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秘聞:胡耀邦背後稱華國鋒為大草包

當年鄧小平並不敢動華國鋒。鄧小平給華國鋒連寫兩封效忠信,內心裏充滿了對華國鋒的佩服。那麼,鄧小平是怎麼突然長出了幹掉華國鋒的豹子膽了的?潤濤閻通過對那段歷史的研究發現:玩弄華國鋒的唔係鄧小平,而是胡耀邦!

華國鋒與葉劍英、胡耀邦

胡耀邦是怎麼玩華國鋒的

歷史的資料表明,當年鄧小平並不敢動華國鋒。華國鋒一舉粉碎四人幫,就連葉劍英都認為華國鋒絕唔係窩囊廢。鄧小平給華國鋒連寫兩封效忠信,內心裏充滿了對華國鋒的佩服。那麼,鄧小平是怎麼突然長出了幹掉華國鋒的豹子膽了的?潤濤閻通過對那段歷史的研究發現:玩弄華國鋒的唔係鄧小平,而是胡耀邦!

起初,葉劍英的幕僚喺毛澤東死的當時建議葉劍英接近華國鋒。葉劍英講佢不了解華國鋒這個人,無法去溝通。華國鋒言語不多,屬於低調行事的人。當時的老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們對華國鋒都不了解,其中當然也包括鄧小平。但有一人非常了解華國鋒,佢就是胡耀邦。

1962年,毛澤東派胡耀邦到湖南。喺嗰度,胡耀邦跟華國鋒共事一年半。喺那段時間裏,二人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華國鋒認為胡耀邦是爽朗性格靠得住的人;胡耀邦知道華國鋒是個厚道老實人。

華國鋒當權後便想到了當年好友胡耀邦,讓佢當有實權的中央組織部長。組織大權就交給了老朋友。胡耀邦當上組織部長第一件事情就是落實華國鋒撥亂反正的指示,此時胡耀邦想到了薄一波。薄一波是文革中六十一叛徒集團案中活着的最高人物。胡耀邦認為,薄一波是有能力的,把佢解放出來,就等於是薄一波的恩人了。叛徒集團案對薄一波來講如同壓喺身上的磐石。

胡耀邦見了鄧小平,看到鄧小平有調動軍隊打越南奪了葉劍英實際軍權的喜悅,也有不得不給毛主席的接班人華國鋒賣命的苦衷。胡耀邦想起當年跟鄧小平共事的歲月,那是鄧小平復出後與時任科學院黨委書記的胡耀邦一起搞了個“彙報提綱”而共同挨整的過程。毛澤東最後一次打倒鄧小平時給佢的罪狀之一就是“三項指示為綱”其中之一就是“彙報提綱”而這個“彙報提綱”唔係鄧小平搞的,而是胡耀邦搞的。這就使佢倆成了患難與共時經歷了考驗的戰友了。

鄧小平突然想起了胡耀邦當年曾經跟華國鋒共過事,便問及華國鋒其人。胡耀邦告訴鄧小平,華國鋒忠厚老實,講穿了就是個大草包。鄧小平聽後吃驚不已,覺得胡耀邦看人不準,也就沒再細究。

胡耀邦知道,鄧小平想讓華國鋒當傀儡但不知道華國鋒是否肯交權。胡耀邦認為,鄧小平老了,又想改變毛澤東的終身制搞年輕化,又想實際掌權,那必然是太上皇了。華國鋒肯定會願意當鄧小平的傀儡的。問題是,自己比華國鋒年齡還大,不可能有作為了,只能當個組織部長了。想到當年與華國鋒共事時,怎麼自己的心眼也比佢多多了呀,怎麼會讓佢當主席,自己當部長?鄧小平能甘心,我胡耀邦不甘心啊。既生瑜何生亮!糟糕的是:我是瑜而佢根本就唔係亮啊。鼠可忍,獅不可忍!

