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嚴查消費貸流入房地產!北京三部委將啟動現場檢查

多地監管部門相繼發文,對消費貸開展機構自查、監管抽查及重點現場檢查,既要加強貸前交易背景真實性的審查,又要強化貸中資金流向和貸後資金用途管控,嚴控流向樓市

去槓桿已經去到了居民部門。對全國16個熱點城市的樓市調控一年間,政策層層加碼,近期又堵住了個人加槓桿的“漏洞”——湧入樓市的消費貸。

據財新記者從多位監管人士處獲悉,近期決策層對於樓市調控再次表態,其中對房企融資、異常活躍的消費貸提出口頭意見。喺8月初召開的央行年中工作會議上,監管高層就此也做出相關提醒。

8月中旬,人民銀行南京分行、江蘇銀監局聯合下發《關於加強個人消費貸款管理防範信貸資金違規流入房地產市場的通知》,拉開此次嚴查消費貸的序幕。隨後,蘇州、北京、廣州、深圳、浙江、江西等地先後發文,內容大致相同。

多位監管人士均稱,主要還是根據中央精神,監管部門及地方政府自主採取的行動。

同時,財新記者還獲悉,北京銀監局將聯合央行營管部、北京市住建委對銀行發放消費貸進行現場檢查,不排除其佢熱點城市也將跟進。“北京市政府要求,相關部門必須有進一步加強調控的政策儲備,有漏洞就一定補。”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表示。

銀監會相關人士也喺9月15日對財新記者表示,對於消費貸挪作首付款這一違規行為,銀監會一直有相關監管要求;今後喺現場檢查等方面還將加強監管。(見財新網“銀行業治亂象股份行同業資產較年初下降45%”)

消費貸的本質是短期信用貸款,因其資金流向難控,容易流向股市樓市。2014年下半年,消費貸、信用貸等銀行貸款湧入股市,伴隨着A股上一輪牛市;2015年下半年開始,這些資金轉向樓市。同時,銀行紛紛重啟房抵貸業務,其規模爆髮式增長,賭得就是房價上漲無憂。(見財新網“房抵貸加槓桿火熱最高額度無上限”)央行於7月發佈的《2017年金融穩定報告》也指出,首付貸、房抵貸等產品與房價上漲相互強化,進一步助推房地產泡沫。

但有資深監管人士對財新記者分析,這類套利現象不可能禁絕,採取直接監管行動,或容易引發市場過度反應。問題的根源在於,資金市場價格扭曲,一旦拿到消費貸作為首付,就可以申請利率很低的按揭貸。因此,央行實施“緊平衡”的貨幣政策,以間接達到“樓市定向加息”的效果。

數千億消費貸入樓市

目前,各家銀行都推出了消費貸,此類產品一般可喺線申請,24小時內審批放貸,無抵押無擔保,可以全部取現,先息後本(即每月還利息、到期還本),額度多喺30萬到50萬元,年息喺6%-18%之間。

去年10月樓市調控加碼後,消費貸放量引發市場關注。多位市場人士的估算顯示,2017年3月以來,新增異常短期消費貸喺3700億到6200億元。

“居民還喺瘋狂加槓桿。”9月10日,海通證券宏觀研究團隊指出,2017年前七個月,居民房貸基本上停止了增長,但是居民短期貸款飆升至1.06萬億元,同比激增7500億元。前七個月居民商業貸款總量達到4.3萬億元,同比上升27%,而這應該是地產市場依舊繁榮的根本原因。

海通證券宏觀研究指出,居民的短期貸款主要是汽車貸款,然而今年前七個月的國內汽車銷量沒有增長,這講明激增的居民短貸很可能流入了地產市場。

易居房地產研究院於9月16日公布《全國居民短期消費貸款流入樓市現象研究》指出,3月以來新增異常短期消費貸款金額約3700億元,估計其中至少有3000億元流向樓市,約佔新增短期消費貸款總額30%。

中信證券固收研究團隊則指出,今年3月以來異常新增短期消費貸款共約6174億,占今年全部新增居民短期貸款接近50%,講明充當了中長期貸款的補充,一定程度上支撐了房地產市場的走勢。據其預測,消費貸將是整治重點,會導致房地產市場短期內流入資金減少,預計將產生約3400億元資金缺口。

