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保監會主席為何「難產」 還係因為慶親王?

更重要的原因,只怕係項俊波的蓋子掀開後,當局發現問題比預想的嚴重很多,以致換人被暫時擱置。目前披露出來的,項俊波案就與三隻重量級的金融大鱷吳小暉(鄧小平外孫女婿)、肖建華、郭文貴有勾連,而這三人都或多或少有暗道通向「慶親王」家的後花園。

原中共保監會主席項俊波近日被“雙開”,令人不解的係,項俊波從4月9日落馬到現在,已經有5個半月了,何以保監會主席的新人選遲遲不見官方宣布呢?這與早前證監會主席和銀監會主席更替時的無縫連接,形成了很大的反差。

項俊波剛落馬時,即有消息指農行董事長周慕冰將接任保監會主席,但此後未見下文。7月初,又傳王岐山的北京舊部、財稅系統出身的中紀委秘書長楊曉超將接掌保監會,同樣不見動靜。

通常中共高官落馬後,後任在一兩個月之內就會快速補位。原因係中共高官大多係政治任命,就係常講的“外行領導內行”,對不涉及專業要求的官位,找個蘿蔔填上某個坑並不難。

新任命的明顯延滯,多與官位的專業要求高有關聯,當政者要挑一個懂行的人補缺,選擇範圍自然就會收窄很多。項俊波的案例大概屬於這個範疇。

但係即便如此,出現“難產”依然講不過去。

此前較為大眾矚目的“難產”事件,係中石油總經理的更替。廖永遠在2015年3月16日被調查後,直到2016年7月12日,繼任人章建華才到位。期間幕後拉鋸了近1年4個月。

中石油咁大一個盤子,從內部提拔一個人上去有咩難的嗎?

但最終的結果,還係從“外部”的中石化調了一個章建華過去。顯然,在中南海的棋盤推演中,拔出蘿蔔帶出泥,廖永遠的前手下一係年齡太大,一係已沒有一個獲得高層足夠的信任票。

而中石油又係周永康和曾慶紅共同吃飯的“鍋”,兩隻巨型老虎,倒了周還有曾,只能講,動了“慶親王”的奶酪,他死活都不會讓現當權者順順利利地把這個石油大樹連根拔起的。“難產”很大程度上就係高層角力導致的結果。

但係,保監會的情況有所不同,一早傳出的兩個可能的新主席都係外部人。連“空降兵”都打不開降落傘,這係何道理呢?

講到周慕冰,早就有人非議,怎麼又係“農行幫”(項俊波也係從農行董事長升調保監會);至於楊曉超,估計習王陣營的對頭指責王岐山“染指”金融高層人事的反對聲音不會小。

但係,更重要的原因,只怕係項俊波的蓋子掀開後,當局發現問題比預想的嚴重很多,以致換人被暫時擱置。目前披露出來的,項俊波案就與三隻重量級的金融大鱷吳小暉(鄧小平外孫女婿)、肖建華、郭文貴有勾連,而這三人都或多或少有暗道通向“慶親王”家的後花園。

當然,“難產”歸難產,孩子總係要生出來的。除非當局想讓保監會“絕後”,但畢竟“一行三會”(央行、銀監、證監、保監)係同一個“金融蛋”孵出來的,目前還沒有明顯跡象表明,當局要把這隻“金融蛋”徹底打破,重新換蛋,孵化個新東西出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