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陽謀」唔係1957年先至出現的

喺人們的印象中,似乎「陽謀」只是毛澤東喺1957年隨口發明的一個概念。事實上,「陽謀」話語由來已久,毛澤東早喺延安的時候,就開始用了——喺蕭軍1940年代的日記里就有記錄。

“陽謀”一詞為世人所知,是喺1957年的“反右”運動期間。1957年7月1日《人民日報》發表了毛澤東撰寫的社論《文匯報的資產階級方嚮應當批判》。此文對反“右派”鬥爭的基本策略作了講明,並稱之為“陽謀”:“喺一個期間內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見,對錯誤意見不作反批評,是錯了嗎?本報及一切黨報,喺五月八日至六月七日這個期間,執行了中共中央的指示,正是這樣做的。其目的是讓魑魅魍魎,牛鬼蛇神‘大鳴大放’,讓毒草大長特長,使人民看見,大吃一驚,原來世界上還有這些東西,以便動手殲滅這些醜類。就是講,共產黨看出了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這一場階級鬥爭是不可避免的。讓資產階級及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發動這一場戰爭,報紙喺一個期間內,不登或少登正面意見,對資產階級反動右派的猖狂進攻不予回擊,一切整風的機關學校的黨組織,對於這種猖狂進攻喺一個時期內也一概不予回擊,使群眾看得清清楚楚,乜嘢人的批評是善意的,乜嘢人的所謂批評是惡意的,從而聚集力量,等待時機成熟,實行反擊。有人講,這是陰謀。我們講,這是陽謀。因為事先告訴了敵人:牛鬼蛇神只有讓它們出籠,先至好殲滅它們,毒草只有讓它們出土,先至便於鋤掉。”(《毛澤東選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77年版,第436—437頁)將正常的善意的批評行為,當作“惡意”的“猖狂進攻”;將提批評意見的人,當作“醜類”、“魑魅魍魎”、“牛鬼蛇神”、“毒草”甚至“敵人”;將意見各有不同的人的社會對話活動,當作“一場戰爭”,動用國家權力,利用公共資源,大動干戈地進行圍攻和“殲滅”。這種行為,不僅給全社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而且嚴重地破壞了執政黨的形象。

喺人們的印象中,似乎“陽謀”只是毛澤東喺1957年隨口發明的一個概念。事實上,“陽謀”話語由來已久,毛澤東早喺延安的時候,就開始用了——喺蕭軍1940年代的日記里就有記錄。

1942年1月1日下午,蕭軍去揾毛澤東聊天。毛告訴佢:“我向國民黨的聯絡官講了:‘你們看出些乜嘢了嗎?共產黨並沒有陰謀,只有陽謀,我下了命令了,如果何應欽不反共,我們也不反佢,佢反我們就反,佢停我們就停。’”(《蕭軍全集》,華夏出版社2008年版,第18卷,第537頁)喺同年5月10日的日記中,佢這樣寫道:“毛是一個喜歡喺不意中給人一個釘子碰的,佢喜歡用暗示的方法,謙虛的形式,這也就是佢的戰法和處事做人的方法:先引敵深入,而後包圍之,一般人是易於失敗的。”(同上,第623頁)蕭軍這樣概括佢所觀察到的毛澤東的性格:“佢是愛趣味的,自得其樂,有些農民頑固性……佢有點孩子脾氣,有點弄聰明和幽默的脾氣,有點沾沾自信的脾氣。……佢是愛稱讚,鼓勵,驚泄氣的人。”(同上,第643頁)這幾段話講明,早喺上世紀40年代,“陽謀”就進入了毛的政治思維和話語系統,就成了佢的一種“鬥爭方法”,而且,這種方法是與佢的性格是有些關係的。

延安時期,王明曾經是毛澤東奪取最高權力的最大障礙。王明曾批評毛澤東利用“整風”搞“陰謀”——奪取最高權力;毛澤東便喺反駁王明之時,順勢仿造了“陽謀”這樣一個詞。1949年3月13日,喺與王明的權力鬥爭中獲勝之後,毛澤東喺《喺中共七屆二中全會上的總結》中講:“整風運動提高了同志們的嗅覺,縮小了教條主義的市場。有人講,這是陰謀,是要取而代之。其實,這唔係陰謀,而是陽謀,也是要取而代之。”(《毛澤東文集》第五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第264頁)呢度的“有人講”就是“王明講”。據王明的《中共50年》,毛澤東的原話是這樣講的:“用王明的話來講,整風運動是一種陰謀。我講,這唔係陰謀,而是‘陽謀’。我當時公開講過,我諗取代王明的地位,並把這寫進了《關於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將來我還要寫歷史。怎麼能講這都是陰謀呢?我認為,所有這些統統都是陽謀。”(王明:《中共50年》,東方出版社2004年版,第160頁)

總之,“陽謀思維”和“陽謀理論”唔係喺1957年先至“橫空出世”的,而是經過了較長時期的發展過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2013年第3期《炎黃春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