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北韓綁架獲釋日本人 透露生活在監視中

《福井新聞》報導,曾被北韓綁架後獲釋,返日後住在福井市小浜市的地村保志,向相關人士透露在北韓時的生活情景指出,「(北韓是)徹底的秘密主義,幾乎不知道招待所里住着哪些人。」「即使只買一樣東西,都有人開車載你到平壤的專門店,若店內有其他客人,則要求你在車上等。」

地村指出,在北韓時,吃飯等生活上並沒有不便之處,受到過去日本殖民地的影響,負責照顧的女性當中,也有很會說日語的人。另外,還有人可以理解兩人的煩惱,常常在旁加油、打氣,也會教富貴惠(地村的太太)做菜。

不過,北韓的社會體制與日本明顯不同,若沒有經常歌頌國家元首就無法過日子,說了反社會的話就立刻被逮捕,兩人的腦中一直要牢記這些,即使自殺都會被追究叛亂罪,其家人還會遭受被送到外地等處罰。

在職場中監視的人也是無所不在,在招待所負責照顧我們的女性也負責監視的任務,因此即使只剩下夫妻兩人,都不敢批判體制,自然而然的,連夫妻之間的會話都變成韓語了。

保志在北韓時,負責在1個小房間里教3、4名情報員日語,後來中途換成翻譯新聞等工作。負責將經中國輾轉寄來,晚了2周至1個月的日本幾家報紙的報導分類翻譯,富貴惠則在家將翻譯好的新聞打字,再將印好的資料交給情報員。

為何保志中途被換工作呢?他個人認為,可能是受到日本動向的影響。《產經新聞》1980年報導,保志等多對情侶可能被北韓綁架。1987年發生大韓航空爆炸的恐怖攻擊事件,北韓的犯案人稱,她的日語是日本女性教的。1988年時任日本國家公安委員長的梶山靜六在國會上答辯時還表示,保志等3對情侶失蹤,很可能是遭北韓綁架。

保志向日本相關人士表示,「可能是北韓綁架日人事件逐漸明朗化,才讓他改做不與情報員接觸的翻譯工作。」大韓航空恐攻事件使綁架被害人田口八重子曝光,所以很可能是怕北韓情報員被逮捕時,又說出日本綁架受害人的姓名。

北韓勞動黨的黨報《勞動新聞》一直否認綁架日人。富貴惠清楚的記得,1990年前自民黨副總裁(副黨魁)金丸信訪問北韓時,《勞動新聞》報導了日本和北韓恢復邦交的動向,那時她感到很不安,心想着,「我們會如何呢?會不會被帶到深山裡去」。

保志也表示,「當時我想,平壤若有了日本大使館,我們會不被送到外地去。」因為綁架事件若是曝光,可能會影響北韓與日本建交。

日本1997年成立了綁架受害者家族聯絡會,保志當時將日本的報紙帶回家給妻子看,從報紙上看到,手拿着兩人年輕時的照片的家人。1998年《勞動新聞》的報導仍堅決否認有綁架事件,後來還加強檢閱翻譯的日本新聞,且塗黑的部分越來越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中時電子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