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黨代會百年演變 中共開會大有名堂?走秀大舞台?

陳破空認為,中共黨代會的實質是,給不合法的程序加以合法的包裝,給不合法的權力披上合法的外衣。歷屆黨的代表大會,尤其最近幾屆,猶如一個走秀大舞台,經過事先的精心編劇和導演,各類道具全部到位,各類演員進入角色,演群眾的正襟危坐,演領導的沐猴而冠,各自傾情演出,且滴水不漏,完成一部大型舞台劇,也完成一次權力加冕的儀式。

中共即將舉行十九大,從人事變動,媒體造勢,民間控制,都可以看出,這次黨代會對當局具有極大的重要性。中國的高層政治運作,普遍被認為是幕後操作和黑箱作業,那麼為何執政黨還需要黨代會來樹立其人事安排和路線方針的合法性?回顧近百年來,中共已經舉行了十八屆黨代會。喺這近百年的演變中,中共如何發展出一套體制,來確保最高領導人對黨代會具有最大限度的控制,避免大會“出狀況”?

參加討論的三位嘉賓是:中共黨史學者、《晚年周恩來》一書的作者高文謙先生;香港“開放”雜誌總編金鐘先生;政論作家,時局分析人士陳破空先生。

高文謙表示,中共是黨國體制,按照黨章規定,黨代會是最高權力機構,任務是兩個:選舉最高領導層,決定大政方針。實際運作完全顛倒過來,台前幕後兩套戲碼,中共高層極少數人密室策劃的交易強加給黨代會,操弄選舉,然後再挾中央以令全黨、全國。黨代會的實質是偽民主的遮羞布、合法性的橡皮圖章。

高文謙講,毛鄧習大權喺握還要操控黨代會,有兩個原因:一是要解決權力合法性來源,因為黨天下並唔係皇權世襲王朝。中共搞獨裁專制,需要通過黨代會的形式,披一件“民主”外衣。毛晚年獨斷專行,都不敢講是毛家天下,只能講共產黨天下。另一個原因是黨代會是權力再分配的機會,需要由黨代會為現任領導人背書。林彪講毛“最大的憂慮是喺表決時能否佔有多數”,道出了毛的心態——既需要黨代會蓋橡皮圖章,又擔心失控,因為毛鄧乃至習畢竟是要黨代會授權的。實際上,貪戀權力的人,無論是毛鄧還是習,都希望永遠不開黨代會先至好,只要不開大會,佢們就可以挾中央以令全黨。

金鐘表示,中共的黨代表大會,與民主國家的議會不同,根本唔係一個討論的、決策的大會,而是按照事先的安排走過場,是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是黨的領導人和獨裁者手中的裝飾品。

金鐘講,從黨代會的歷史看,從一大到六大是革命的時期,是一年一次;從毛時代的七大開始,佢掌權的時間長達40年,卻平均只有10年先至開一次會議,所以毛是看不起黨代會的,沒有規矩沒有法度沒有遊戲規則,所以就變成了佢的獨裁統治。鄧喺位20年開會4次,把大會制度化了。1956年的八大是最有意義的、最像樣子的會,把毛的階級鬥爭去掉了,這是很有突破性的。直到今天,黨代會沒有一次能夠再超過八大。

金鐘講,既然把中共黨代會當作秀場,要操控這個會場的話是易如反掌,尤其是喺毛澤東的獨裁統治建立之後,沒有人敢當佢的面提出質疑,黨內一點爭論和民主的氣氛都沒有。只有八大做得是最好的,當時會議內容以大會發言為主。大會發言和今天給代表發簡報的做法不同,有了大會發言之後,氣氛完全不同。當今黨代大會最大的損失就是取消了大會發言。

陳破空認為,中共黨代會的實質是,給不合法的程序加以合法的包裝,給不合法的權力披上合法的外衣。歷屆黨的代表大會,尤其最近幾屆,猶如一個走秀大舞台,經過事先的精心編劇和導演,各類道具全部到位,各類演員進入角色,演群眾的正襟危坐,演領導的沐猴而冠,各自傾情演出,且滴水不漏,完成一部大型舞台劇,也完成一次權力加冕的儀式。

陳破空講,中共歷屆黨代會,修改黨章,確立黨的路線和方向,但這並非主線,真正的主線,是人事安排、權力鬥爭、權力重組。這條主線,從七大開始,沿襲至今。中共一大到六大,以事論事,主題相對明確,內容相對嚴肅,有正事可做。七大開始,風氣陡變,以最高領導人的權力為中心,演戲的成分大於解決實質問題。中共八大,受批判斯大林的蘇共二十大影響,黨內民主一度達到很高程度。之後,卻走回頭路,黨的領導人越來越獨斷專行,黨代會淪為橡皮圖章。六四事件之後,中共的黨代會,更是搞形式、走過場,成為掩飾激烈權力鬥爭的豪華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