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十九大王岐山衝刺總理? 李克強去哪?這係註定的結局

中共中紀委書記王歧山最近兩周連續在外事活動中露面,被疑正在衝刺中共國務院總理的寶座。不過外界多認為,王岐山十九大繼續主掌中共紀檢監察系統,協助習近平反腐打”虎“進。北京時評人華頗認為,李克強可能去人大或者退下,但媒體和分析多認為,十九大李克強繼續留任。學者何清漣認為,中國經濟唔係李克強一己之力所能改變的,無論邊個任現政府總理,都係無功有過的結局。

無政府職務的王岐山先係秘密會晤了訪問香港的前白宮首席策略師班農(Steve Bannon),接着在上周三(9月20日)與訪問中國大陸的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見面,本周二(9月26日)又在北京會見了柬埔寨副首相梅森安。

王岐山與班農的會面,意味着王岐山插手對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最重要的中美關係領域。

“外國人看中國”電子報創辦人、中國問題專家利明璋(Bill Bishop)認為,王岐山的這幾次會面“不像係一個下個月就要退休的人會做的事”。

北京時政觀察人士章立凡對香港《南華早報》講:“他的政治生涯可能會延續,但或許係在不同的領域。”

北京時評人華頗對總部在美國的希望之聲廣播電台講,這些動作講明,王岐山不僅會在中共十九大留任常委,並會出任中共國務院總理。

香港《南華早報》曾講,這次會面令很多觀察人士吃驚,部分原因係,根據李顯龍辦公室在訪問前發佈的聲明,王岐山並不在他計劃會晤的中南海首腦名單之中。

華頗則認為,這係王岐山接任國務院總理前的預熱。

但係眾多媒體和分析人士認為,李克強將會繼續留任總理,王岐山留任繼續反腐。

英國經濟學人智庫(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最近發表一份題為“強大領袖,艱難決定”的報告講,習近平會將更多他信任的官員提拔到重要位置上。報告指,習近平有很多理由留下69歲的王岐山,王岐山係習反腐運動的重要盟友,他能有效執行反腐政策,要揾到一個能取代王岐山這樣的人很困難。

報告認為,李克強將會繼續留任總理。如果李克強去職,那麼會給外界一種不穩定的印象,因為總理通常任期係十年。這與中共想要給外界傳達的團結的形象相矛盾。

還有分析認為,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前中共副主席曾慶紅還未被拿下,69歲的王岐山很可能會繼續主掌中共紀檢監察系統,協助習近平把反腐打”虎“進行到底。

9月10日,編輯部在北京的海外黨媒多維網在“十九大政治疑雲,高調背後的王岐山去與留”一文中分析了王岐山留任的多個可能。其中之一就係“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全面肩負起整合中國政治框架下的“監督部門”。

而這一監督部門指中共修改憲法後才會運轉的最高監督機關:“國家監察委”。出年的3月中共人代會或將通過中共國家“監察法”。

海外評論人士夏小強,9月12日在《王岐山十九大後的三種去向》一文中的第二種去向中,也提到了國監委,不過他認為這係“習近平採取折衷的做法”:王岐山不留任常委。但直接在“為其量身打造的國家監察委員會”中出任頭目。

阿波羅特約評論員“竇祈新”分析,王岐山留任在常委,並在國監委出任頭目,才可順理成章,而不進常委出任該職不符合中共的專制政體。最高監督機關負責人不在常委,其動議可隨時被常委否決。

至於李克強在中共十九大後的走向,華頗認為有兩種可能:“一係轉任中共全國人大委員會委員長。這也有先例,李鵬就係從國務院總理位置上退下來之後,擔任全國人大委員長的。”

“另一個可能係因身體原因裸退,不再擔任任何職務。”

按年齡來講,62歲的李克強應該留任下屆中共常委,但究竟係否留任中共總理,目前外界講法不一。

支持他留任的觀點認為,一般中共總理都係做滿兩屆10年;現在實際制定經濟政策的已經係習近平本人,李克強降格為執行者;習李二人的關係也算融洽。

網上有消息稱十九大王岐山和李克強同時都退,辛子陵表示“那係胡講八道”。“那樣子的話,習近平就站不住了。‘十八大’這五年係靠他們三個人同心協力、鐵三角把局面撐住。如果他們三個分裂了,習近平勢單力薄,不可能的。

旅美學者何清漣指出,王岐山在十九大上的去留雖然事涉過去5年習氏大政的評價,但真正的大事還在後面。面對中共這樣一個公然以腐敗為正當事業的統治集團,以及並不真心擁護反腐、只因腐敗機會不公而心生仇恨的廣大社會成員,就算王留任,這個政權仍然係〝前路渺茫〞。

何清漣:無論邊個任現政府總理,都係無功有過的結局

2016年5月學者何清漣在美國之音刊文指出,“李克強經濟學”最重要的理念係約束政府行為,強調經濟主體必須對自身的行為負責。

問題係,中共政治的三個壟斷(政治壟斷、資源壟斷與輿論壟斷),必然導致無責任政治,中央政府(包括首腦)無需因任何過錯而下台,地方政府(包括行政長官)不會因為債台高築而引咎辭職集體下台,正係這一點,導致“李克強經濟學”缺乏現實的制度基礎。

何清漣認為,金融市場化係西方市場經濟國家的產物,中國的金融由政府掌控,既係政府對經濟行政干預的工具,也係一種重要的要素資源,與國企、政權幾乎係繫於一體的連體嬰兒。想要其市場化,等於讓病人來充當外科醫生,給自己動手術,刀還未舉,病人先跳起來閃開了。

何清漣強調,如今的貨幣政策陷入深度疲勞,銀子嘩嘩地扔落去,宛如扔進深水裡,連個響聲都沒聽到,在這種情況下,邊個來當現政府總理,都沒法讓中國經濟起死回生,註定係無功有過的結局。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