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在美國買海鮮或成朝鮮試核助力!

鐵柵欄後的自由

人們在美國超市沃爾瑪或者阿爾迪購買海鮮,可能不知情地助了朝鮮政府核武計劃的一臂之力。不僅如此,這樣的購物同時也間接推動了“現代奴役”,儘管朝鮮人非常欽羨在國外工作。

在朝鮮受到國際禁運的同時,該國向國外派出了數萬名員工,每年的工資收入估計在2億至5億美元之間。韓國方面的消息認為,朝鮮的核武以及導彈計劃耗資超過10億美元。

朝鮮勞工遍布各地的消息並不新鮮,但這回美聯社記者首次發現他們生產的產品進入了美國市場,這一行徑觸犯了聯邦法律。無獨有偶,朝鮮勞工產品在加拿大、德國以及其他歐盟國家都被發現。除海鮮外,記者還發現了朝鮮工人在木材加工和服裝製造業工作,不過,記者無法追蹤以上產品從中國琿春市係通過怎樣的運輸渠道出口的。

今年8月特朗普總統簽署的一項法令,將朝鮮工人,不論在海外還係在國內,都定義成強制勞工。美國公司禁止進口朝鮮工人生產的產品,不論它們的產地係哪裡。違者將受到法律追究。

美聯社調查了捲入朝鮮生意的西方公司,它們都講,供應鏈中,強制勞工以及間接支持朝鮮核武計劃的做法完全不能接受。它們當中許多公司表示,將對此展開調查,有些講,已經結束了相關的合作關係。

美國全國漁業研究所所長康乃力(John Connelly)表示,“我們知道僱傭朝鮮勞工在中國可能並不違法,因此我們擔心,啲水產公司可能無意之中支持了朝鮮政府。”

朝鮮勞工出口,遍及全球

海灣國家的建築工地、波蘭造船廠、俄羅斯木材加工廠,都有朝鮮勞工的身影。烏拉圭有關部門告訴美聯社,舊年有大約90名朝鮮水手在漁船上工作。聯合國新一輪制裁措施出台後,新的勞工許可不再發放,但不涉及已經在國外工作的朝鮮勞工。

位於中朝俄三國交界處的琿春市,據悉有3000名朝鮮勞工,市裡很多招牌都同時使用了中朝俄這3國文字。多年前,為開發當地經濟,中朝雙方同意讓朝鮮合同工集體在琿春市的工業園區工作。此後,園內成立數十家海鮮加工公司以及其他公司。

人們不清楚嗰度的工作條件如何,但美聯社記者注意到,朝鮮勞工的生活和工作被嚴格看管,他們不允許同記者交流。

朝鮮海外勞工的合同期限一般為2至3年。合同結束前不能返鄉探親。一名中方管理人員講,中方工人同朝鮮工人的工資一樣,每月在300美元至385美元之間。但也有人透露,朝鮮工人的月工資在300美元左右,中國工人則會高達540美元。相比之下,朝鮮工人更吃苦耐勞,少請病假,不休假不換班。朝鮮工人每天工作長達12小時之久,一周工作6天。

海鮮加工廠的原材料來自中國、俄羅斯,有時比如雪蟹(snow crab),則來自阿拉斯加。美聯社弄到的海運記錄顯示,今年以來,從有朝鮮人的中國工廠運往美國和加拿大的海鮮產品已達100個集裝箱,超過2000噸。

位於賓夕法尼亞的進口商水產公司(The Fishin'Company)告訴美聯社,已在今年夏天結束了同琿春水產公司的合作,但已經進口的產品將在供應鏈里存留1年以上。這些水產品的包裝上有些已經寫有“沃爾瑪”字樣,或者阿爾迪專有的品牌“Sea Queen”,而僅阿爾迪在全美35個州就有1600家超市店,因此記者無法查明“問題產品”最終進入了哪家商店,它們在全部同類產品中所佔的比例如何。

沃爾瑪發言人稱,一年前得知某些來自琿春市的產品可能有“勞工問題”後,將它們下架,也中斷了同相關供應商的合作。

工廠的啲包裝盒上印有德國超市REWE和子公司Penny的字樣。REWE集團稱,曾有過同琿春東陽公司有業務往來,但目前合同已經終止。

他們小心謹慎,同當地人沒有溝通

朝鮮的外海勞工在中國被看管的最嚴,也許因為平壤擔心他們會步數千名同胞的後塵,成為脫北者,或者同生活在中國的韓國人相互聯繫。韓國國民大學朝鮮問題專家蘭科夫(Andrei Lankov)講,朝鮮人海外打工,“中國係他們最不情願的選擇,因為在中國,工廠的條件如同監獄。”