“哪個人買房不用點消費貸?”一位股份行中層對財新記者坦言,對消費貸基本不監測資金用途,但銀行喺放貸時“心知肚明”。

除了個人消費貸,還有個人住房抵押貸款(房抵貸)、裝修貸、信用卡等業務,也助長了銀行首付比例被人為降低的風險。前述銀行人士稱,有的裝修貸,銀行還配合提供發票。

海通證券宏觀研究指出,通常居民消費貸會記入個人的徵信記錄,但是很多銀行發明了以信用卡為基礎的信用貸,最高額度可以達到30萬元,不用任何抵押,只要求穩定收入,而且可以先息後本,這樣喺央行徵信中不顯示貸款餘額,只顯示每月流水,而且由於最初顯示的是利息支出,所以可以將個人收入大幅放大,同時申請幾家銀行的信用貸就可以湊齊購房首付。

值得注意的是,多位監管及銀行人士均對財新記者表示,今年“3·17”新政以來,北京從各個渠道控制資金流向很嚴格,這類信用貸款套利現象並不多。財新記者獲取的權威數據顯示,今年1至8月,全國新增消費貸同比增幅高達24.2%,北京市僅增2.1%,大幅低於平均水平。

前述易居報告也指出,9成新增異常貸款出現喺廣東、福建、江蘇、上海、四川、河北這六個地區,“講明這些區域有消費貸流入樓市現象”。

監管力度加碼

房地產是系統性風險源頭之一。近年來的情況講明:抵押品價值快速上升,授信門檻降低,系統性風險的壓力喺加大而非減少。

2016年9月末開始,全國調控16個房價上漲過快的熱點城市,防止這16個城市房價過快上漲。彼時監管高層已經提出,要高度關注房地產金融中不規範的加槓桿行為。其中,喺個人住房貸款方面,要關注挪用信貸資金、“假按揭”、“零首付”、“首付貸”,以及偽造收入證明等違法違規行為。(見《財新周刊》2016年第35期“瘋狂的樓市”,2016年第40期“樓市霜降”)

此後,各地銀監局加大了對與樓市放貸相關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比如,2016年6月28日,浙江銀監局處罰溫州銀行違規辦理個人按揭貸款,為房地產開發企業提供資金支持;2016年8月4日,蘇州銀監分局處罰工商銀行蘇州分行,原因是該行沒有發現購房人首付款來源於開發商,導致個人按揭貸款實際首付款比例不足;2016年10月20日,蘇州銀監分局對民生銀行蘇州分行做出30萬元的罰款處罰,因該行消費貸款被借款人挪用於支付首付款等。

2016年11月上旬,決策層再次要求控制好房價上漲態勢,要求11月房價不得高於10月水平,如果再漲,不用約談,直接對地方政府進行問責。同時,喺16城的基礎上,又拓展了4個潛喺熱點城市為石家莊、南昌、長沙、青島。彼時,央行開始要求銀行新增按揭貸款及其佔比均需降低。

2017年3月17日,全國“兩會”結束之後的第二天,北京出台樓市調控升級政策,啟動新一輪全國樓市調控。

今年8月以來,各地監管部門相繼發文,強化對消費貸的檢查和監管,嚴控流向樓市。

8月初,江蘇省及蘇州市監管均聯合發文要求,轄內各商業銀行既要加強對個人消費貸款貸前交易背景真實性的審查,又要強化貸中資金流向和貸後資金用途管控,謹慎發放長期、大額、不指明用途的消費貸款,嚴禁發放用於購房首付款或償還首付借貸資金的個人消費貸款。

9月初,北京市銀監局聯合央行北京營管部發文,要求轄內各銀行對單筆20萬以上的個人消費貸、對單筆100萬以上的個人經營貸、對單筆20萬以上的信用卡透支業務開展自查,其中火熱的“房抵貸”產品也被明確提及。

9月下旬,深圳、廣州市監管分別發文,重申類似要求。其中廣州提出,原則上不發放金額超過100萬或期限超過十年的個人綜合消費貸。

9月26日,浙江省、江西省同日分別召開監管會議。其中江西省監管要求,轄內各商業銀行深入開展自查自糾,全面梳理、核查截至2017年9月20日,單筆貸款金額10萬元及以上的個人消費貸款業務、單筆貸款金額50萬元及以上的個人經營性貸款、單筆貸款金額10萬元及以上的信用卡透支交易的資金流向和實際用途,重點核查是否存喺違規進入購房領域問題。

上述股份制銀行中層指出,如果銀行自查到消費貸違規入了樓市,會要求個人立馬歸還全部本息。但佢認為,即使這樣要求,大部分人也不會選擇斷供。

一位地方銀監局副局長告訴財新記者,現喺先要求機構自查和監管抽查,再對重點機構重點業務現場檢查,主要是受制於監管資源不足。“消費貸每筆資金小,業務多,追查起來很麻煩,現喺先讓機構自查,釋放監管壓力,再進行約談和整改。”佢還指出,現喺前述出台政策的地方都建立了監測報告制度,要求轄內機構每月專項上報個人消費類貸款數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財新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