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經濟缺失的一塊——消費者信用評級

中國雖然已經係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卻沒有一項得到普遍認可的信用評價系統來衡量快速壯大的中產階級的信用。缺乏普遍認可的信用標準抑制了中國消費者的借款增速,並阻礙了大約5億潛在借款人獲得信貸。

特拉維夫心理學家Saul Fine過去常常幫助以色列軍方開發士兵性格及誠信測試。現在他正在幫助一家小型中國金融科技公司對消費者信用資質進行測試。

Fine與北京凡普信貸(Finup Credit Co.)的工作係在填補中國的一項空白。中國雖然已經係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但卻沒有一項得到普遍認可的信用評價系統來衡量快速壯大的中產階級的信用。中國中產階級的薪水越來越高,對消費品的渴求越來越大,但他們的信用記錄極少,甚至根本沒有。

中國家庭債務正在迅速增長,自2013年以來每年都超過了整體信貸增速,並在今年第二季度末達到人民幣38萬億元(約合5.7萬億美元)。但以全球標準看,中國家庭債務水平仍相對較低,約為GDP的44%。而且缺乏普遍認可的信用標準抑制了消費者借款增速,並阻礙了大約5億潛在借款人獲得信貸。

在中國政府試圖以消費支出提振經濟增長之際,這對中國經濟而言唔係一件好事。而且鑒於多數消費者無法從國有銀行獲得貸款,大量網上貸款機構應運而生,以填補國有銀行留下的空白,在這種情況下,監管機構表示,為了防範大面積違約的風險,建立一套可行的信用評分系統變得越來越重要。

近三年來中國央行一直在嘗試建立自己的個人信用評分系統,但中國官員尚未沒有建立一個切實可行的系統。在美國佔據主導地位的徵信系統係由數據公司費埃哲公司(Fair Isaac Corporation)在1989年創辦的FICO。

科技巨頭螞蟻金融服務集團(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簡稱:螞蟻金服)、騰訊控股(Tencent Holdings Ltd.,0700.HK)及其他啲中小公司正在開發自己的信用評估系統。在螞蟻金服推出其名為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的個人信用評分系統兩年之後,騰訊也在今年8月份對該公司的個人徵信系統進行了測試。螞蟻金服係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集團(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關聯公司。

但其中沒有任何一個信用評分項目成為一個全國銀行和借貸機構廣泛採納和信任的單一標準。批評人士稱,啲信用評分項目並非係真正為了對個人的信用狀況進行評估,其設計初衷主要係為了吸引消費者使用電子商務網站,消費者的信用評分越高,他們在這些網站上得到的折扣就越大。

網貸平台信而富(China Rapid Finance Ltd.)的首席執行長王征宇(Zane Wang)稱,這些公司有大量的消費者行為數據可以挖掘,但對於一個人係否信用良好以及信用資質達到何種程度這一基本問題卻沒有答案。

此前在世界銀行集團(World Bank Group)擔任金融基礎設施顧問的Tony Lythgoe稱,FICO背後的公司從事此項工作已經50多年,FICO與眾不同的地方在於其獲得的信任,這係中國公司不具備的。

Lythgoe表示,他唔係特別擔憂Equifax不久前的大規模數據泄露事件。Equifax係美國大型信用報告公司之一。Lythgoe稱,以這家公司引人注意的程度,他認為數據泄露係不可避免的。他講,諷刺的係,該領域嗰啲老牌企業與眾不同的一點就在於它們的透明度,如果類似的事情發生在中國,大家還能否咁快知曉,這一點他就不確定了。

中國監管機構在2015年1月份邀請螞蟻金服和騰訊等八家公司設計一個“社會信用”體系的商業部分。中國政府已表示,希望在2020年之前將這個信用體系推廣到全國。該系統將為每個人打分,其依據係財務和社會兩方面的活動,包括貸款償還、購物習慣、志願者行動等等,分數將影響信貸以及各種政府服務的獲得。

不過到目前為止,還沒有公司獲得開發該系統商業部分的授權。

中國央行徵信局局長萬存知在4月份時表示,還無法把牌照發出去,因為八家進行個人徵信開業準備的機構尚無一家合格。中國央行未回應記者置評請求。

鋪平道路?

監管部門在3月份時設立了一個名為網聯的新清算機構,以此將線上支付的處理集中化。分析師稱,這家由政府控制的機構將讓支付平台共享交易信息,由此或可為全國性的徵信系統鋪平道路。

與此同時,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Sesame Credit)已在競爭者中搶佔先機。芝麻信用在2015年推出,通過對消費者的電商活動及線上行為相關數據進行挖掘,得出消費者的信用評分,消費者可以在支付寶(Alipay)上看到自己的評分。評分較高的消費者可獲得一系列優惠措施,比如在某些酒店可以不用支付押金,或係可以在北京首都機場加快自己的安檢程序。

一名知情人士稱,騰訊在8月初完成了其信用評分系統的測試,不過該公司採取了更為謹慎的做法。相比關注電商活動,騰訊的信用評分更多基於用戶的社交媒體互動。上述知情人士稱,對於這個系統得出的評分係否較其他系統更加可靠,騰訊內部並沒有確定的睇法。

在北京和上海等大城市有小型的徵信機構,但這些機構一直沒咩影響力,而且也無法接觸到借款者的財務數據。據奧緯諮詢(Oliver Wyman),此類機構的覆蓋面只佔中國借款人的三分之一,相比之下,美國徵信機構的覆蓋率達90%。

準確性擔憂

啲專家對中國用來生成信用評分的數據的準確性和隱私保護感到擔憂,此外,中國也缺乏一個對評分進行質疑和矯正的清晰程序。

Lythgoe稱,沒有對模型的獨立驗證,或對相關數據的質疑權和處理程序,中國公民有可能受到不當歧視。

但放貸機構、借款人和信用評分開發機構都在推進相關工作。

舊年11月,凡普信貸首席執行長劉琦在紐約的一個行業會議上與Fine成了朋友。劉琦認為,Fine係打開中國市場的一把鑰匙。

今年5月,凡普信貸發佈了Fine設計的測試,讓客戶有辦法評估借貸者違約的可能性。劉琦講,他們注意到了各種支付平台進行的工作,但同時也在開發自己的方法。

52歲的上海公務員Cai Kaining今年早些時候想申請一筆貸款裝修房子,於是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機。為了獲得人民幣11萬元(合1.65萬美元)的貸款,他跟凡普信貸的一名代表見了面,並花10分鐘填寫了Fine設計的問卷。

Cai講,他甚至都不確定要唔好貸款,但這個太方便了,於是就申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