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毛澤東侄子毛遠新竟然遭紅二代當眾羞辱

——中共開國上將楊勇之女楊菁憶毛遠新文革時期遭紅二代當眾羞辱

毛遠新早年在遼寧時期就已「盛氣凌人」,但同為「幹部子弟」的紅二代並不買賬:原瀋陽軍區政委賴傳珠伯伯的兒子從後面走上去,直挺挺地站在毛遠新面前,橫眉冷目地盯着他,大聲地問:「你叫毛遠新?」「他做出一副不屑理睬的樣子打量着這位老同學。」「唔識啦?」這位老同學陰沉着臉,悶雷一樣地吼着,把手伸過去按住毛遠新用腳踏着的一把椅子背,猛地一扯,將他扯了一個趔趄,老同學扛上椅子揚長而去,毛遠新在一片奚落聲中神色狼狽,不知所措。

遼寧省和瀋陽市革命委員會的成立慶祝大會上,遼寧省革命委員會主任陳錫聯(左)和副主任毛遠新(右)交談

畢竟係他們

1959年年底,毛澤東在閱讀蘇聯《政治經濟學教科書》時談到:“我很擔心我們的幹部子弟,他們沒有生活經驗和社會經驗,可係架子很大,有很大的優越感。要教育他們唔好靠父母,唔好靠先烈,要完全靠自己。”(鄧力群,1998:202)1964年7月5日,毛與他的侄子毛遠新進行了一場有關培養接班人和教育革命問題的著名談話。1965年8月20日,毛就這一次談話對薄一波講:我跟一個軍事學校的學生毛遠新講:你們啥事也不懂,馬牛羊,稻梁菽,麥黍稷,咩都不懂。你們到農村搞一個冬春。毛遠新係我的侄兒,成了大老爺了,不好。(薄一波,1997:1197、1201)結合楊菁對“小朋”等人的描述來看,毛澤東的判斷一點都沒錯。

但係,“文革”中“全國山河一片紅”(成立“革命委員會”)時,20出頭的毛遠新即被任命為遼寧省革委會副主任,1973年又兼任瀋陽軍區副政委、遼寧省委書記,成為東北地區的“太上皇”。少年得志,免不了盛氣凌人。有一次看籃球賽,看台上擠滿了人,毛遠新坐的那排領導席只有他一個人,渾然不覺周圍的人對他側目而視。

原瀋陽軍區政委賴傳珠伯伯的兒子從後面走上去,直挺挺地站在毛遠新面前,橫眉冷目地盯着他,大聲地問:“你叫毛遠新?”“他做出一副不屑理睬的樣子打量着這位老同學。”“唔識啦?”這位老同學陰沉着臉,悶雷一樣地吼着,把手伸過去按住毛遠新用腳踏着的一把椅子背,猛地一扯,將他扯了一個趔趄,老同學扛上椅子揚長而去,毛遠新在一片奚落聲中神色狼狽,不知所措。(楊菁,1987:312)

毛遠新畢竟年輕,遇到這樣的事似乎也毫無辦法,楊菁沒有講到小賴因此受到咩懲罰。其實,毛遠新既可以盛氣凌人,小賴當然也就可以羞辱他,江山本來唔係毛澤東一人打下來的。

賴傳珠係井岡山下來的上將,病重期間,毛澤東、周恩來等多次派人探詢,先後四次用專機調請全國專家會診。1965年病逝,躲過了一年後的“文革”,他的兒子係清清白白的“革乾子弟”,行為就可以少受約束。鑒於毛遠新的行徑,小賴的惡作劇令人解氣。但講到底,他們行為的性質其實係一樣的:毛遠新可以驟獲高位,眼空無物;小賴可以賴父蔭羞辱毛太子,揚長而去,原因只在於他們都唔係普通人。

高級官員被捕入獄乃至屈死監中的現象並不罕見,而他們的子弟有時反而可以為所欲為,差別在於前者主要係黨內鬥爭的犧牲品,而後者一般卻屬於“紈褲”子弟的劣跡。“1984年,胡石英因詐騙罪被北京政法部門立案審理。因其係胡喬木之子,乃經中央書記處討論,決定逮捕法辦。後依法判刑一年半,但不久即以‘保外就醫’為名出獄。”(李銳,2001:4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書摘 選自《關於楊菁的的今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