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鳴:愛佔小便宜的人 還是因為層次低

現在的問題是,中國人日子,已經比已經好過多了,但愛佔小便宜的病,卻依舊在大規模的傳染。比如說,北京的居民,有幾個連手紙都買不起呢?但是,公共廁所只有放了免費的手紙,就會有人大卷地捲走。能出門旅遊的人,應該是有點閑錢了吧,但依然會有人把飯店裡的手紙和拖鞋帶走,甚至連毛巾也不能倖免。

愛佔小便宜,已經在某些人眼裡,成為中國人的國民性。來由呢,就是早期來華的傳教士的回憶錄。其實,在那個時代,純樸的中國人還是大把的。只是跟傳教士打交道的人,比如僕人廚子什麼的,才具有強烈的佔小便宜的特質。在古代中國人看來,這屬於典型的城裡人的毛病。可惜的是,隨着時代的演進,樸質的鄉村社會早已被瓦解了,而愛佔小便宜的城裡人毛病,卻成了普及性的傳染病。現在以至於一提到鄉下人,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們愛佔小便宜的毛病。

從本質上講,愛佔小便宜,是因為人們生活的匱乏,能佔一點,就佔一點,自家的小日子興許今天就好過一點。給人做僕人,買個菜,打個醬油什麼的,揩點油,把剩下的錢裝進自己口袋裡,就是家裡的一點補貼。就跟買東西只圖便宜一樣,圖個價錢低,等於是佔了便宜。買東西少花點錢,賣東西多掙幾個,都是一個意思。就跟當年的中國人,見面要問吃了沒有?骨子裡,就是因為匱乏。

但是,佔小便宜,本身從道德上講,卻不是一個好品質。圖便宜買東西,做小買賣多掙點錢,沒有什麼問題,但是,有的時候,佔便宜很容易演生成多拿多佔,甚至小小的欺詐和欺騙,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蒙人。雖說被蒙的人,被揩油的人損失並不大,但的確讓人不舒服。在一個群體里,多了一個愛佔小便宜的人,大家都會感覺彆扭,如果這樣的人多了,那麼整個群體的道德水準也就沒法講了,都被拉低了。

現在的問題是,中國人日子,已經比已經好過多了,但愛佔小便宜的病,卻依舊在大規模的傳染。比如說,北京的居民,有幾個連手紙都買不起呢?但是,公共廁所只有放了免費的手紙,就會有人大卷地捲走。能出門旅遊的人,應該是有點閑錢了吧,但依然會有人把飯店裡的手紙和拖鞋帶走,甚至連毛巾也不能倖免。最駭人聽聞的,是出國的中國遊客,也把愛佔小便宜的毛病原封不動帶到了國外,種種不堪的表現,我就不一一列舉了。反正,每個都挺丟人的。現在已經把中國人的聲譽給帶壞了,還不是一般的壞。

這樣的小便宜,其實已經不是因為匱乏了,而是一種近乎變態的佔有。匱乏久了的人,即使早就不缺什麼了,但還是喜歡佔有。只要是公共的,就想辦法要揣入腰包,落袋為安。所以,魚蝦之類的東西,能養殖的,國人一定想辦法養殖,因為養殖就成了自己的了,不能養殖的,一定會被捕撈一空。江河湖海,只有被人圈起來的地方,才能有水產品,其他的地方,就算有,也是稀罕物了。

顯然,這樣的毛病,在文化上,屬於一種低層次狀態的衍生。持久地喜歡佔便宜,沒有別的,只能說明這個人文化上的層次比較低。如果一個群體都這樣,那麼,這個群體層次都比較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