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橫河:鏘鏘三人行踩了什麼紅線?

香港很多媒體仍然屬於境外媒體,鳳凰衛視它屬於出口轉內銷的喉舌媒體。事實上香港人大部分都不知道香港有這麼一個媒體,沒有人把它當作香港媒體的。鳳凰衛視的老闆劉長樂他自己說,香港的電視原來就是亞視和無線〝三七開〞或者〝二八開〞,根本就沒有鳳凰衛視的地位,當然亞視現在也沒有了。鳳凰衛視的市場就是中國大陸,實際上就是中共在香港建立一個媒體。

橫河:我是橫河,大家好!

主持人:走紅了18年的《鏘鏘三人行》突然被停播,不僅節目停播,連名字都成了敏感詞,這個重磅消息就像往滾熱的油鍋加了一勺水。互聯網上大呼冤枉者有之,惋惜哀怨者有之,義憤填膺者有之。名嘴神聊的節目到底為什麼被下架,成了最熱門的話題?那我們今天就請橫河先生在今天的節目中為您分析《鏘鏘三人行》到底踩了什麼紅線?鳳凰衛視的幕後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秘密。

在節目的過程中,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者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向橫河先生提問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我們的熱線電話是415-501-9771;那麼大陸的聽眾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040-20100,不需要打國家號碼,直接撥這個電話就可以到我們的直播室;那麼用Skype的朋友可以查找我們的Skype帳號:hhpl;我們的電子郵箱是hhplsoh*gmail.com。

好,那麼橫河先生我想先請問一下,鳳凰衛視這個訪談節目被停播,據說另外還有兩個訪談節目,一個叫做《震海聽風錄》和《時事辯論會》也是從本周開始要開始停播了。那麼有人認為這是又一輪的輿論收緊的一部分,您怎麼看待呢?

橫河:首先看一下鳳凰衛視,鳳凰衛視它從來就不是一個獨立的媒體。中共對真正的港澳台的媒體它只有滲透和控制,從來沒有聽說過直接叫停節目的,因為不歸它管,即使它控股它也不能直接叫它停,而且它一停就是好幾個節目。如果它是港澳台的媒體的話,即使已經部分被中共控制了,它也不至於如此。

另外一個,多家港媒引述鳳凰衛視內部的消息說,這個停播的指令是來自中共廣電總局,這個說法多半是真的。因為鳳凰衛視靠的就是這種政治評論節目,一下停這麼多等於是自殺行為,如果是鳳凰高層的話,它不會採取這種行為的,只有比它更高的才能下達這個通知。

而且你再看一下,我們上次討論過6月20日,廣電總局不是有一個通知,就是〝關停視頻服務〞嗎?其中就包括就鳳凰網。也就是說廣電總局是管鳳凰網的,要不然的話它不會6月22日下通知,這回又指示它停播,而且上一次鳳凰網是公開回應虛心接受批評的。如果是一個外媒,需要它管嗎?

另外,輿論收緊,輿論收緊指的是新聞自由。就是說原來新聞自由有那麼一點點,現在把它收掉了,這叫〝收緊〞,所以新聞自由是對媒體而言的。而鳳凰衛視不是一個媒體,它實際上是屬於喉舌性質的,喉舌本來就不存在新聞自由的問題,所以就不存在輿論收緊、新聞自由減少的問題。

主持人:那麼關於《鏘鏘三人行》,我們知道它在大陸非常受歡迎,有人說這是一個不踩紅線的含蓄說實話的節目;也有人說其實它是一個偽裝的親共節目,屬於〝小罵大幫忙〞這個性質的。那您自己是怎麼定位這個節目的呢?

