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首發】仲維光:RFA中文部主任馮曉明篡改七五烏魯木齊大屠殺報道 堪比六四袁木

讀者可以看到,這個七百多字的簡短報道,居然就有四處紅字部分被偽造刪改。而所有這四處紅字部分的偽造刪改,清楚地表明馮曉明目的何在,馮曉明為邊個工作。

1.六二八報道事件經過

二〇〇九年七月五號新疆烏魯木齊大屠殺慘案發生後,由於案發在邊遠地區,因此海內外不僅了解真相困難,而且把它和舉世皆知的六四大屠殺相提並論對於嗰啲親中的媒體人來講,都係禁忌。更為嚴重的係,當時維吾爾人在海外的組織,例如世界維吾爾人代表大會,被中國政府以恐怖組織的嫌疑妖魔化。因此,維吾爾人迫切需要把知道的事實傳播出去,讓國際社會了解事件真相。然而,國內外維人的處境直到二〇一二年並沒有發生根本的改變。因此,二〇一二年七月五號紀念日前夕,我決定儘可能地客觀報道啲當地維吾爾人組織的活動、以及他們看到的和想到的。為此我採訪了流亡荷蘭的維人拜合提亞先生,他係荷蘭維吾爾族協會的負責人,也係歐洲蒙維藏漢協談會的副主席,六月廿八號電台播出了這個報道。讓我始料不及的係,六月廿九號清晨拜合提亞打來電話,非常生氣地對我講:“你怎麼能夠製作這樣的新聞報道,完全篡改了我的意思,上面都唔係我講的,請你立即修改,或者立即撤下這個新聞。不然的話,我在維吾爾人中無法繼續生活。”

我大吃一驚,馬上追問係怎麼回事。他講,“我講的,六月廿六號廣東韶關廠內發生漢族和維吾爾族工人毆鬥事件,打傷維吾爾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廿多人。你怎麼能夠給我改成八十人和二人?為了講明七五事件唔係我們維人編造,我特別引述了BBC記者的採訪,講他的報道中講,一位漢族市民親眼看到七個維吾爾族人的屍體在地上躺着。你怎麼能夠改成三個?”

拜合提亞的指責讓我目瞪口呆,因為我不可能做這種手腳,也不敢相信會發生這樣的事情,於是立刻調出頭一天發到台里的稿件來看。我發出的稿件完全係根據拜合提亞所講如實報道,沒有任何這些變動。於是,我不但感到事情的嚴重性,而且感到馮曉明這個人的問題的嚴重性。他竟然如此毫無顧忌地在一個以宣揚和維護民主自由為宗旨的電台上做這樣的手腳,一定係有背景。但係他的背景究竟有多深厚,我吃不準。

我一方面向拜合迪亞道歉,另外一方面給他看我發出報導的原件,向他解釋。中文部主任馮曉明就任一年多來我所一直被他封殺、刁難甚至個人侮辱,在這篇報道之前,他已經封殺了我十幾個報道,涉及的都係中國政府感到不快的問題。其次,我們這些特約記者沒有任何維護自己新聞和自己權利的能力,如果我為這個新聞和他衝突,不僅我很可能要丟掉自己的飯碗,而且他們也將失去了一個報道他們活動的記者,因此我希望他忍耐一下。拜合提亞思索一下後對我講,“那就這樣,如果維吾爾人中沒人因這則報道來找我,那就讓它暫時放在嗰度;如果有人來找我,那我就一定要找自由亞洲電台的領導,請他們解釋這個問題。”

為此,二〇一二年六月廿八號這則偽造的新聞、這個經過篡改而幫助中國政府消音、維穩的報道,就這樣在自由亞洲電台的網站上堂而皇之地存留至今:

http://www.rfa.org/mandarin/yataibaodao/gr-06282012101410.html

2.馮曉明“編輯”偽造新聞,肆無忌憚

我把這個六二八報道的原件和馮曉明編輯偽造後的文件對比如下(紅字標出後被篡改或刪去的內容):

A.2012年6月28日發到台里的採訪報道原始文字稿:

流亡歐洲的維吾爾族民眾及團體籌備紀念七五烏魯木齊事件三周年,呼籲國際社會關注在新疆發生的種族及其文化滅絕現象。以下係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二零零九年在中國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的用軍隊鎮壓民眾的事件,像北京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一樣引起了歐洲社會的震動。從那以後,越來越多的維吾爾族民眾逃亡到歐洲,並且每年都會在七月五號,在歐洲各地舉辦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關於今年的活動,記者在七五的前一周,六月廿八號採訪了流亡荷蘭的拜合提亞先生。