喺中央政治局開會的時候,胡耀邦突然給華國鋒提點小意見。就像溫水煮青蛙,一點點加溫。華國鋒一開始以為是朋友之間的互相提意見,便沒有吭聲。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嗎。何況自己提出要搞黨內民主,不能搞一言堂了。可是,鄧小平立刻認同了胡耀邦跟自己講過的話,連陳雲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立刻發現華國鋒唔係個英明領袖。要是真的英明,當即給胡耀邦一個怒喝,大家都會跟着華主席對胡耀邦搞突然襲擊無理取鬧猛烈抨擊。這可是效忠的好機會呀。然而,好面子的華國鋒錯過了這個機會,讓猛虎們知道了華國鋒就是一頭竄到貴州的驢。

古人都講天上龍肉最香,地上驢肉最嫩。

鄧小平本來還喺考慮如何讓華國鋒當傀儡呢,胡耀邦都不認同了。鄧小平想了想,讓華國鋒當傀儡,以後麻煩還是有的。那就是自己就成了“挾天子以令諸侯”的曹操了。華國鋒的權力畢竟唔係自己給的,而是毛主席給的。這跟漢獻帝與曹操的關係一模一樣。還不如乾脆卸磨殺驢,把這驢肉分着食咗算了。那就讓胡耀邦干吧,畢竟胡耀邦聽話多了。

鄧小平的想法與陳雲的想法似乎心有靈謀,還沒講出來呢,倆人立刻一點即通。這樣,按照鄧小平的安排,驢肉分三塊:頭部(指揮黨的槍杆子——軍委主席)由鄧小平吃;肚子(黨中央主席)由胡耀邦吃;四條大腿(國務院總理)由趙紫陽吃。剩下的,就一馬勺燴了,讓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喝湯,按照劉邦把項羽老爹活蒸了後劉邦也要喝一碗老爹的肉湯的講法,那叫“分一杯羹。”

這樣,中南海內外日頭互相串聯,互通情報;晚上燈火通明,暗潮洶湧。胡耀邦出頭幹掉華國鋒的組織工作、宣傳工作按部就班地進行着。首先,要清君側。

鄧小平此時便安撫華國鋒,講我是支持你的,但汪東興不行,紀登奎不行,吳德不行,這些人要下去。華國鋒此時知道清君側後自己也許會大權旁落,回家練毛筆字去,但考慮到跟鄧小平對抗,唯有啟用汪東興宮廷政變方式。

吳德陳錫聯等人如同熱鍋上的螞蟻,惶惶然去揾汪東興,講這樣下去,不僅我們都完了,華國鋒也會被幹掉的!汪東興不以為然,告訴吳德佢們講,華主席關鍵時刻有魄力力挽狂瀾,你們就等着好消息吧。毛主席不會看走眼的,這個世界上沒有人甘願把到手的權力讓出來的。再講了,華主席要是個窩囊廢,佢也逮捕不了四人幫啊。葉劍英自己親自講的,逮捕四人幫這事,葉帥佢不敢幹,鄧小平也不敢幹。

汪東興此時以為,鄧小平還喺北京,還喺北京衛戍區中央保衛局的監控範圍內。只要華主席一聲令下,汪東興吳德聯手就把佢給幹掉了。那麼多“篡黨奪權”“搞陰謀詭計”的罪證,還不好揾?哪條不違反黨章不違反國法?至於後事的講法,那怎麼講都成。歷史是強者講了算。

這個道理華國鋒是清楚的,但佢自己要反覆考慮,喺北京幹掉鄧小平,此時已晚,無法向全國人民交待。而且,北京以外的各大軍區司令員都唔係自己的人,都聽鄧小平的指揮。這樣,殺掉鄧小平後內戰打起來的可能性非常之大。華國鋒便決定以犧牲自己的權力甚至生命來換取國家不打內戰。當鄧小平讓華國鋒手下的幹將們包括汪東興吳德下台時,華國鋒沒有阻攔。汪東興預測的事情沒有發生。佢們感到華國鋒出賣了佢們而換取自己給鄧小平當傀儡的籌碼。連陳永貴都看不起華國鋒了,罵佢丟卒保帥太缺德。

然而,事情的根本是鄧小平對提拔佢的葉劍英恩將仇報。這是葉劍英本人也萬沒想到的。沒有了葉劍英的軍權護駕,華國鋒只好交權,因為鄧小平知道華國鋒不會為了個人權力而打內戰的。打內戰結局必然是魚死網破。打完越南以後,華國鋒再想幹掉鄧小平已經太晚了。即使幹掉了,魚死網破,內戰打完後,華國鋒汪東興吳德只能是遭到清算。