橫河:定位這個節目很簡單,就四個字,叫〝另類謊言〞。鳳凰衛視對自己新聞報導有一個立場,它這個立場叫〝主流立場、另類表達〞,那主流立場就是謊言。中共嘛,所謂主流立場是指中共的主要媒體的指導方針,那是主流立場,那就是謊言,所以簡單的說就是〝另類謊言〞。

竇文濤自己在2011年的節目當中曾經承認過鳳凰衛視是體制內的,這就是他自己定位的。所以人家說,它從來不踩紅線含蓄的說實話,你要不踩紅線還講什麼實話呢?不踩紅線就是說謊嘛!而且你看,它所邀請的嘉賓,從來就沒有不同觀點,雖然說媒體是有傾向的,但是再有傾向,它也會用不同的觀點來表達,採用不同的人,它從來就沒有邀請過完全不同觀點的人。所以說從鳳凰衛視和大陸的中央級的喉舌相比較的話,它在手法上模仿更多自由媒體的作法,但是內容上並沒有什麼不同,這就是我對這個節目的定位。

主持人:鳳凰台它的總部是在香港,在大陸很多人心目中它就是一個香港電視台。但是這個竇文濤他從來都不忌諱,他的節目主要觀眾是大陸人,他的節目就是為大陸觀眾錄的。作為一個香港電視台,它難道不應該是優先針對香港的聽眾或者觀眾嗎?鳳凰衛視它到底是一個什麼定位呢?

橫河:香港當然算是已經回歸中國了,但是畢竟它和中國大陸是有所不同的,因此嚴格地說,香港很多媒體仍然屬於境外媒體,鳳凰衛視它屬於出口轉內銷的喉舌媒體。事實上香港人大部分都不知道香港有這麼一個媒體,沒有人把它當作香港媒體的。鳳凰衛視的老闆劉長樂他自己說,香港的電視原來就是亞視和無線〝三七開〞或者〝二八開〞,根本就沒有鳳凰衛視的地位,當然亞視現在也沒有了。鳳凰衛視的市場就是中國大陸,實際上就是中共在香港建立一個媒體。

它像原來傳統紙媒的,哪一個能跟它比呢?就是參考消息。參考消息它也是引述很多外媒,但是引述外媒它參考消息是中共自己辦的,所以是選擇性的引述外煤,鳳凰衛視就有一點像這樣的作用。從組織構架上看,鳳凰衛視的高層主管幾乎全部都在中共的黨政宣傳部門擔任過重要職務,就是在加入鳳凰衛視之前,所有的高管都是體制內的,或者曾經是體制內的。

另外,以前曾經有過一篇文章詳細的去解讀鳳凰衛視為什麼會成功,重點講的就是這個主流立場、另類表達。也就是說它用外一種方式來吸引中國大陸的觀眾,就是說和央視不同的形式來吸引中國大陸的觀眾。其中它主要一個是評論節目、一個是新聞題材。

對於評論節目,像這次被整肅的這幾個節目都屬於評論類的。在鳳凰衛視的新聞裏面它經常會報一些大陸觀眾很感興趣的一些東西,像中國和其他國家美國、俄國、日本和它們的關係,還有兩岸關係,這些有的在國內是被認為比較敏感的。這些內容,國內媒體它們可能不會去報,或者報的時候很含糊,這樣的話,觀眾就會認為鳳凰衛視它敢報一些國內不敢報導的東西,觸及一些敏感的話題。其實這就是鳳凰衛視想給別人造成的印象。因為它的觀點和立場它沒有偏離過中共的什麼外交部發言人、國務院的立場,從來沒有偏離過。

那麼它的特點是什麼呢?就是它的風格,它的風格不是完全中共黨文化的風格,不完全是這樣,但是有的時候也是這樣。它會把一些節目做得非常生動,提供很多背景、提供很多分析,就這樣子做得非常深入。但是這種深入它沒有超出中共宣傳口的指導方針的範圍,就是它是在管轄範圍之內的,只是說變得更容易被人接受,這是指評論節目。

在新聞節目新聞題材選擇方面,它實際上有一些原則的,指導性的像新華社、《人民日報》、央視這些屬於中共中央級的喉舌,就是它是指導性的,別的都要跟着它這條路走的。如果這種指導性的中央喉舌如果沒有報導的話,它就不會報導,它肯定不報導;人家報導了一點點的話,它就做個深入報導,就分析得有頭有腦的,這樣人家就願意去看。

