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美國兩「大州」德州加州隔空掀罵戰 其中兩個主因:特朗普和LGBT

同樣身為美國"大州"的德州與加州,現正處於相互看不順眼的局面。

而總統特朗普則是導致這兩州發生齟齬的主要原因之一。

從稅制、氣候政策到加州州政府禁止贊助赴德州旅遊,這兩個分別位於美國東西兩案的堂堂大州,近日引發你來我往的口水戰。

這兩州之間的深仇舊恨其實由來以久,從1976年以來的歷屆總統大選中,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就不曾拿下德州,加州則是長年以來政治立場都傾於左派。

不過,自從經常喜歡對加州講三道四的德州州長裴瑞(Rick Perry)喺2015年卸任之後,各種風波也隨之漸趨平息。

總統特朗普上台之後,加州高舉反川旗幟,顯然搖身一變成為特朗普各種政策的反對重鎮。

而對德州內部的保守派人士來講,如今白宮已由共和黨掌控,各種挫折不滿情緒,勢必尋求其佢管道發洩。

2000年小布殊總統任內,曾喺休士頓地區擔任地方政策顧問的薛瓦洛夫(Kevin Shuvalov)指出,對於自由派人士來講,德州是一個非常明顯的攻擊目標,而對保守派人士而言,加州也很容易變成遭到撻伐的對象。

這兩個州民人數位居各州排行榜前兩名的大州,最新一波隔空論戰是喺德州引發。

德州檢察長帕克斯頓(Ken Paxton)對加州主管保險的州政府官員提出批評,並要求保險公司公布投資石化能源的各種統計資料。

隔了兩天之後,加州檢察長立即做出回應,把德州列為加州州政府禁止補助旅遊的名單。

德州奧斯汀的地方民代義憤填膺之際,開始提出也要祭出反制措施,德州州長艾伯特(Greg Abbott)更對加州抱以嗤之以鼻的態度。

艾伯特發言人魏特曼(John Wittman)透過電郵發表聲明表示:"加州或許有辦法阻止佢們的州政府員工,不過佢們阻止不了所有因為無法承受加州重稅與法規限制,結果紛紛逃到德州來落腳的公司企業。"

加州因為對待LGBT群體三觀不同已經宣布制裁包括德州喺內的8個州了!

一直以來,加州都以自己的開放、多元文化而自豪。

對待同性戀等LGBT權益主張更是大力包容和支持。到了乜嘢地步?

加州因為對待LGBT群體三觀不同已經宣布制裁包括德州喺內的8個州了!

6月22日,加州司法部長Xavier Becerra宣布,制裁德州、阿拉巴馬、肯塔基和南達科達4個州,禁止加州政府人員公費出差前往這4個州。

因為這些州通過了限制LGBT群體權益的法案!再加上此前因同樣原因受制裁的堪薩斯、密西西比、南卡羅納和田納西,加州已經對8個州發起制裁!

“加州納稅人的錢,不會用來讓人們前往那些選擇歧視的州。”加州司法部長喺新聞發佈會上講到。

不過這項制裁不包括2017年以前簽訂的合作協議出差,已經為了加強法律建設也引起的出差,那些跨州的公務會議和培訓類的出差將被禁止。

德州、阿拉巴馬、肯塔基和南達科達這4個州做錯了乜嘢?讓加州如此氣憤?

德州:通過了HB3859法案,規定同性戀者家庭不能參加州政府的領養及寄養家庭計劃,該法案於6月17日生效。

阿拉巴馬:通過HB24法案,禁止同性戀者領養孩子及擔任寄養家庭。該法案於5月2日生效。

肯塔基:通過SB17法案,允許肯塔基州學生團體拒絕讓同性戀者加入和參加其活動。該法案於3月16日生效。

南達科達:通過SB149法案,禁止同性戀者伴侶收養以及擔任寄養家庭。該法案於3月10日生效。

德州回應:Welcome to Texas

對於這次制裁,德州沒有做出任何正式的官方回應。

州長Greg Abbott認為加州邏輯有問題,如果僅僅因為德州通過了HB3859法案就進行制裁,那加州州長Jerry Brown月前的 訪問中國大陸之旅更加講不通。

Abbott的發言人則表示:“加州的制裁只限制政府機關人員來德州,但並不能阻止商界人士來德州進行參觀訪問。

事實上,加州政府的行為讓這些企業又多了一個移居德州的理由。Welcome to Texas!”

6月23日第二天德州司法部長Ken Paton碰巧公布一項報告顯示,2015年所有搬遷到德州的居民中,來自加州的最多,一共有65546人。

報告稱,加州是全美流失人口最多的州。

“這個數據一點都不令人感到意外,尤其是那些從加州搬來德州的人。” Paton講到,“我每天都會碰到從加州搬來的居民,佢們告訴我佢們搬來德州無非是因為呢度有更好的就業機會、更便宜的房子、可以逃離加州白左政治氛圍、和享有更好的文化和生活。”