拜合提亞先生係維吾爾族協會的負責人,也係歐洲蒙維藏漢協談會副主席,他對記者介紹講,“荷蘭我們七月五號,我們維吾爾人聯盟和青年團聯合在海牙舉行一個示威遊行。我們示威遊行的目的就係我們紀念七五事件。”

關於七五事件的發生,由於信息封鎖,很多漢族民眾並不了解,為此,拜合提亞簡單介紹講,“七五事件的原因係,二零零九年五月廿一日八百一十九名維吾爾族農民到六千公里以外的廣東省韶關的一個玩具廠做工。六月廿六號突然啲漢族民眾衝到維吾爾族農民的宿舍,打傷維吾爾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廿多人,其中包括十名婦女。”

拜合提亞講,問題嚴重在對於民眾之間衝突的“政府的態度”。對此他講,“整個晚上警察沒有到現場來進行治安活動,無法無天。這就係中共的種族滅絕政策。當時BBC的一個記者採訪一位漢族市民,他講,親眼看到七個維吾爾族人的屍體在地上躺着。

因為這個事件發生後,中共政府一直沉默,不講話。這引起維吾爾族人對這種情況的不滿。在首府烏魯木齊維吾爾族人起來,搞示威遊行,抗議政府,要求公道。但係政府的嗰啲官員,也就係王樂泉這些人,他們動用了國家的軍隊等來鎮壓示威遊行的維吾爾族人。在烏魯木齊二零零九年七月五號後的一個星期內,死了的,失蹤的總共有一萬多人。”

為此,對於七五事件拜合提亞講,“這種慘烈的狀況比六四天安門事件還要慘烈!所以我們全世界廿多個維吾爾族組織機構和團體要紀念七五事件,要用各種方式來抗議中共的這種國家恐怖!抗議中共的這種罪惡!”

以上係特約記者天溢由德國發來的報道。

我的報道原件和馮曉明篡改的紅字部分(仲維光提供)

B.馮曉明“編輯”的刪、改和偽造

讀者可以看到,這個七百多字的簡短報道,居然就有四處紅字部分被偽造刪改。而所有這四處紅字部分的偽造刪改,清楚地表明馮曉明目的何在,馮曉明為邊個工作。

關於被偽造的部分:

第一段“打傷維吾爾族人一百八十多人,打死廿多人,其中包括十名婦女”,被馮曉明先生編輯為“打傷維吾爾族人80多人,打死二人”。不僅刪去了“其中包括十名婦女”,而且悍然把“一百八十多人”改為“80多人”,把“打死廿多人”改為“打死二人”,整整降低了一個數量級。更令人難以想像的係,他還對被訪者原聲做了修改,播音為語焉不詳的“打死打傷維吾爾族人多人”。這不能不讓我震驚。

第二段關於轉述BBC記者看到的部分“當時BBC的一個記者採訪一位漢族市民,他講,親眼看到七個維吾爾族人的屍體在地上躺着”,拜合提亞告訴我被偽造成“三名”。大約係他在聲音中搵唔到“三”字,偽造不成,就在網頁上這一段全都刪了。

第三段的“在烏魯木齊二零零九年七月五號後的一個星期內,死了的,失蹤的總共有一萬多人”,和第四段的“這種慘烈的狀況比六四天安門事件還要慘烈!”,都為馮曉明的“編輯”完全刪去。

細心的讀者不難看到,配合中國政府的講法,刪改和偽造後的報導把“七五”烏魯木齊慘案、把韶關事件變成了暴民動亂。

身在自由亞洲電台的馮曉明,到底在為邊個工作?身在嚴守新聞客觀獨立的西方,他為咩能夠對新聞道德和規範置之不顧?

這樣的手法堪比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發生後的國務院發言人袁木,他居然講六四沒有任何死人,係暴民反對政府。這樣的手法早在東德五三年六月十七號的東柏林工人起義後,東德官方宣傳也係如此——否認、掩飾、消音,在能夠封鎖的時候就無所不用其極地封鎖。不過真嘅很遺憾係,它竟然發生在一個旨在為自由民主發聲,為被害民眾發聲的自由亞洲電台,而且發生在我經手的報道上。而更讓我痛心的係,我這個在自由世界的記者,作家,竟然毫無能力捍衛新聞的尊嚴,捍衛良心和人的尊嚴,眼睜睜地看着維吾爾人被槍炮,被各種權力,甚至被信息所蹂躪侮辱。

2017.10.3德國·埃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來稿照登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