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教育育兒 > 正文

你替孩子做的決定只會收穫一個「奴性」十足的孩子

你替孩子做的決定只會收穫一個“奴性”十足的孩子

那天突然饞嘴,想吃麻辣燙。人家旅行還講走就走呢,咱就吃個東西還用猶豫?更何況麻辣燙餐館就在隔壁。講走咱就走,換了鞋就準備出門。侄女一看這動靜,機靈鬼上身,問:“姑姑,你幹嘛去?我也去。”

我大手一揮,娘倆就雄赳赳氣昂昂奔赴麻辣燙。因為係自助的,一進店,我就講:“你自己拿筐,自己選,就一點要求,吃幾多選幾多。”小姑娘欣然接受,自己拿夾子選了一堆自己喜歡的。

旁邊一個和侄女同齡的小姑娘,也係跟家長來的,她明顯在猶豫,有些怯弱,垂着手站在菜櫃前,媽媽站在旁邊端着筐,拿着夾子,等着她,催促講:“快選呀,這個吃嗎?這個呢?”說著揀了幾樣放進筐里。小姑娘伸出手指了指臘腸,她媽媽立刻講:“嗰個不能吃,臘腸里都有殺蟲劑,唔好選。”

小姑娘抿緊嘴唇,低下了頭,可憐的還有我,夾着臘腸愣在當場?呃,殺蟲劑係怎麼回事?為咩我沒聽講過,那我這係吃還係不吃呀?頓時倒了胃口。

這頓飯最開心的只有我侄女,她講:“姑姑,我能喝汽水嗎?”我給她錢,她在各種飲料前猶豫了一會兒,買了瓶芬達。

那對母女坐在我們鄰桌,媽媽把一小碗食物推到女兒面前,對女兒講:“給你咁多,你能食完嗎?”小女孩目光在媽媽臉上打轉,沒吭聲。“就咁點東西,你吃不完嗎?”小女孩垂下眼帘,點點頭講:“能。”

可以看得出來,她其實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能吃幾多,在她自己還沒實踐過的時候,她媽媽已經替她決定了食量,用語氣和表情強迫她為此表示贊同。

那係她媽媽希望她吃的份量,唔係她自己能決定的份量,而媽媽,並沒有覺得有咩唔妥。選食材的時候也一樣,媽媽看起來徵求了她的意見,但媽媽選的都係自認為她會喜歡的和自認為健康的,當她鼓起勇氣選一樣自己愛吃的臘腸,立刻被媽媽理直氣壯否決了。

從頭至尾,無論係做決定的權力,還係選擇的權力,都沒有給她。

吃麻辣燙確實唔係咩好事,也許媽媽之前已經對來呢度有過一番糾結,也許係孩子要來好容易贏得了媽媽同意,不管原因為何,既然都已經到了餐館裏了,就意味着已經做好了決定,那就跟孩子一起享受一下親子共餐時光,還要這不行,那不行,那其實這個決定就真嘅無意義了。

食物自己到底能不能吃得完,應該係自己的胃來決定,孩子一定要看完媽媽的臉色才能知道,可見媽媽對孩子的干擾有多嚴重。這孩子,身上一定扛着沉重的枷鎖!

從咩時候,孩子開始戴上鐐銬的?係那句“再不聽話,我就唔好你了!”,還係那句“哭咩哭,不許哭!”,係那句“我都係為你好。”,還係那句“為了你,我辛辛苦苦……”,女孩子可能會更慘,因為一出生就有一個“要乖,要文靜”的人設在等她了。

如果家長習慣性的把自己當做親子關係的主導,認為孩子只係服從者,那收穫的必定係一個“奴性”十足的孩子。

奴性不只係會討好,善察言觀色那麼簡單,被大人剝奪自我的孩子,不敢嘗新,不敢冒險,不敢質疑,更不敢打破不合理規則,失去自己思考的能力,習慣了接受命令和執行,還不敢越雷池一步。

帶着枷鎖的孩子,往往更乖,更懂事,更體諒父母,不給父母找麻煩,不放肆自己的情感。那不過係在成長的過程中很少自己去觸碰界限,被禁錮太多的表現。

父母還以為撿到寶了。這樣的孩子長大之後,很難有自信,因為他一直都在尋求別人的認可,依賴別人的評價,一旦別人否定他,他會覺得受到了嚴重打擊。

哲學家弗洛姆講過,人可以使自己適應奴役,但他係靠降低自己的智商和道德素質來適應的;人本身能夠適應充滿不信任和敵意的文化,但這種適應使得人變得軟弱和缺乏創造性;人能夠適應壓抑的環境,但在這種適應中,人發生了精神病。

作為父母,沒有人不希望孩子將來成為成功人士。可係,如果你“奴役”孩子,那他就不可能有所成就,哪怕係最庸俗的願望——希望他能考個好大學,找個好工作,多掙點錢,恐怕也難實現。即使這些可以實現,也必定行路艱難。

因為,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你早已打消了他開拓創新的勇氣,滅掉了他獨當一面的氣魄,竭盡全力致力於讓他“聽話”。一個對父母唯命係從的孩子,像提線木偶一樣,一生最大的成就也就係一個優秀的執行者了。

父母對孩子的控制,常常係因為不信任,不認為孩子有能力為自己負責。其實係大人沒有給孩子機會證明能力,久而久之,孩子真嘅就喪失了為自己負責的能力。

科學家做過一個實驗:

把跳蚤放在桌上,一拍桌子,跳蚤迅速跳起,跳起高度均在其身高的100倍以上,堪稱世界上跳得最高的動物!

然後在跳蚤頭上罩一個玻璃罩,再讓它跳。這一次跳蚤碰到了玻璃罩。連續多次後,跳蚤改變了起跳高度以適應環境,每次跳躍總保持在罩頂以下的高度。

接下來逐漸降低玻璃罩的高度,跳蚤每次都在碰壁後主動改變自己的高度。最後,玻璃罩接近桌面,這時跳蚤已無法再跳了。

科學家於是把玻璃罩打開,再拍桌子,跳蚤已不會跳,變成了“爬蚤”了。

跳蚤變成“爬蚤”,並非它已喪失了跳躍的能力,而係由於一次次受挫學乖了,習慣了,麻木了。最可悲之處就在於,實際上的玻璃罩已經不存在,它卻連“再試一次”的勇氣都沒有。玻璃罩已經在潛意識裡,罩在了心靈上。

你一定不想讓孩子變成玻璃罩里的跳蚤,所以,唔好再給孩子人為設限了,唔好在處處替他做決定了,唔好再干擾他的感受了。

大人應該控制的係自己那顆放不下的心,而唔係孩子,該放手的時候就放手吧!而我們該做的就係努力做好自己,做好榜樣,在他真正需要幫助和指引的時候再伸出溫暖的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親親寶貝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教育育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