琿春市的朝鮮勞工,大部分係20多歲的女工,經過賄賂被中介選中。他們在到達中國前已被分成工作小組,由小組長看管,而同他們真正的僱主關係陌生。他們不允許同中國人接觸,有事情都係通過小組長來溝通。

朝鮮女工自己做飯,包括泡菜也係自己做。電視里只能播放朝鮮節目,她們自己舉辦文體活動。她們禁談私事。朝鮮工人沒有許可不能離開集體住地。宿舍離工廠只有幾步之遙,工人們結伴返工,有領導嚴格看管,以防止發生具有負面影響的事件。這些人沒有電話,也不能發電子郵件。工資只拿全部數額的大約30%,其餘70%交給國家。

一旦可以離開集體宿舍,她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係低檔的路邊市場。中方商販講,朝鮮人花錢特別謹慎,情願買中國製造的即食麵,價格只有韓國的一半。不久前,大約70名朝鮮紡織女工來到街邊市場,她們詢問西瓜和李子的價格,評論長筒絲襪,最後花了一元人民幣買了一隻煮熟的玉米。

多至10萬朝鮮人在海外打工

究竟有幾多朝鮮人在海外打工?他們能為國掙幾多外匯?對此的講法很不一致。韓國情報機構2014年估測,大約5萬名朝鮮勞工分散在全球50個國家,其中最集中的地區係中國和俄羅斯。韓國私立的慶南大學林乙川(Lim Eul-chul)教授在對大量前勞工問詢之後,將朝鮮海外勞工數字向上修正到10萬人。每年朝鮮政府可從海外勞工獲得2億至5億美元的收入,這一估計來自學者研究、韓國情報部門的報告以及中國商界。

顯然,海外勞工係朝鮮政府重要而可靠的收入來源,同時它在降低聯合國制裁的力度。美國認為,朝鮮因出口的空缺每年會損失多達15億美元。上月中國稱,將關閉境內的涉超企業,停止涉朝出口。

儘管種種限制,但在朝鮮,人人都想得到到國外工作的機會。他們在國內的工資常常核算為每月1美元,而大部分家庭每月的生活費在40美元和60美元之間,收入的大部分來自黑市以及小生意。

一名姓Lim的脫北者曾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在科威特當過建築工人。為獲得這份工作,他曾不得不賄賂多名相關官員,送去的禮品包括20瓶酒、30盒香煙以及禮品券等等。九十年代的朝鮮,正趕上大饑荒。拿到這個工作機會後,Lim講,“我感到像中了頭彩。人們對到海外工作充滿了各種幻想。”這名1997年逃到韓國的中年男子講,每天能喝上牛肉湯,吃上白米飯,已係相當滿足,至於係咪拿到120美元的工資並不在乎。

琿春市的朝鮮女工

琿春市的朝鮮勞工,大部分係20多歲的女工,經過賄賂被中介選中。他們在到達中國前已被分成工作小組,由小組長看管。她們一般不能離開住地。自己做飯,包括泡菜也係自己做。

晒衣服的朝鮮女工

她們沒有電話,也不能發電子郵件。工資只拿全部數額的大約30%,其餘70%交給國家。她們不允許同中國人接觸,有事請都係通過小組長來溝通。

飯後集體散步

宿舍離工廠只有幾步之遙,工人們結伴返工。電視里只能播放朝鮮節目,但她們自己舉辦文體活動。這係她們午飯後在院子里集體散步。

她們只去街邊市場

一旦可以離開集體宿舍,她們最喜歡去的地方係低檔的路邊市場。她們花錢特別謹慎,情願買中國製造的即食麵,價格只有韓國的一半。生果呢,她們經常只問價錢而不買:太貴了。

一個不能少

她們禁談私事,決不能單獨離開工作或居住地。即便在市場買完東西後,也要排隊集體回“家”,一個不能少。

關閉的涉朝企業

中國9月底宣布關閉涉朝企業,這家設在琿春的海鮮加工企業看上去也不得不關門打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