德州 VS加州

又一次,加州和德州站喺了對立面。

這兩個美國除阿拉斯加外面積最大的州,也是經濟實力最強的兩個州似乎註定要成為對手。

無論是喺政治主張上,還是信仰等價值觀上一直處於對立面。

讓我們來對比睇吓兩州的實力。

一,經濟構成不同

德州是美國最大的能源生產州。

八十年代開始,德州推行經濟多元化發展政策,目前石油和天然氣仍是德州的主要工業,但所佔經濟比重已經下降。

德州現喺已經變成一個包含IT、醫療產品,航太工業,專業服務和運輸喺內的多元化經濟。

它主要出口的產品已由能源工業產品、化學品,擴展包含電子產品、交通運輸設備等。

德州的農業也比較發達,喺全美居第3位,德州的畜牧業為全美之冠。全州百萬富翁人數超過346,000人。

加州是美國農業第一大州(包括水果、蔬菜、牛奶製品和酒)。除了農業,加州引以為傲的還有硅谷的高科技產業和好萊塢的影視娛樂業。

此外,航空航運、港口運輸,進出口,輕工業,醫療產業、電子遊戲產業,國防工業,旅遊業,製造業都非常突出。全國最高之一。

但同期該州的百萬富翁人數已超過663,000人,高居全美榜首。

二,生活成本不同

德州政府不收州個人所得稅,居民生活費用比較低,洛杉磯房子的中位價大約是休斯頓房子中位價的三倍,北加州灣區則更貴。

加州的人均收入不會比德州高幾多,但住房成本貴幾倍,而且,還要負擔高額的個人所得稅,消費稅,所以,加州居民的生活痛苦指數會比德州高很多。很多加州人賣了房子可以來德州買2套!

但是,德州的房地產稅率更高,很多地方超過3%,而且是按市場價格,年年調整。加州的地產稅一般是1.1%,比較固定,不會大增長。

總體上,德州的學校,圖書館,公園,海灘,公共設施,健身房,商店,普遍比較新,沒有加州那麼擁擠。

德州大片開發的master planned社區,裏面游泳池,單車到,人工湖,燒烤架,設施一應俱全,好得只有加州中產階級羨慕的份。

三,政治狀況不同

加州是民主黨的票倉,或者喺美國被稱為深藍州。

最藍的部分喺北加州,也就是以同性戀運動聞名的舊金山市,硅谷所喺地聖何塞市(San Jose)以及激進左翼勢力溫床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C Berkley)為人口核心的地區。

德州則相反,是一個長期被共和黨盤踞的釘子戶,德州民主黨甚至提出了“把德州變藍”的“變天”口號。同性婚姻喺加州是合法的。喺德州則總體上不被承認。

四,稅收政策不同

德州一向有“低稅、低保”(low taxes, low services)的名聲。根據稅收基金會的統計數據,德克薩斯州的州和地方稅率分別為全美最低和第7低的水平。

德州州政府不徵收個人所得稅、個人資本收益稅(personal capital gains tax)、企業收入稅(corporate income tax),並且土地便宜和勞動力費用低。“輕徭薄賦”“安居樂業”

加州稅負相比之下,則高很多。加州的個人所得稅(personal income tax)從1%至10.3%七級遞進,喺全美各州之中,僅次於夏威夷全國第二高。(咦,突然想到了《禮記》里嗰個“寧可被老虎咬死也不搬到賦稅更高國度去的”故事)

但是喺地方財產稅(Local Property Tax)方面,加州州平均稅率約為公告地價的1.1%,德州卻比較高為2.57%。

五、發展模式的不同

德州的發展模式是相當傳統的——低稅收、削減政府規模、減少繁瑣的規章與法律。德州政府不向個人徵收入稅,對企業的稅收也很低,最多百分之五。

最近幾年來,德州議會不斷推動人身傷害法改革,大大降低了企業喺訴訟方面的費用。

德州的政府也相當“懶惰”,特別是管立法的州議會每兩年先至開會一百四十天。州和地方政府的支出人均不到70美元。

得益於完善的交通、通訊網絡,商業成本喺全美平均值以下,以及州政府對經濟發展的強力支持。

加州的模式卻相反——高稅收、大政府。加州的個人收入稅喺全國數第二,對企業的最高稅率將近百分之九。同時失業率高達兩位數。

州議會全職工作,不斷制定出各種各樣繁瑣複雜甚至相互衝突的法律法規。最近幾年企業大批逃離加州搬遷外地,使得州政府收不上稅。

未來要削減預算開支,大學得減少招生,監獄得提前釋放部分犯人,啲保護弱勢群體的政府工程也不得不收縮規模。

過去十年中,德州創造了七十三萬個新的工作崗位。相形之下,加州卻丟失了六十萬份工作,州的財政也處於破產的邊緣。

加州擁有眾多富有創造力的人先至,其競爭力無可否認。

加州擁有一批值得驕傲的朝陽產業和這個星球上最敏銳的風投資本;儘管喺奧斯汀每天都有許多創業企業正喺崛起,但要谷歌把總部從加州的芒廷維尤(Mountain View)遷往得州的奧斯汀(Austin)是不太可能的。

君子和而不同

加州和德州,是美國最重要的兩個州,偏偏站喺了彼此的對立面。

其實,論實力都很牛逼,邊個都不受制於邊個。

但論發展,當然是要合作互惠先至對雙方都最有好處。“求同存異”,先至能雙贏。媒體推測,加州的制裁政策無疑將影響兩州之間的旅遊產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掌中看米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