像張安樂這些人物組成的一個政治前線。雖然張安樂自己早已宣布退出竹聯幫了,但是呢,他的主要的人脈關係和它的動員能力是在兩個系統裏面,一個是黑幫幫派裏面,還有一個是紅色中共,但是另一部分力量不見得他可以直接指揮,那是要藉助中共的力量來指揮的、來調動的。

從中華統一促進黨和愛國同心會的運作來看的話,它們都是屬於同一種性質。其實還不只是這些,這兩個黨派,在美國、在香港,凡是直接了當為中共利益服務的這些親共團體,它很多都具有黑幫色彩。你比如說紐約,紐約的某同鄉會非常親共的,一直替中共在非常賣力的辦事情的,包括打壓不同團體,甚至打壓法輪功團體、信仰團體、還有民運團體。這個同鄉會,在美國專門有人出書,就是介紹它歷史的黑幫背景。

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個事情一般人可能想不通,為什麼黑幫老是跟中共的海外活動聯繫?一個是中共本身就是最大的、最黑的黑幫。不過這裡我要說一點,我們在這裡講的黑幫、或者黑社會的話,實際上是沒有辦法用一個詞來進行比較。其實中共是比所有的黑幫、黑社會都要黑得多,所以用黑社會、黑幫來比喻中共的話,實際上對黑幫、黑社會這個名詞和這個團體是不公平的,就是有污辱他們的意思,因為中共比他們壞很多。但是這裡我講的這個過程當中要提到,沒有辦法,只能這樣去做比較。

中共從綱領到行動其實都是一個結合體,什麼結合體呢?就是邪教和黑幫的結合體,邪教就是它的信仰,共產主義信仰,在全世界你看造成1億人的死亡共產主義運動,你說怎麼能不是邪教?又是黑幫的結合體,那個手法、很多方面都是屬於黑幫性質的。

你可以看到中共到現在已經在中國大陸執政68年了,明天就是68年。它還沒有辦法、也沒有這個意願,在自己的統治範圍之內,哪怕實行最起碼的法律,就是它自己制定的法律,你像迫害法輪功18年,到現在都沒有任何法律依據,還是屬於政治運動型的迫害;709律師案從電視認罪到強制失蹤,全都是違法的,王全璋律師到今天還音訊全無,這是一般黑幫做不出來的,但它的手法毫無疑問的就是黑社會手法。

第二就是在海外,一般說有信仰、有正義感的、還有有身分的人士,哪怕他沒有什麼信仰、沒有正義感,但他有了社會地位、有了社會身分以後,他不會去輕易當中共的暴力打手,就是他可以為中共做一點事,但他不會去直接到街上去打人,這個不會做。所以它必須要有一批這種人去干一些一般有身分的人不願意去乾的事情,這就是親共團體做的。他們的任務是什麼呢?就是在一個民主國家,利用民主國家的法律上的漏洞、或是在觀念上不能夠對中共的這種行為有清醒認識的人,在這種情況下就製造社會動亂、打擊不同意見和觀點,特別是製造暴力恐怖。

就是說雖然它人很少,但是它做出這個氣勢很大,而且它跟你死攪蠻纏,所以使得一般人因為怕被他們纏上,因為你纏上了就是大麻煩了,所以一般人就會躲着他們,它的目的就達到了。

不管這些親共團體是中共自己組織的,肯定有一部分中共自己組織的,你像白狼就是中共派它去組織這個團體的,無論是自己組織的、還是收買原有的團體,其實都是能被錢收買的,都能夠實施暴力的,什麼人呢?就是像黑幫分子、或者有黑幫性質的、或者有黑幫傾向的,這一些就最合適了,這就是為什麼凡是親共團體都和暴力有直接關係,就這一個原因。

第二個,我記得在香港移交之前,為了移交過程順利,中共當時動用了香港的黑社會,就是用黑社會來維持移交過程當中,就是維持秩序,就是可能出現動亂的話,由黑社會來維持秩序。當時中共的公安部長陶駟駒就說過一句話,說黑社會也有愛國的,就引起輿論嘩然,其實不用嘩然,嘩然是不了解中共,中共歷來如此,這沒有什麼可奇怪的。

主持人:好,聽眾朋友,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中國新歌聲在台灣的校園事件,為什麼會有黑社會勢力的捲入?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通過 Skype來發表您的意見,或者是向橫河先生討論。我們的熱線電話是415-501-9771;在大陸的聽眾可以打950-405-20100;或者通過 Skype和我們聯繫:hhpl。

我們大家都知道台灣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有言論自由的,雖然共產主義在國際社會它並不被廣泛的接納,但是這些親共團體它是不是也應該有他們的言論自由?包括它親共的自由?

