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生態 > 正文

未來十年即將井噴的癌症群 從癌症村、癌症河走向癌症國

最近有一篇文章很值得一讀,能認字的中國人都應該讀一讀,想一想。題目叫《浸泡喺農藥化肥里的國度——中國土壤狀況調查實錄》,這是一個中文系大學生叫傅永軍的,用半年時間到農村調查研究之後完成的一篇十分簡略的調查報告。但作出了一個驚人的預言:未來十年:即將井噴的癌症群。當然,這並非預言,大家早有預感,這個國家正喺迅速滑向自我毀滅。傅永軍宣稱:“未來十年,中國癌症將現井噴!33%的家庭,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這話有人早講過了,唔係“33%的家庭”,是“每一個家庭”。2012年,中國著名億萬富豪馬雲先生喺亞布力論壇上就談到,“……十年以後中國三大癌症將會困擾着每一個家庭,肝癌、肺癌、胃癌。肝癌,很多可能是因為水;肺癌是因為我們的空氣;胃癌,是我們的食物。”馬雲是位商人,習慣用錢來思考問題,佢的結論是:“我們咁辛苦,最後我們所有掙的錢買的是醫藥費。”這句話其實很透徹,也就是講,十多億人辛苦一場,收入交給了醫院,落下的是不治之症。要這樣,還誇耀乜嘢GDP,乜嘢“千年盛世”呢?

傅永軍這篇文章主要談農藥化肥的過量使用。所謂“改革開放”30年以來,中國農藥產量增長了近百倍,平均到每個人頭上,等於“每年每人要吃掉2.67公斤農藥!”“喺中國,農藥企業近4000家,工信部批准的上規企業1506家,研製農藥種類有1000多種,而常見的害蟲卻只有20餘種!……每年大量使用的農藥僅有0.1%左右可以作用於目標病蟲,99.9%的農藥則進入生態系統。最終這些農藥通過食物鏈,都會進入到我們身體!”這些數字也許高估了啲,農藥化肥大量用於出口,但我們自己還是消受了相當數量。化肥呢?人均50公斤,30年間化肥施用量增加了將近7倍,糧食產量增長了87.4%。因為耕地肥力消耗殆盡,糧食增產只能不計後果地拚命撒化肥。化肥不僅吸盡了地力,還貢獻了可驚的致癌物——重金屬鎘。接下來就是肝癌、腦癌、子宮頸癌、前列腺癌。傅永軍也有一個預言,認為所謂先進的生化發明使我們衣食無憂,但摧毀了傳統農耕,“最終會像收割莊稼一樣,一茬一茬地收割掉站喺大地上的所有人們。”

農藥污染已成為我國影響範圍最大的一類有機污染。隨着使用量和使用年數的增加,農藥殘留逐漸增加,呈現點-線-面的立體式空間污染態勢。

15年前,我寫了一篇文章,題目是《從癌症村走向癌症河》。那時候,癌症村已經不算是新聞,可驚的工業污染喺中國大地上造成了無數癌症村。更嚴重的是,癌症村開始從孤立向沿江河流域密集分佈發展。中國700條總長10萬公里的河流,被嚴重污染而不能飲用的河段,按中國的標準,按保守的講法,大約已佔70%以上。另按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公共衛生學院6年前發表的一份報告的話來講,“中國5萬公里主要河流的3/4以上,都已無法讓魚類繼續生存。”污染最嚴重的大遼河、海灤河、淮河以及黃河的相當多河段,已經可以視為癌症河了。癌症河流域癌症品種齊全,食道癌、肝癌、胃癌、肺癌、血癌、腸癌、子宮癌、膀胱癌等應有盡有。還是喺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有的地方年均癌症死亡率竟然高達世界癌症平均死亡率的500倍。

中國公共環境研究中心主任馬軍指出,“要想凈化已滲透到深層的地下水污染需要1千年。”

8年後,也就是2010年,我又寫了篇《中國癌症村包圍城市》。2011年,我追蹤癌症河的文章變得更加聳人聽聞了,題目叫《中國將墮入比癌症村癌症河更加絕望的境地》,預言:“……哺育了中華民族無數世代的母親河,喺短短二三十年間就變成了毒河,癌症河,這真是世界史上揾不到先例的偉大創舉。如果中國的政治經濟制度不發生根本性轉變,換句話講,如果產權清晰的私有制和三權分立、新聞自由等等普世價值仍然喺中國受到排斥,這種從癌症村走向癌症河的趨勢還要加快。現喺活着的這幾代人,一定能親眼看到癌症大河、癌症水系等等更為悲慘絕望的景象。”

當時,我寫下這幾句話還是需要一點膽量。中國之高速崛起已是不爭之事實,國內外頌歌一片,唯獨我是唱黑中國的烏鴉。沒想到,數年後這些聳人聽聞的預言加倍兌現——傅永軍講:“未來十年,中國癌症將現井噴!33%的家庭,將因此耗盡所有積蓄!”馬雲講:“十年以後中國三大癌症將會困擾着每一個家庭”。——無論你高興不高興,中國終於從癌症村走向癌症河、癌症城、癌症國。

其實,從我15年前的預言到現喺傅永軍、馬雲的預言都不能算預言。任何人,只要掌握了一定的事實、數據,划出幾條曲線,都不難看出那些曲線都明白無誤地指向毀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