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廖祖笙:「國慶」?國喺哪裡?

————廖祖笙寫給習近平的第六十一份借據

習近平先生,喺又一個「國慶節」將要來臨之際,我再度真切地感受到了亡國的悲哀,我悲着的,不只是我的一家老小,我實質喺和一樣掙扎喺暴政鐵蹄下的十幾億人同悲。喺這同時,我也為你而悲哀着,因我又看到了你「強勢」背後的「弱暴了」。本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那些存心要看你笑話的居心叵測者,卻非要這般再三迂迴對你左一個耳光,右一個耳光。局勢詭異得讓人無語,這是對你的哀告,更是對你的示警,夜黑至此,逆黨猖獗,先生還是多燒高香,自求多福吧。

習近平先生,喺共匪國的語境里,2017年的10月1日,是“建國”68周年,是又一個“國慶節”。正被政變勢力置於公然扼殺境地的我一家老小,無法一樣“普天同慶”。我諗問問先生:“國慶”?有何值得可慶之處?這“國”早已國已不國,對絕大多數的國民而言,真正意義上的國並不存喺。“國慶”?國喺哪裡?

國家本是一個主理公共事務、秉持公正的信託所。當一個國家喺國民的面前,已再沒有乜嘢起碼的信用可言時,這還是一個真意義上的國家嗎?當一個國家的種種辦事機構,要麼尸位素餐,要麼反向作為,多已變得形同虛設、禍國殃民時,這般所謂的“國家”,對國民而言,有和沒有分別何喺?

中國百姓感覺不到國家的存喺久矣。幾多親人被殺、財產被搶的庶民,哪驚是層層上告,告到了“偉大的首都”,哪驚是喺行號卧泣中耗盡餘生,也一樣是看不到國家正氣的顯現,也同樣是尋求不到一個起碼的公道。一個“國家”暗無天日成這樣,這與魔窟何異?這和已然亡國差別喺哪?

國家信用的破產並非始於時下。自從共匪打着“成立民主聯合政府”、“解放全中國”的旗號,暴力顛覆了國家政權,喺專制的邪路上一路裸奔,國家信用的破產就已開始了。共匪國就連殺人的事都可以喺強權壓迫下“協商解決”,喺一個又一個“新政”的循環交替中,行屍走肉得就連殺了就殺了、搶了就搶了、整了就整了,這般毫無底線的作派都能無盡顯現時,國家信用的破產,就已破產得再徹底不過了。

國家,一個多麼莊嚴、神聖的概念。可當我無辜的兒子慘遭虐殺時,國家啊,你喺哪裡?喺我死不瞑目的兒子的冤魂,長達十幾年無所皈依時,國家啊,你喺哪裡?當我的表達權、通訊權、生存權、出境權等等合法權益一再被非法剝奪時,國家啊,你喺哪裡?當我的一家老小被迫害得就連飯都吃不上,我迫於無奈,不得不向先生苦苦呼號至此時,國家啊,你喺哪裡?

幾多百姓像我一樣,喺伸手不見五指中,完全感覺不到國家的存喺。慣常和殺人犯、搶劫犯同穿一條連襠褲的兩腳獸,要用法律的名目害人時,“國家”卻堂而皇之出現了。幾多年來,“顛覆”、“煽顛”的屎盆子被扔得滿天飛。“國家政權”究竟是個乜嘢玩意兒?“國家政權”就是和殺人犯、搶劫犯等等同穿一條連襠褲?“國家政權”就是雪上加霜?就是明目張胆不讓人講嘢和吃飯?國家啊國家,幾多罪惡假汝而行。

習近平先生,你家也一樣是遭受過共匪殘酷迫害的,你也一樣是親見過一個國家是怎樣變異成非人間的。你可以設身處地想想,可以摸着胸口想想,當一個國家荒廢得就連殺人的事、搶人的事都沒人管時,這“國”還算是一個真意義上的國家嗎?畜生的“執政”和“執法”當道,喺實施明目張胆的政治迫害中,已是下流得不讓人吃飯,喺株連中就連老人和孩子也迫其一同挨餓時,這“國”還算是一個真意義上的國家嗎?這“國”,和當時的納粹德國有何分別?這“國”,讓人怎麼去產生該有的國家認同?

習近平先生,喺又一個“國慶節”將要來臨之際,我再度真切地感受到了亡國的悲哀,我悲着的,不只是我的一家老小,我實質喺和一樣掙扎喺暴政鐵蹄下的十幾億人同悲。喺這同時,我也為你而悲哀着,因我又看到了你“強勢”背後的“弱暴了”。本是一句話就能解決的問題,那些存心要看你笑話的居心叵測者,卻非要這般再三迂迴對你左一個耳光,右一個耳光。局勢詭異得讓人無語,這是對你的哀告,更是對你的示警,夜黑至此,逆黨猖獗,先生還是多燒高香,自求多福吧。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9月30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寫於2017年9月30日(廖祖笙之子廖夢君喺羅幹擔任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周永康擔任公安部部長期間、劉雲山擔任中宣部部長期間、周濟擔任教育部部長期間、張德江擔任廣東省委書記期間,慘烈遇害於廣東省佛山市南海區黃岐中學,和殺人犯同穿連襠褲的流氓集團“統一宣傳口徑”,指鹿為馬,放任絕人之後者逍遙法外第4094天!遇害學生的屍檢報告、相關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國家機密!作家廖祖笙喺國內傳媒和網絡的表達權被匪幫全面非法剝奪,生存權同時也被新納粹們以下流手段一再剝奪!被“執法”機關明確告知只有喺十年之內不寫政論性文字,先至能享有出境自由,被連續非法斷網2395天,被公然帶有凌辱性質地置於監控探頭之下!廖祖笙被迫顛沛流離期間,風燭殘年的母親和岳母蹊蹺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喺令人髮指的殘酷迫害中,幕後迫害的操縱者能非法控制全國的媒體和網絡,能控制公檢法,能控制中國的多個省區,能控制電信,能控制銀行,能控制學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賬號,能任意操弄無脊樑的百度······為國防事業奉獻了青春年華並立過軍功的廖祖笙,因喺文字層面堅持為國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號,遭到法西斯新變種瘋狂迫害,呼天不應,叫地不靈,蛇鼠一窩、寡廉鮮恥的反動當局從上到下裝聾作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作者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