此時的葉劍英只能考慮自己的後果了。佢不能跟華國鋒一起滅亡,便自保,配合鄧小平搞掉華國鋒的台柱子。

事情安排好了,華國鋒的台柱子汪東興吳德紀登奎都下去了。然後告訴華國鋒,讓佢交權。葉劍英喺電話里告訴華國鋒,只有和平交權先至是上策。看到葉劍英出賣了自己,華國鋒只好認栽了。胡耀邦讓趙紫陽陪同宴請恩人加好友加同事華國鋒,喺酒桌上跟佢講,讓佢合作。因為開中央全會還是要華國鋒主持的,否則就是政變性質了。幹掉英明領袖華主席,那時的全國人民是不答應的。北京天安門廣場鬧事是可能的。

華國鋒參加了胡耀邦的宴請,佢想告訴胡耀邦:你別高興的太早。

華國鋒趁着酒興,佢講:“你兩個,加上鄧小平,等於我一個。”

胡耀邦聽出了華國鋒的意思,看來不需要直接告訴佢這頓酒席的含義了,華國鋒全明白了。但只好打岔講:“我和紫陽加起來,還比不上你呢。”佢倒沒敢講鄧小平同志也比不上華國鋒。畢竟言多語失,酒後的話唔係鬧着玩的。邊個知道以後趙紫陽怎麼跟鄧小平講呢。

華國鋒告訴二位:“希望你們二位總結我的教訓,千萬莫要重蹈我的覆轍。”

胡耀邦哪裡想的到後來自己的下場會更慘?佢還繼續開導曾經共事4次的老朋友:

“華國鋒同志,上下升貶,這是政治鬥爭中的家常便飯。一個政治家,要準備兩手,—是整人,二是挨整。你這小小變動,根本算不了乜嘢。我、紫陽,特別是小平同志,大起大落幾多次啊!”

聽到這話,趙紫陽想起了一隻躺喺草木林中受了傷的警犬。跟受了傷、流着血的人喺—起,仍然是很危險的。此時華國鋒畢竟還是黨中央主席,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趙紫陽對胡耀邦講:“唔好提那麼多了,這些還要經中央全會討論,究竟中央全會能不能批准,還不一定呢。”

華國鋒講,“你還想給我點安慰。”

胡耀邦告訴華國鋒:“紫陽講得並不錯。我們希望我們還能喺一起合作共事。咱們三個人中,你年齡最小,希望還是很大的。來,為將來乾杯!”

華國鋒連連搖頭:“共事?哈哈,你曾經跟我共事,抓到了我的軟肋,配合了小平,我哪裡還敢再跟你共事?別讓我當你的副主席跟你共事,我不會幹的。你講乜嘢‘將來’哈哈,我們應該為你榮升黨中央主席乾杯!我配合你們,和平交接所有的職務,我不會鬧事的。”

“好,這可是你親口講的,紫陽作證!乾杯!”

“我講嘢從來算數,決不會當面是人,背後是鬼!放心吧!”

胡耀邦講:“國鋒同志的話,我是深信不疑的!”

聽了胡耀邦的話,華國鋒暗忖:我不恨鄧小平,佢畢竟唔係我的朋友。喺我背後捅一刀的,竟然是我幾十年認同的“可信賴的朋友”以“胸懷坦蕩”自稱的胡耀邦同志。華國鋒自言自語道:恩將仇報者,必遭報復。只要死不了,我就好好活着。多練練太極俯卧掌,就能看到胡耀邦的結局。

胡耀邦是怎麼玩鄧小平的

按照鄧小平隔代指定接班人的“摸石頭過河”摸出來的經驗來回憶,我們可以知道鄧小平讓胡耀邦下台的前因後果了。而這些歷史,佢們當事人是無法啟口講出來的。現喺就讓我們順瓜摸藤,讓時光倒流。

胡耀邦上台後發現:鄧小平把責、權、利分開了。有責任的沒有權力,有權力的不負責任,有責任的沒有利益。事情干好了的,功勞歸打牌的鄧小平;干砸了的,責任由幹事的人頂缸。胡耀邦還發現,你幹了半天沒功勞只有過錯不算,講不定哪天鄧小平就讓你下台,然後屎盆子一股腦都扣喺你頭上。

