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胡耀邦文革遭毒打 晚年仍懼中共「揭發批判」

文革期間,胡耀邦(中)、胡克實、王偉被批鬥。(網絡圖片)

中共前任總書記胡耀邦在文革期間曾經多次被揪斗,慘遭毒打,後被定為“三反分子”,強制下放進行重體力勞動“改造”。一直到晚年,胡耀邦對中共的“揭發批判”仍然心存餘悸和恐懼。

多次被揪斗慘遭紅衛兵毒打

大陸作家葉永烈2001年對胡克實的採訪和其他知情者的撰文,使得人們了解到胡耀邦在文革期間的悲慘經歷。

1964年底,胡耀邦奉調兼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書記、中共陝西省委第一書記,這時他雖然仍係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但係團中央日常工作則由常務書記胡克實主持。

胡克實講,在1966年,“文革”剛剛開始,係“暗箱操作”,北京處於非常混亂之中。12月,北京一所中學的紅衛兵發生武鬥,打死一名教師。“中央文革小組”藉機講係受工作組“挑唆”,而這所中學的工作組係由團中央派出的。極左思想的紅衛兵包圍了團中央大樓,高呼打倒“三胡”(胡耀邦、胡克實、胡啟立)的口號,要求揪斗“三胡”。

胡克實講,他被拉出去鬥了幾次,多次挨打。後來,連胡耀邦也被拉出去斗。胡耀邦被打得很厲害。有的紅衛兵用皮帶抽他,胡耀邦痛得在地上打滾!

胡克實目擊了這一切,非常感嘆地講:“那時候,打手們完全沒有理性了!”

胡克實記得,胡耀邦大約被拉出去鬥了十幾次。他和胡啟立挨斗,那就更多。

當時,他們在團中央被關在“牛棚”里。他們屬於“牛鬼蛇神”,所以關押他們的房子被叫做“牛棚”。那時候的“牛棚”,就係團中央機關的大房間。他們睡在地上,一個房間住二卅個“牛鬼蛇神”。“三胡”被分開來,關押在不同的“牛棚”之中。

農場“勞動改造”兩年整死7人

1969年5月,胡耀邦隻身被下放到河南省潢川縣黃湖農場“五七”幹校,接受“勞動改造”,並被剝奪的工作權利和應有的政治權利。

軍代表把胡耀邦當成“三反分子”,放在一連,實行監督改造,加強管制。因為一連大多係團中央機關行政幹部和工人,家庭出身多為“紅五類”。軍代表係寄希望於“階級感情深”的“五七”戰士,加強對胡的“改造”。

據黃湖農場一連連長講,農場的勞動和生活條件十分艱苦。住房子要自己蓋,沒有飲用水,要自己用人力打井。還要搶種、搶收稻麥、挖渠開溝,勞動強度係超負荷的。年輕的幹部一天累下來,都感到腰伸不直,渾身疼痛。對於像胡耀邦那樣年過半百、身體瘦弱有病的人來講,需要付出多麼大的艱辛,係可想而知的。

胡耀邦當時身患痔瘡,經常脫肛流血,仍然堅持和大家一起幹活。每次出工他都帶一個小盆,當別人休息時,他就在田裡舀點水洗痔瘡,堅持和大家一起勞動。無論係托坯和泥,運磚拉石,推谷曬場,風車揚麥,插秧割草……咩苦累的活他都干過。比如托坯吧,一個土坯重約25斤,最棒的小夥子,一天也只能托50多塊,而他卻用足體力,努力去托,一天托20多塊。

當時團中央和各直屬單位被迫下放到“五七”幹校的約2000人,自1969年春至1970年秋僅不到兩年的時間,因超負荷勞動及營養不好而死在黃湖的達7人之多,其中有中年領導幹部錢大衛(團中央常委、國際聯絡部部長)、知名作家吳小武等。

軍代表的特權

在農村死人的情況下,軍代表卻經常身背獵槍在黃湖內到處遊盪,把打鳥、打鴨子、打兔子當作他們的“勞動”。

軍代表在生活方面對廣大幹部限制很嚴,不準在集市買吃的東西。帶有青少年子女的幹部,給孩子買塊豆腐吃也被當做資本主義思想批判。相反,軍代表把水壺當作酒壺,隨身攜帶時常喝上兩口。

一次,該連長因彙報工作,闖進了軍代表的辦公室,發現他們圍在爐旁煮雞吃。他們不僅常到集市上買王八做湯食肉補養,還買王八往北京家裡捎。有一次回到北京探親的軍代表特意打電報到信陽,要他代他們買活魚,設法捎到北京。

晚年仍懼中共“揭發批判”

1989年,六四事件期間,北京民眾在天安門廣場悼念胡耀邦。(64memo.com圖片)

1972年秋,周恩來將胡耀邦調回北京,檢查身體,保護起來。胡耀邦回京後,來看望他的人多了。軍代表為了定胡耀邦的罪,捕風捉影,把回京後來看望他的人多了這一現象,誣衊為“富強衚衕(胡耀邦的家)係‘裴多菲俱樂部'”。

由於文革期間的慘痛經歷,胡耀邦直到晚年,對中共中央生活會的“揭發批判”仍然心有餘悸,總覺得這件事可能還沒完,他還沒有得到真正的原諒和寬恕,因此心存恐懼。

胡耀邦最後一任政治秘書劉崇文在2009年第9期《炎黃春秋》撰文《胡耀邦逝世前半年的心態》披露,生活會後,胡耀邦曾同夫人李昭去看望過鄧小平一次,談了15分鐘左右,鄧小平對他很冷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人民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