橫河:這裡有幾個方面,一個方面是親共團體它不僅僅是言論,一般都伴有暴力,這一次就是典型的。其實警方早就應該對這些親共團體在其它場合實施的暴力進行調查和處理的,該起訴就起訴,該法律制裁就制裁,這樣它就不敢亂動了。以往的放任和有法不依、縱容才會走到今天這一步。你像101大樓前面對法輪功學員的暴力持續那麼久,警方不作為,對於親共團體的暴力實際上起到了鼓勵的作用,這是一個。

第二個,即使在民主國家的話,其實言論自由也是有邊界的。比如德國法律就嚴格禁止納粹團體、納粹標記和納粹言論,它是禁止的,它法律就規定的,你說了就是犯罪。台灣是民主政體當中比較特殊的,它處於一個不僅僅在國際社會被封殺的地位,而且是處於被不停的滲透和控制的情況,國際上處於類似地位的國家幾乎沒有。

你像北朝鮮和南朝鮮對立,但是這兩個國際地位正好相反,南韓它是國際社會的一員,而北朝鮮是極度孤立的,南韓它沒有外交困境。當年東西分治的德國也是這樣子的,東德屬於社會主義陣營,西德屬於自由社會,在國際上它不存在被封殺、被矮化、被孤立的問題。只有以色列的情況稍微有一點類似,以色列處於四面為敵、四面都是敵對國家的情況下,但是以色列它保持了實行了民主制度,那麼這一點是比較特殊,稍微有一點相像。

主持人:您剛才講到了以色列,剛才您也提到了台灣的情況跟以色列又不完全是一樣。這次因為事情鬧得比較大,台灣的各方都在反省檢討,從警察到學校的管理方、到市政府、到國家政府,都在檢討。我們看到台灣起碼從學校方的檢討來看,它只是強調說以後出租場地的過程要透明化,要跟學生更多的溝通。

從您剛才的分析來看,其實更嚴重的情況是中共對台灣的滲透,從學生的抗議來說,也是從這個角度是更嚴重的。好像說台灣的政府或者掌權的這些人並沒有真正意識到這個問題,還是說他們就故意迴避?

橫河:我覺得兩方面可能都有一點。第一個,對中共認識最清的是蔣介石蔣委員長,他認識很清,蔣經國也是有所認識。但是台灣一旦走向民主以後,它就一下子走到了一個像美國式的民主,就是完全開放,那這種完全開放對台灣來說實際上是不適應的。剛才我講了,台灣面臨的困境和美國完全不一樣,當然美國也有同樣類似的問題。

台灣對於中共這麼一個大敵,而且隨時準備消滅它的大敵壓境的時候,它是處於不設防狀態的,就是說在這種方面台灣應該要…,現在過了幾代以後,隔了一代就差很多,不能說他們完全是被中共收買,但是多少都有一點,因為統戰嘛!它老是在那裡弄,它總有很多成員,而且這麼大的經濟聯繫在這裡頭,但是也確實隔一代,只要沒有戰爭,隔一代警惕性就會降低一點,隔一代就降低一點。所以我覺得對於台灣的政界來說,全民和政界都必須認識到這個問題的嚴重性。為什麼呢?因為台灣是一個民主國家,如果大家民眾都認識到了,那麼對執政者、對於民選官員就有壓力。

主持人:那我想因為中共現在對台灣的統戰手段也就比較,用一種新型的手段,比如像這一次中國新歌聲的表演,它就用年輕人喜歡的方式,用比較軟化的方式來進行攻擊。那很多人其實覺得無所謂,他說我也不可能看一場演出,我就變成去贊成中共統一台灣,您怎麼看呢?

橫河:這個所謂的統戰,還有矮化台灣,它在點點滴滴當中進行的。比如說你看一場演出不會受影響,但是你去看演出的時候,這時候所在主辦單位的名稱所在地已經變了,國立台灣大學變成了台北台灣大學。這實際上就是中共又跨進了一大步,你去看了你就承認它了。所以我覺得台灣在這一方面應該特別注意,在細節上要立法,非常重要的。

你比如說中資對某些領域的投資和控股,你就必須要嚴格控制限制,像美國一樣,像高技術、敏感基礎和信息要限制出口。還有一個,媒體應該嚴格控制,立法不能接受中資,和中資控股的公司,你不能接受。

另外一個,還要立法禁止中共的某些標記和團體,比如說在中國大陸,青天白日旗就是非法的,它就可以把你抓起來;那麼台灣也應該禁,中共的五星旗絕對可以立法來禁止的,因為中共沒有放棄對台灣吞併的意圖,台海兩邊的交戰狀態並沒有完全消失。就像德國一樣,有些東西就是要禁。

比如直接擁護中共的口號標語就應該禁,像中華統一促進黨和愛國同心會的活動當中,經常會打出中共的五星旗,這個應該是徹底立法來禁止的,就這些方面。比如說還有禁止在中華民國的土地上任何矮化的名稱非法,這個要立法。你像主辦單位把這次國立台灣大學改名為台北台灣大學,如果有相應法律的話,就可以起訴它。這樣的話,在法律上防止中共不管以什麼角色、什麼形式來進行統戰的話,可能都能夠去抵制它了。

其實我覺得主流社會主要政黨和民間它必須認識到,對中共不管你怎麼讓步是沒有底的,中共都會得寸進尺永遠的一直壓下去,直到把台灣徹底的壓垮,把台灣徹底變成中共獨裁統治的一部分。所以我覺得這個問題是台灣整個社會必須認識的問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