這個小算盤胡耀邦算清楚了,聰明的胡耀邦自然有佢的對應之策。

當時,鄧小平給了胡耀邦一點人事權。胡耀邦就利用這點權力搞起了第三梯隊。等到自己的接班人胡啟立當上了政治局常委,胡耀邦就不怎麼往鄧小平嗰度請示彙報了。胡耀邦計算着,如果鄧小平以“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不利”的借口讓自己下台,那也得有個因應之策。胡耀邦走咗兩步棋:

第一步,以反對腐敗的提法應對反自由化。跟鄧小平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一樣,胡耀邦也親眼目睹過腐敗的國民黨慘敗經歷。而鄧小平的改革必然導致執政者腐敗。胡耀邦及時地可以講是超前意識地提出了“新矛盾論”那就是今後的社會主要矛盾是腐敗與反腐敗的矛盾。胡耀邦這一手十分毒辣,如果鄧小平把胡耀邦幹掉,不論確切原因如何,人民會認為胡耀邦主張反腐敗而遭到罷黜,胡耀邦必然落個清官名聲。

第二步,自己提出退休。鄧小平本人萬沒想到喺佢眼裡年紀輕輕的胡耀邦會提出退休!這分明是對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的咒罵。

從經驗中獲得知識摸石頭過河的鄧小平立刻認識到:胡耀邦之所以敢提出退休,是因為我給了佢選擇第三梯隊的權力。胡耀邦都退休了,我鄧小平能不退休嗎?我鄧小平一旦退休,就乜嘢權力都沒了。而胡耀邦退休後,接班的胡啟立就是佢的兒皇帝,佢胡耀邦就是多年媳婦熬成婆的第二個鄧小平了。

想到呢度,鄧小平不寒而慄,甚至悔恨交加。當初不該把培養第三梯隊的權力交給佢。要自己隔代指定接班人。

鄧小平把此話告訴陳雲後,陳雲點頭稱是:如果唔係胡啟立,而是咱們倆選擇的人接胡耀邦的班,胡耀邦還敢提出退休嗎?

陳雲的話跟鄧小平想到一塊去了。從那一刻,鄧小平決定要隔代指定接班人。所以,趙紫陽當上總書記後,發現連一點人事權都沒有,連更換中央宣傳部長都辦不到。這一點,趙紫陽也喺後來的談話中多次講過,任何人事權,都是鄧小平和陳雲商量好了就算數了。

胡耀邦用以上兩步棋玩弄了鄧小平,達到了自己的目的,胡耀邦死後的名聲遠遠超過鄧小平的想像,逼使鄧小平不得不出席胡耀邦的追悼會,還引發六四事件,將鄧小平暴力鎮壓北京市民學生的歷史牢牢寫喺恥辱柱上。鄧小平的一生,敗給過毛澤東,但終於把毛澤東的妻子逼死、侄子坐牢,算是出了口惡氣。要唔係陳雲極力反對,講“如果你們非要殺掉江青,那要喺上面公開寫上陳雲不同意”否則,鄧小平就把江青殺掉了。除了毛澤東外,鄧小平沒有敗給任何人。但佢敗給了胡耀邦。從歷史名聲角度看,是胡耀邦把鄧小平搞慘了。

但從雙贏角度來看,胡耀邦還不如不出賣老朋友華國鋒,即使自己當不上兒皇帝,也不會被活活氣死。非但如此,胡耀邦晚年想起華國鋒酒桌上的話語,不可能後背不冒涼氣。至於良心是否得到拷問,那就不得而知了。

鄧小平死前搞明白了:當初讓華國鋒當傀儡先至是英明決策。胡耀邦並唔係像鄧小平猜測的那樣聽話,甘當兒皇帝。這不僅僅是因為佢的人品,而且還有佢的個性。儘管胡耀邦的人品喺共產黨員中算是很光明磊落的了,但遠唔係華國鋒那樣光明正大,下台前早就設計好因應之策,算是運籌帷幄了。只是胡耀邦對權勢遠比不上華國鋒那樣撿得起放得下。

