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美商學院教授揭露中共盤剝人民的五種手段

中國權貴富豪的巨額財富從何而來?又是如何積聚的?近日,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喺接受記者採訪時,深入揭露了中共盤剝人民利益的五種主要手段。

香港媒體近日報導,中共外匯儲備近三年下降1萬億美元,而外流資金主要來自500權貴家族;並分析認為,中共500權貴家族掌握了中國大陸約40%的財富,掌握了大陸4萬億美元外匯儲備中的約一半。

北京大學去年初曾發表一份報告稱,中國大陸最富有的1%家庭擁有全國三分之一的財產,最貧窮的25%家庭僅擁有全國1%的財產。

中國這些權貴富豪的巨額財富從何而來?又是如何積聚的?近日,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博士喺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深入揭露了中共盤剝人民利益的五種主要手段。

一、大量發行鈔票竊走財富

謝田教授表示,喺社會化大生產的情況下,各行業之間、私人之間、政府部門與私人之間的價值轉換都需要鈔票,所以央行需要印鈔票。但印幾多,正常情況下要與經濟體每年新增加的產值大致相當,用來支付,推動商品的交換,促進經濟正常發展。從整個社會來講,印發鈔票本身不產生價值,僅有債權債務的轉移功能。

但是,中共往往藉印鈔票的機會,為部分人創造價值。佢們通過多印鈔票,把多印出來的鈔票以貸款形式給權貴階層,這些既得利益集團很廉價,甚至沒有成本就可得到貸款。拿到貸款的人通過投資,從而獲取利益。

謝田指出,鈔票印多了會出現通貨膨脹,引起物價上漲。這些權貴們的收入比物價上漲快,佢們的財富、生活水平、消費水平會進一步提高。喺推高物價後,佢們又可從中賺更多的錢,如房地產價格推高後,老百姓不得不把有限的儲蓄拿出來交首付,這些經營房地產的權貴又可以賺錢。

而對普通百姓來講,收入也可能喺上漲,但收入上漲幅度沒有物價上漲得快、沒有通貨膨脹快,收入就縮水了,實際上大量財富就被拿走咗。

據官方資料,2011—201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名義增長11,301元,扣除物價水平,累計實際增長62.6%;同期人民幣發行量增長1.1倍,貨幣發行量的增長大大超過居民收入的增長幅度。

二、利用財政分配政策轉移財富

謝田講,財政部門是掌握財富重新分配的,是收入的第二次分配。第一次分配是生產者生產商品賺的錢,富人是因為掙錢多,窮人掙錢很少。政府財政通過稅收收錢後,通過各種社會福利項目,讓窮人得到啲好處,這是財富的第二次分配。正常國家財政部門不創造價值,只是利用這個方法重新分配財富。

但中共財稅部門不一樣,中共通過國企壟斷,特殊的官商關係,中共官員搖身一變就可成為國企高管。國企股票上市或股權轉移時,中共權貴就可通過獲得原始股票等直接從中拿到錢。

喺政府財政支出中,大量建設項目合同給邊個時,也是喺轉移財富。中共官員往往通過裙帶關係,將項目給了自己的人。佢們只要一得到這些承接項目的合同,然後轉包出去,就可以拿到大量的錢,根本不需要自己去建水庫、建學校、公路等。現喺真正具體做項目的可能是經過三次或四次轉包先至到手的。

三、利用中央計劃配置資源佔有財富

正常國家會限制政府的支出,如美國川普政府現喺要減少政府的預算,限制赤字,要建小政府,唔好大政府。而社會主義左派那些人想要大政府,希望社會資源由政府支配。

謝田講,私營企業的資源配置,市場運作效率是非常高的,而政府支配資源運轉效率是很低的,但這方面又被中共利用了。中共實行國企壟斷,最賺錢的、最重要的行業,從通訊、交通、電信、銀行、房地產、土地等都被中共控制,而國企由中共裙帶利益集團控制,佢們直接喺和老百姓、私營企業競爭。

謝田指出,這些國企、央企利潤實際進入了中共私人的口袋裡。佢們可以從國有銀行獲得優惠貸款,處於壟斷地位,不驚賠本、不驚破產。而私營企業雖然效率高,但沒辦法與佢們競爭,中國大陸出現國富民窮的問題就是這個原因造成的,這是與中共政治權力的壟斷聯繫喺一起的。

四、利用宏觀經濟政策攫取財富

銀行政策、貨幣政策、大規模投資都是宏觀經濟政策的一部分。謝田指出,中共通過這些經濟政策,讓利益集團運作項目賺錢,層層轉包,層層賺錢。

佢講,喺宏觀經濟政策下,中共大規模投資,興建大量“鐵公機”,喺一定程度上推進了中國大陸經濟的發展,但效率非常低。如啲機場建成後一直空着,根本沒有航班;高鐵除了京滬、京廣等幾條大動脈賺錢,其它是不賺錢的;二、三線城市大量房屋空着,有上百個“鬼城”。

由於效率低,現喺很多項目貸款變成了銀行的壞帳,相關責任人往往利用政策逃避責任,最後由老百姓來承擔。也就是通過大量印發鈔票,利用通貨膨脹把銀行的壓力轉給社會,讓全國老百姓給中共既得利益集團買單。佢們從印鈔中賺到了足夠的好處,而老百姓要負擔更高的物價。

五、截取外匯

謝田講,中共通過對匯兌、人民幣匯率的控制,採取出口補貼等不正當競爭方式賺取了大量外匯,外匯儲備達4萬億美元。這些外匯實際大多進入了中共既得利益集團的口袋中,造成了人民幣匯率與市場不能掛鈎。中共利益集團喺海外的投資,都是動用這些外匯儲備的。

邊個得到外匯,邊個得不到外匯是由中共高層操控的,有的人有足夠的權力拿到外匯。而普通老百姓每年只有5萬美元的兌換額度,兌換出來後限制也很多,不能買房、不能投資,只能做有限的應用,這實際是另一種掠奪。

謝田指出,中共利益集團通過政治的集權,把中國經濟掏空,給老百姓留下的是高額的地方政府債務,通貨膨脹造成的後果和房地產市場泡沫。這泡沫一定會破滅的,那時後果不堪設想。

經濟學家小年炮轟中國經濟學界缺乏常識

經濟學家許小年喺首屆思想中國論壇上演講時表示:“我們國家政策制定部門缺經濟學常識。”佢講,中央銀行印鈔票、財政部門不能創造價值,中央計劃配置資源的效率不可能比市場高,經濟增長不可能依靠宏觀政策來實現。

謝田認為,大陸經濟界很多人喺海外留過學,系統學習過經濟理論,而且學得都很到位,佢們唔係不懂經濟,是不敢講、不願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高亦清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