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楊寧:《鐵道游擊隊》是毒草 作者演員生死劫

小說講的是抗戰時期,山東棗莊一帶的魯南鐵道大隊在鐵道周邊抗擊日軍的故事。然而,這樣一部用來洗腦無數中國人的「紅色經典」卻曾被中共自己打成了「毒草」,作者和演員、主題曲詞作者也都是命運多舛。

《鐵道游擊隊》作者劉知俠。(網絡圖片)

在中國大陸,曾有一本家喻戶曉的紅色長篇小說《鐵道游擊隊》,其創作於上個世紀50年代初,作者叫劉知俠。小說在1956年被拍成了電影,更加擴大了其知名度。小說講的是抗戰時期,山東棗莊一帶的魯南鐵道大隊在鐵道周邊抗擊日軍的故事。然而,這樣一部用來洗腦無數中國人的“紅色經典”卻曾被中共自己打成了“毒草”,作者和演員、主題曲詞作者也都是命運多舛。

《鐵道游擊隊》成毒草劉知俠受折磨

按照中共的說詞,劉知俠是個“老革命”,19歲時就在投身延安抗日軍政大學學習,曾做過中共戰地記者。抗戰期間,他親自去棗莊地區收集鐵道游擊隊的素材,並在50年代初出版。中共建政後,他曾任濟南市文聯主任、省文聯副主席兼中國作家協會山東分會主席、《山東文學》雜誌主編、中國作家協會理事等職。

1966年文革爆發後不久,《鐵道游擊隊》與《紅岩》等成為首批被“無產階級司令部”點名批判的電影之一。江青在《關於電影問題的談話》中對其批判道:“沒寫主席關於游擊戰的戰略戰術原則,寫的是主席批判的游擊主義。游擊隊不依靠群眾,都是神兵,只有芳林嫂一個群眾。有政委,看不到政治工作,不像有高度組織紀律性的無產階級游擊隊,像一幫農民、小資產階級隊伍。沒寫黨的領導,不像八路軍領導的,單純地搞驚險神奇動作,宣傳小我私家英雄主義。影片插曲很不健康。”

厄運自此也降臨在劉知俠身上,因為既然電影是“大毒草”,小說也當然是“大毒草”,作者就是炮製毒草的元兇。劉知俠很快被揪了出來,並被關進了牛棚,1966年7月底和8月初的《大眾日報》,連續四天都在“徹底揭露和批判劉知俠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罪行”的通欄標題下,刊登一篇又一篇的批判文章。“山東省文藝黑線頭子”、“蘇修特務”等數不清的帽子扣在他的頭上。劉知俠經常被批鬥、遊街,甚至還被毒打、折磨。

在幾個月後,劉少奇被毛打倒,劉知俠罪加一等。因為《鐵道游擊隊》第27章“掩護過路”中,詳盡描寫了鐵道游擊隊掩護胡服(劉少奇的化名)過隴海鐵路,到延安開“七大”的歷史事實。為“叛徒、內奸、工賊”樹碑立傳,這可是大罪名。劉知俠遭到了更殘酷的對待。

不堪折磨的劉知俠於是在一個深夜,逃離了被關押的地方,跑到了小說中“芳林嫂”的原型劉桂清家。據中共官媒《劉知俠與“芳林嫂”》一文,劉桂清毫不猶豫地將其藏在家中。而且,面對貼在自家門上的劉知俠通緝令和造反派的多次搜捕,劉桂清都沉着應對,將劉知俠轉移到兒女們和朋友的住處,使其躲過了最危險的時期。四個月後,當形勢好轉,劉知俠才回到單位。

文革結束初期,一些“紅色經典”被解凍,劉知俠也被“平反”,但由於中共當時並未“平反”劉少奇,因此再版的《鐵道游擊隊》仍舊刪除了第27章“掩護過路”中關於劉少奇的段落,而代之以毛的語錄。

演員被迫害致死

除了作者劉知俠文革期間慘遭迫害外,電影《鐵道游擊隊》中政委李正的扮演者馮喆,於1969年被迫害致死,年僅48歲。《上影畫報》2001年第1期的文章《馮喆,留下懸樑之謎》描述了他是個“文化水平高、相貌英俊、談吐風雅、演技出色,無不良嗜好”的演員,扮演過若干軍人角色。1963年,他曾與王丹鳳一起演過古裝戲《桃花扇》。

文革初期,馮喆被打成文藝界“黑線人物”而慘遭折磨。1969年春,他被送到大邑縣安仁鎮省文化系統幹部毛思想學習班作為大批判的“活靶子”。在那裡,他三天兩頭接受輪番的批判,精神深受折磨。譬如有一次他被押著去鎮上購買副食品,返回時、在他挑的籮筐內發現一張小紙條,上面寫着:“侯公子,我愛你!”也許是哪位女影迷仰慕他在《桃花扇》中扮演的侯朝宗角色,也許是有人惡作劇,害得馮喆又挨了多次批鬥,罪名是“不老實接受改造”。

同年夏天,造反派將馮喆調回峨影廠干苦工。他天不亮就得起床,從深井裡提水,然後燒鍋爐,供應開水,再就是充當採購食品的搬運工,等等。也許他認為自己的問題快解決了,因為幹活非常有熱情。不料很快又傳出對其再度批判的消息,或許是因為這個原因,馮喆選擇了懸樑自盡。

不過,也有一種說法是他是被打死後偽造成懸樑自盡的。但不管是哪種,馮喆死於中共之手無疑。

主題曲詞曲作者均遭迫害

文革時,電影《鐵道游擊隊》中的插曲《彈起我心愛的土琵琶》從最初被批為“很不健康”、“格調低下”,到後來變為“反動”:“革命人民”大唱“東方紅,太陽升”歌頌毛,但這首插曲第一句“西邊的太陽快要落山了”,是“心懷叵測”將毛比為“快要落山”的“西邊的太陽”,“是可忍,孰不可忍?”因此罪加一等:“用低俗的歌曲惡毒攻擊偉大領袖毛××”,“反動之極”。

頂着這樣大帽子的詞作者蘆芒和曲作者呂其明也因此慘遭迫害。蘆芒被打成“叛徒集團”的一員,其妻子因為出身地主家庭,也一同被打倒。1979年,蘆芒突發腦溢血去世,終年59歲。而呂其明則被打成“資產階級反動路線的執行者”、“修正主義的黑尖子”而被關進“牛棚”兩年半,他不僅每天要去電影樂團打掃演奏大廳和廁所的衛生外,還因作品而接受黑白顛倒的批判。

結語

從《鐵道游擊隊》小說作者、電影演員和主題曲詞作者的悲慘遭遇,國人可以再次感受到中共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手段,黑白任由其根據政治的需要而確定。這些受中共蠱惑、為中共效力的作家、演員、詞作者和他們的後人,是否明了中共才是他們悲劇的始作俑者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