這一種報導,它把中共重要的中央級媒體不能詳細講的東西,它詳細講了,所以我說有一點像看參考消息。這一方面它們自己舉了很多例子,比如說當時對張子強的案子的報導,這是鳳凰衛視的一個品牌,當時報導的非常深入詳細。但是這實際上沒有關係,因為它不跟中共的統治有任何有關係。還有對法輪功的報導,也是這樣的。

還有一些,比如說2004年〝七一〞大遊行,香港有50萬人參加;當時親共的團體也搞了一個遊行叫做〝慶祝回歸活動〞,6萬人。那麼按照正常媒體,香港媒體,或者台灣媒體,或者國際媒體它要報導的話,它即使要報6萬人所謂的慶祝回歸活動,它肯定不會放過50萬人的民主大遊行。但是鳳凰衛視它的報導就跟大陸媒體一樣的,因為這就屬於紅線了,就這個紅線不能破,所以它只報導官方少數人舉行的所謂慶祝回歸活動,卻沒有報大家都認為是重大新聞的50萬人的民主大遊行,這就是鳳凰衛視的報導。劉長樂自己他有一個說法,他說什麼呢?他說〝央視是大哥、我們是小弟〞,所以是一家人。

還有一個,鳳凰衛視曾經有過一個揭批法輪功的專題網站。大家知道中共的喉舌媒體當中,它都有一直到省一級的黨報,還有就是中央一級的喉舌媒體,都毫無例外的,就是它都有一個揭批法輪功的專題網站;在海外的媒體是沒有的,海外哪怕是親共的媒體也沒有這個專題。但是鳳凰衛視有,也就是說鳳凰衛視的性質並不在海外的親共媒體範圍之內,它在中共的喉舌媒體範圍之內。而且在共青團中央有一個連結,專門連結各個網站的所謂揭批法輪功的網站,在共青團中央的網站上面連結當中,鳳凰衛視就排在中國反邪教網的後面。這就是鳳凰衛視屬於什麼性質的媒體。

主持人:您當才講得劉長樂,我記得在多維網上有一篇關於鳳凰衛視的報導,它其中就有這麼一段,它說對於新聞自由和市場體系,劉長樂有自己的一套邏輯解釋,它的說法,你必須在新聞自由和市場之間尋求一種平衡,有些事情非常敏感,我們不能說,但至少我們不會說謊。但是從您剛才舉得這些例子還有您的分析來看,它既然是一個喉舌媒體,它怎麼可能說自己不會說謊呢?

橫河:它那套邏輯就是說謊。妳剛才講的,他說在新聞自由和市場之間尋求平衡,實際上在重大事件上,它從來就不忌諱說自己是中共的喉舌,它根本就不是在新聞自由和市場之間尋求平衡,它是在喉舌和假裝港媒之間尋求平衡。就怎麼樣做到既貫徹了中共的指導方針,又被人認為這是一個第三方的境外媒體。

舉一些例子,在敏感問題、關鍵事情上,它們怎麼報導的?它們有沒有撒謊?還是以法輪功為例,因為這是中共最至關重要的。你在其它方面也可以假裝踩紅線,但是有些最關鍵的中共是絕對不允許你踩紅線的,什麼呢?法輪功問題。那我們就看看法輪功問題它是怎麼報導的。

1999年7.20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以後呢,7月22日以後才有了兩個部門文件,就是我們原來講的公安部和民政部的兩個文件;到了7月23日的時候,鳳凰衛視就下達任務了,把在四川做節目的竇文濤調回鳳凰衛視總部,要拍反法輪功的節目。竇文濤24日下午2點才趕回台里就開始做節目,從開始做節目到剪接完畢只用了6個小時,當天晚上9點半上集就播出了。你要知道這是3個小時的節目,用了6個小時就剪接完畢,就全部完成。

