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金正恩核威脅全球緊張韓國人竟不當回事?

凌晨一點,首爾街頭。摩天大廈燈火通明,五彩霓虹繽紛閃爍。韓國人三五成群、有說有笑地去吃燒烤、喝老酒。 這裡距離全世界最危險的邊界只有35英里!此時此刻,這些韓國人心裏顯然沒有考慮這一點。

凌晨一點,首爾街頭。摩天大廈燈火通明,五彩霓虹繽紛閃爍。韓國人三五成群、有說有笑地去吃燒烤、喝老酒。

這裡距離全世界最危險的邊界只有35英里!此時此刻,這些韓國人心裏顯然沒有考慮這一點。

依我看,這是目前韓國氛圍、韓國人心態中最值得注意的一點。在這裡,看不到困擾其他一些國家的那種恐懼陰影。韓國人知道有威脅、承認有威脅,但是他們已經與威脅共存好長時間了。

朝鮮和韓國之間的衝突並不是新生事物。從技術層面來看,兩國仍然處於戰爭狀態,只不過是停火了而已。

在首爾,人們對朝鮮威脅的反應通常可以按代溝來劃分。對那些沒有半島戰爭記憶的年輕一代來說,朝鮮更像是一個抽象的威脅:既然看不見,對日常生活也沒影響,他們就不會浪費太多的時間去擔心。

朝鮮半島是一個充滿對立的地方。僅僅過去幾十年間,韓國就走出戰爭留下的一片廢墟,成為亞洲第四大經濟體系。

就算時間已經過午夜,三星總部大廈一半的樓層都亮着燈,人們還在伏案工作。韓國的繁榮來自韓國人的刻苦和勤奮。

最近幾年,韓流紅遍亞洲。首爾時尚的江南區,五彩繽紛的各色塑像隨處可見,致敬韓流音樂。

 captionAivan說,確實有點擔心

音樂人Aivan就要推出首張專輯了。他說,“我只能這麼說,韓國人有些麻木了。這樣的緊張、這樣的爭論,他們經歷過太多、太多次了......習慣了。”

他說,"人們應該更多一點害怕。朝鮮、美國的緊張一天一天越來越嚴重,確實挺擔心的。但與此同時,那些住在這兒的人,並不覺得危險有那麼大、真有那麼嚴重。'

 李晛瑞是脫北者

但是對於某些人來說,和北部關係緊張總是讓他們非常不安。

李晛瑞(Hyeonseo Lee)生長在朝鮮,1977年18歲時逃入中國,在那裡藏了10年。現在她在首爾定居,但還是總擔心自己的安全。

她說,"他們恨我,他們想除掉我。我的生命可以瞬間結束......每次在街上看都警車我都非常害怕,以為他們來抓我了。"

她寫了一本書,叫做《有七個名字的女孩》,講述她脫北以來的經歷:她曾七次改名隱藏身份。她說,脫北者在中國的經歷也充滿風險。就連現在,中國政府仍然在遣返脫北者。

李晛瑞說,"我不是什麼朝鮮高官,但是脫北者會講英語的非常有限。我覺得自己有義務告訴世界朝鮮人生活的真實一面。"

沿着韓朝邊界驅車,聽到韓國軍隊打靶的沉悶槍聲、北方傳回的一陣陣槍聲,兩個世界彷彿在對撞。

拿出手機迅速看了一下地圖app,上面顯示的是一大片毫無特色的空地。沒有公路,沒有城鎮,這裡發生的一切,都是秘密的、陰暗的。

自由橋。每天都會有人來到這裡,繫上彩色緞帶、小旗子、貼上字條。仔細看一看,留言的主題大都是關於友好、和平、統一的。

 吳先生仍然覺得自己很幸運

我來到距離非軍事區最近的小村。小村距離鐵絲網只有3英里。村民有特許,可以在非軍事區內耕種。其中一位是77歲高齡、精神矍鑠的吳先生。

吳先生給我看,一次他不幸踩上地雷,右腳全部五個腳趾被炸飛。

他向我們描述了當時的那一幕。先是聽到一聲巨響,低頭一看,腿被炸爛了。就算那樣,吳先生仍然覺得自己很幸運。他們村裡共有九個人踩到過地雷,活下來的只有他一個。

村裡專門修建的防空洞

在首爾,地鐵站、居民樓的地下室兼做防空洞。但是在村裡有一個專門修建的防空洞,很新、很乾凈,地下兩層深,門20厘米厚。

防空洞的一角是一排架子,上面整整齊齊地擺放着一個個透明的塑料盒,裏面裝的是嶄新的防毒面具、鎚子、急救藥品、手電和哨子。一旦發生緊急情況,村民隨時可以使用。

這些東西看上去好像從來沒有人碰過一樣。我不禁問道,你們演習過嗎?全村人都來、裝的下嗎?負責管理防空洞的村民李先生承認,"我們還沒搞過全村人都進防空洞的演習,但修的時候應該規劃好了,能承下。如果需要(用緊急用品)的話,牆上有說明。"

他們如此缺少緊迫感,是不是說明其他地方那種朝鮮半島立刻就要打仗的威脅論是誇大其詞了呢?李先生回答說,"我們確實也擔心。就在上星期,城裡還派人來檢查過我們。"

但是,許多分析人士認為,平壤的眼光其實是對準了比韓國更遠、更大的目標。

前不久,英國的國防大臣法倫(Michael Fallon)在BBC星期日早間播出的新聞訪談節目上說,別忘了,倫敦離平壤比洛杉磯離平壤還要近。他說,"這(朝鮮危機)和我們也有關。"

這一點沒錯。但是或許更多只是外交層面的,而不是成為朝鮮的打擊目標。

我和韓國記者金俊貞(Jungeun Kim)提到這件事,她好像很吃驚。她說,"他懂不懂自己在說什麼?我根本想不起來金正恩什麼時候威脅過英國。金正恩是和美國有過節。"

這一點根本不用懷疑。

我在梨泰院(Itaewon,首爾的一個區)問一個美國士兵,他對眼下的威脅怎麼看?他感覺安全嗎?他回答說,"是的,很安全。我甚至把家人都帶來了。"

我接着問他,你怎麼看特朗普總統對朝鮮半島危機的處理呢?他的回答短平快、但很尖銳:"他?像是個大傻瓜。"

找到持同一論點的其他人或許並不難。至於對朝鮮領導人,應該也有不少人看法同樣尖銳。

特朗普和金正恩,韓朝邊界這裡的大多數韓國人認為,僵局怎樣發展、怎樣收場,更多取決於後者的行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BBC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