鄧小平清楚:華國鋒下台後沒有乜嘢朋友敢接近,當年的追隨者們都跑得無影無蹤了,只有自己跟老伴喺大院子里度過餘生。但佢能活過胡耀邦趙紫陽,表明佢的內心對權勢對榮辱都看得開。用非法手段逮捕四人幫表明江青太過分了,責任不喺華國鋒。胡耀邦失勢不算下台,那是鄧小平把權收回。而華國鋒先至是被真正逼下了台。可胡耀邦被活活氣死了,表明佢的心胸沒有華國鋒寬廣、豁達。

從這件事上鄧小平摸石頭過河又摸到了一塊大石頭:等到自己見馬克思之前,要隔代指定接班人。

薄一波是怎麼玩胡耀邦的

胡耀邦得到了華國鋒給佢的人事權後便極力讓薄一波從叛徒集團案中解放出來。薄一波出來後對胡耀邦自然感恩戴德,全力支持胡耀邦。直到趙紫陽搞乜嘢“黨政分家”時,薄一波還是站喺胡耀邦一邊的,因為佢認為鄧小平不會幹掉胡耀邦的。趙紫陽搞經濟可以,但玩權術遠唔係胡耀邦的對手。

鄧力群等人一直對胡耀邦趙紫陽不滿。胡耀邦搞的第三梯隊讓鄧力群痛苦不堪。鄧力群便從小報上揾到了諷刺胡耀邦第三梯隊的順口溜,把它交給了鄧小平。鄧小平把這個順口溜也轉給了薄一波等人,只是沒講是邊個交給鄧小平的。順口溜是咁寫的:

打牌一夜兩夜不睡,

跳舞三步四步都會,

搞女人五個六個不累,

喝酒七兩八兩不醉,

工作九年十年不會。

要問此公是邊個,

黨的第三梯隊。

薄一波看後立刻想到不管這是邊個送給鄧小平的,但胡耀邦要是下台,得勢的必然是趙紫陽。薄一波回憶起了自己的一生,講乜嘢論本事也不輸給華國鋒胡耀邦趙紫陽佢們啊。

人都是有自信的,尤其是爬到人上人的人。

薄一波立刻想到胡耀邦可能跟鄧小平有比較大的分歧了,否則鄧小平不會把這個東東交給我的。讓我取而代之?這個可能性應該是有的。唯一的麻煩就是鄧小平還有大家都會認為我薄一波跟胡耀邦是一撥的,我要跟佢劃清界限。但現喺攻擊胡耀邦還太早,先得給趙紫陽搞個小鞋穿。於是,薄一波也喺小報上揾到了趙紫陽與胡耀邦“黨政分家”政府那攤第三梯隊的順口溜。佢便把這個順口溜交給了鄧小平。順口溜是咁描述政府部門如何選擇第三梯隊的:

東廠當官東廠亂,

調到西廠照樣干。

西廠當官西廠愁,

調到南廠去當頭。

南廠當官南廠虧,

調到北廠當指揮。

北廠當官北廠糟,

升到局裡管指標。

那時每個局都有管指標管計劃的副局長。而副局長就是咁升上來的。

薄一波發現鄧小平也對趙紫陽的工作時有批評,便認為此時是幹掉胡耀邦的時機了,便到處活動,便把所有社會不穩的因素統統算喺胡耀邦的帳上。

胡耀邦此時先至徹底明白乜嘢叫“恩將仇報”乜嘢叫“前車後輒,”眼前華國鋒的眼神喺不停地晃動,腦子裡閃爍“報應”二字。

薄一波成了幹掉胡耀邦的馬前卒,但胡耀邦下台後,薄一波乜嘢也沒撈到。佢講乜嘢也搞不懂:鄧小平對葉劍英恩將仇報而得了軍權成了太上皇;胡耀邦對華國鋒恩將仇報得了黨主席;這都成了傳統了,可憑乜嘢到我這兒就不靈了?我對胡耀邦恩將仇報為何就乜嘢都得不到了?

並非鄧小平看不上薄一波,而是鄧小平終於認識到“恩將仇報”成為傳統後如果不拔刀斬斷這個傳統,自己前邊死,後邊就遭鞭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歷史本來就咁好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