當時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只有兩個電視節目是針對法輪功的,一個是央視的《其人其事》,一個是鳳凰衛視的這一部片子叫《大起底》。央視節目的來源是武漢電視台的那個趙致真,他是4月分就開始到東北去拍了。鳳凰台自稱自己從4.25法輪功上訪開始,就鳳凰網自己去採訪調查,材料是它自己的。我認為可能有一部分材料還是從趙致真那裡得來的,和央視是同一個來源,它不願意承認,因為承認的話等於是它和央視共享原始材料,就起不到一個境外假媒體的作用了,所以它就不願意承認。

這樣,如果說真的是他們自己4.25以後、7.20之前去調查的話,也就是說它比央視的政治敏感度還要高,因為央視都沒有準備,只能從趙致真那裡拿,他們就有準備了。怎麼可能呢?就是有人通知它了,也就是說它更在這條線上。而且在一周以後,就是在播出的一周以後,就出了中英文的DVD,幾個月以後還出了同名的書,就從這點來看的話,就是說它是完全站在中共這一邊的,就一點沒有差別,這是第一次。

然後我再舉幾個例子,簡單舉幾個例子,不能舉全部啦,2007年6月份的時候,6月28日,《社會能見度》這個節目,主持人是誰呢?是曾子墨,她播了一個節目叫做〝所謂法輪功學員集中營的真相,對大衛調查的調查〞,這個背景是什麼呢?所謂〝大衛調查〞指的是2006年2月份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曝光以後,加拿大兩個獨立調查員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他們兩個人進行了深入調查,然後到7月份的時候就出了一個調查報告。

調查報告出來以後轟動很大,但是中共卻沒有辦法對應。一年以後就讓鳳凰衛視出面來狡辯,因為它自己不便出面,就讓鳳凰衛視來出面。但是這個過程當中也出了一個笑話,就是他們沒想到就找了一個廣西的醫生出頭來說沒有這個事情,沒有活摘事情,結果這個廣西醫生正好就是大衛調查報告當中公布的一個調查的錄音,他說話的聲音就跟那個調查錄音的聲音一模一樣,反倒證實了當時調查的那些電話錄音和調查的可信度,這是2007年。

到了2009年又做了一個節目,當時中國大陸的社會科學院世界宗教所分別在2007年和2009年的1月開了兩次所謂膜拜團體研究討論會,一個是研討會、一個是論壇,兩次。這個所謂〝膜拜團體〞就指的是信仰團體當中,就是沒有被中共認可的那些團體,他們就把它叫做〝膜拜團體〞。這裡實際上就是反法輪功的座談會。

這個世界宗教所是怎麼回事呢?1999年迫害法輪功開始,社科院就搞了一個法輪功現象綜合研究課題組,組長是李慎明,下面分了六個組,其中有一個就是世界宗教分組,這個組實際上就是社科院的世界宗教所。這個所是在六個分組裡面人數最多,發表的反法輪功文章也最多,反法輪功時間最長,而且組織和參加的會議的活動也是最多的,也就是說長期以來這個所在中共反法輪功的理論方面一直處於中心地位,直到最近出現了另外一個中心,尤其是後期比較活躍的,就是武漢大學哲學學院宗教學系有一批人。

2009年會開完以後,到了3月份鳳凰衛視就作為獨家來報導這個會議,這個會議是一個非常小規模的會議,它一大半是中共的那些反法輪功的所謂學者,還有少數是來自世界各個國的所謂專家。但這個會議中共又不便去報導,因為中共曾經有過原則,法輪功問題不管什麼都不報,所以它只能報一條消息,基本上它不能大力宣傳,怎麼辦呢?又讓鳳凰衛視出面。鳳凰衛視就在《震海聽風錄》這個節目,就是這次也被禁掉的那個評論節目,用《震海聽風錄》這個節目搞了一個電視討論會,這樣來擴大影響。所以你看為什麼說境外媒體都不能在中國大陸落地,只有鳳凰衛視唯一的例外,能夠在中國大陸落地的?它就是出口轉內銷,目的就這個。

那個電視討論會採訪了一些所謂外國專家,這些外國專家實際上在外國很少聽到過,他們反而在中國更有名。所以這個節目完全是為了欺騙中國大陸搞的。這幾個節目你都可以看到,就是中共不方便自己直接出面的,就讓鳳凰衛視出面。

主持人:好,聽眾朋友,您現在收聽的是《橫河評論》熱線直播,那麼您可以打我們的熱線電話,或者通過Skype,及電子郵件向橫河先生提問,或者發表您的看法,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是〝鏘鏘三人行踩了什麼紅線?〞我們的熱線電話是415-501-9771;如果您是在大陸,那您可以撥打我們的免費電話950-405-20100。

我們剛才就討論了一下鳳凰衛視是什麼性質的節目,這個《鏘鏘三人行》的定位是什麼樣?它在關鍵問題上是如何跟中央電視台保持一致的。那麼其實剛才橫河先生您談到了,它在法輪功問題這麼嚴肅的、很敏感的話題上,它是一直處於一個不講實話的這麼一個定位。那其實最近還有一些例子,比如說竇文濤他就讚揚中國軍隊在澳門救災,然後貶低美國軍隊,說美國軍隊不救災。

如果是大陸人,因為信息封鎖看不到這個真情這麼說還是有情可原的。但是作為香港的媒體人,天天可以接觸到自由真實的信息還講這樣的言論,就讓人覺得匪夷所思,好像他根本就沒有想過他這個節目是要給自由世界的人來看的。

橫河:它本來就不是給自由世界的人看,甚至都不是給香港人看的,你看它從開始的時候就是普通話廣播,它都沒有考慮到在香港,實際上只有廣東話的廣播才能受歡迎的。什麼叫謊言呢?其實選擇性的部分事實就是謊言的一種類型。你比如說中國軍隊救災,中國軍隊在國內也救災,因為中國軍隊主要是對內的,它不是對外的,就是它不是為了保衛領土,它是為了保中共的江山,所以在國內救災這就很正常。

美國軍隊是對外的。你像羅馬帝國的軍隊是不能進羅馬城的,因為它對外。美國軍隊也是一樣。美國救災最多動用國警察衛隊,因為那個是州長可以調動的,美國軍隊有沒有調動過呢?有,這次德州遇災的時候,美國軍隊就出動了,這幾乎是人們記憶當中第一次,就是說它實際上是分工不同的關係。如果是他在香港的媒體人,他應該知道這一點,這就更說明他主要是為中國大陸的廣播服務的。

主持人:好,那麼現在有一位聽眾朋友打電話上來,是董先生,請接進來。

董先生:你好。

主持人:您好,請講。

董先生:我有一個問題,就是說這個像習近平現在的輿論控制越來越嚴了,那麼香港媒體也都受到控制,那到底是因為鳳凰衛視是因為江系控制?還是因為習掌權以後,就是說與其他中共的獨裁領導人一樣了?媒體以後會不會越來控制得越嚴?我的問題是這個,謝謝。

橫河:好,謝謝。我想這有這幾個方面的情況,一個是在大形勢上言論確實在收緊,就是說你看,對於喉舌它有幾類,我個人覺得,你比如說央視、新華社、《人民日報》,它是屬於中央級的喉舌,它基本上沒有收緊的問題,因為它本來就是標竿性的,它直接反映政策的變化,如果說你看到它緊了,那就是說中央政策緊了。還有一種是地方喉舌,或者是地方喉舌辦的娛樂,或者新媒體,過去它為了競爭,就做了一些迎合觀眾爭奪市場的節目,這種類型就屬於打擦邊球。甚至以前的南方報系都屬於這種類型的,這些是要被整肅的,就是說它本來部分內容就不是標竿性的了,那麼就要被整肅。

鳳凰衛視兩者都不是,就是說確實現在整個輿論在收緊,包括自媒體在內,但是鳳凰衛視的情況有點特殊,我們今天講的是鳳凰衛視,它一方面有執行特殊中央任務的角色,但是它又有用香港媒體忽悠觀眾的責任,它又需要。結果在現在就是收緊的時候,它沒有中央級喉舌的特權,因為中央級的喉舌有特權,它沒有,而忽悠觀眾的那部分就變成了整肅對象。

另外一個就是關於系統的問題。鳳凰衛視是江澤民時期建立的,就是說不管是鳳凰衛視還是其它的節目,它的整個系統和思路和今天的當權者顯然是不一樣的,這點是肯定的,就是他們的思路是不一樣的。鳳凰衛視是犯了忌的,比如說在薄熙來統治重慶期間,鳳凰衛視是把賭注下在薄熙來身上的,當時劉長樂記得吧,親自帶了鳳凰的一幫人跑到重慶為唱紅打黑去捧場,後來還把周永康和習近平困綁在一起,這些是犯忌的。

所以整鳳凰衛視可以是整個輿論收緊的一部分,但是也可能是單獨的。對鳳凰衛視被整它有一點,我個人認為,就是作惡是有報應的,在得勢的時候是想不到的。你像在迫害開始的時候,在活摘曝光以後,中共無法應對的時候,在迫害失去動力的時候,鳳凰衛視都起到了替中共最邪惡的迫害分憂的作用,對被迫害者傷害極大,而且它對中共摧毀中國人的道德助紂為虐,這種報應往往看上去來自最不可能的時候、最不可能的地方。

至於輿論收緊的話,我認為中共隨着它的危機越來越大,統治危機越來越大的話,它的輿論會越來越收緊,我覺得這個趨勢是不能改變的。對於鳳凰衛視來說的話,我們講是不是踩到紅線?正好回答你這個問題,我覺得它不是踩了紅線,而是紅線變了。就是原來遇到紅線劃的那個地方,它一直不去碰這條紅線,結果紅線往這邊跳了一大段,它原來的很多行為都在紅線那邊了,是紅線變了。

董先生:好,謝謝您。

主持人:現在我們還有3分鐘時間。那其實您剛才講到這個輿論收緊,確實現在的輿論是有這個收緊的很多的跡象,比如說最近有另外一個重大新聞,就是說社交網絡,就是那個微信的群主和管理者負責制,那這個也是在中國引發了軒然的大波,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橫河:這個當然很多人說這是倒退了,其實我倒覺得不是倒退,因為各種傳統媒體一直是抓得很緊的,主要是新媒體,中共還沒有明白該怎麼抓,現在是醒過來了。你要知道中共從1949年以後從來就沒有新聞和言論自由,它即使有階段性的表面鬆弛,但是從來就沒有根本性的、制度性的寬鬆,所以大家老覺得抓宣傳的人總是最左的,實際上不是的,這部分人就是要扮演,這就是紅臉黑臉的作用。也就是說,所有的表面的寬鬆都是中共恩賜的,就是被恩賜的一方完全是被動接受的,它沒有出現過所謂的博奕。

就是說在美國為什麼人家動不了,這個總統可以被罵,拿他沒辦法,是因為它已經形成了一個權力的制衡。既然是恩賜的,當然中共當局隨時就可能收回。所以無論是那些高度依賴權力的所謂民企,現在被抓了,還有就是打擦邊球的半官方的喉舌,其實都是一樣的,就是既然是中共給你的,它當然隨時就可以回收。中共為什麼不去否定土改、不去否定三大改造?因為隨時就可以開始打土豪,你要否定了,它就不能打土豪了,就是現在打這個最大的民企。為什麼一定要保留中宣部廣電總局?因為中共絕不會放棄筆杆子。所以在中共統治下,只要中共統治,絕對不會有什麼雙贏,不管是經濟上還是在輿論控制上。

──轉自《希望之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SOH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