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十九大前鏖戰解危機 但有走不出的困境?

Image result for 習近平 site:dwnews.com中共官媒日前高調報導稱,十九大將修改黨章,未具名的習近平思想將載入黨章,多方就此認為,習近平還將一併修改憲法。但目前跡象顯示,習近平仍處於與江系的激戰之中。而且習近平也喺為三連任鋪路,但喺中共專制的背景下,如無政治改革,前瞻並不樂觀。

18日的新華社通告稱,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主持了當天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會議討論了和十九大相關的四個文件,其中包括《中國共產黨章程(修正案)》,確定“要把黨的十九大報告確立的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戰略思想寫入黨章”。

報導所講“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戰略思想”,意即習近平思想,按照今年3月香港《明報》報導的講法,習近平思想喺入黨章後,將“啟動修憲改國家主席任期”。而這一修改的目的,係習喺憲法規定之下,名正言順喺中共廿大之後繼續擔任中共國家最高領導人。

習近平的“依法治國”不可或缺的程序

事實上,中共國家喺一黨專制的模具上,其俗稱的根本大法——憲法係喺中共黨章的基調之下的一個解講專制的範本。因此,黨章係高於憲法的章程。1997年,中共十五大確立了“鄧細平理論”的指導地位後,1999年修憲,就將“鄧細平理論”寫入憲法。

2002年,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喺中共十六大確立為指導思想;2004年中共修憲時寫入憲法。

不過,唯一的例外係胡錦濤的“科學發展觀”,喺寫入十八大修改的黨章之後,習近平並未啟動憲法修改,當時有觀點認為,“科學發展觀”僅僅係一種觀念或者觀點,將其作為行動指南本身就不合適。至於江澤民的三代表,法學家也認為載入憲法就係違憲。

中共十九大修改黨章並通過之後,出年的十三屆中共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將啟動修憲動員。有分析認為最遲喺2019年的十三屆中共全國人大二次會議審議憲法修正案。

中共修憲或將會有兩個核心內容,第一係中共憲法的第三章(國家機構)的第二節(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規定:主席和副主席“連續任職不得超過兩屆”。習近平欲謀求連任連任這一提法就將刪除。僅保留“每屆任期5年”的措辭。

第二係喺中共人大通過“國監法”的同時喺憲法中確立國家監察委員會係國家一級的最高監督機關。而這一被稱為“重大改革”的機構可能會喺憲法中單列細節。

習近平集權連任與軍隊的不穩定因素

對於習近平修正黨章、修改憲法,外界所持睇法區別不大。美國評論員胡平8月5日對美國之音表示,習近平喺2022年的中共廿大時會繼續謀求掌權,“因為佢走到這個位置就沒法停住,放棄了權力就會對佢構成危險”。

《日本經濟新聞》8月29日援引中共核心人士的話,也持相似觀點,認為習近平喺第二個任期5年之後,年屆69歲,“得以實現三連任,佢將進一步鞏固集中權力”。

上述觀點大多依據習近平廢除隔代接班人,不承認江澤民為逼退政敵定下的“七上八下”的所謂規則,以及其打破中共多個慣例的一連串動作。

不過,諸多跡象則顯示習近平目前仍面臨種種問題。美國之音9月20日報導分析稱,“十九大前加強軍內整肅,習近平抓軍權還係防政變?”

報導猜測,“軍方喺平靜表象下面出現了某種暗流洶湧”稱習近平“嗅到了某種軍事政變的危險?”

事實上,中共喺舊年10月的十八屆六中全會上確立“習核心”以及習近平軍改、徹底整合了江澤民時代的軍隊架構,對軍權的掌控喺形式上完全到位,更加之今年以來對四大兵種換帥調整、全部任命為自己的心腹親信,特別係將喺軍隊這有着很大主控權的聯參部參謀長房峰輝拿下。而啟用江澤民的死對頭李作成。喺此情況下,軍隊的異變可能性微乎其微。阿波羅此前也有分析認為,習近平形式上掌控了軍隊,但還遠遠沒能完全肅清江澤民軍中勢力。

《縱覽中國》網刊發行人兼主編陳奎德喺上述美國之音的報導中表示,“軍隊里不滿的聲音已經被習近平感覺到了,因此佢要快刀斬亂麻地肅清不忠誠的對手。”

陳奎德認為習近平有不安全感,並指,這係因由來已久的“中共軍隊里山頭主義”喺“高層鬥爭係非常激烈和白熱化”。

北京近代史學者章立凡,以江澤民心腹張萬年喺2002年16大的“兵變”為例,認為,“軍隊目前可能確實有種情緒和異動”。所以先至借清除“郭徐餘毒”喺軍中大整肅。

章立凡還講,江澤民長期擔任軍委主席,喺胡錦濤時期,佢又喺軍方的擁戴下延續軍委主席,這係很不正常的。佢同時認為“拿下房和張,並且大規模的換血”,係習近平喺將“不安全的因素一次性排除掉”,但新換上來的人只能講“還沒有形成實力,對習近平不夠造成威脅”。

習近平連任走不出的困境?

從近期的情勢來看,按照中共官媒的講法,習近平喺“強軍夢”中動作不斷,將要打造出一隻能打勝仗的軍隊。但同時,習近平反腐強調黨領導軍隊,朱日和閱兵的黨旗打頭、十九大前的先軍後黨,都顯示習近平深諳槍杆子的道理。也可講習近平喺為其連任尋求“保駕護航”。但海外媒體一直喺觀察中發現,江澤民的腐敗治國,以及喺黨政軍中遍布的黨羽,所形成的態勢係“你不讓我貪腐,我就讓你下台”。加之目前習江斗已到了你死我活的地步,習近平若不對“悶聲發大財”拜金教主江澤民等人下手,危險就無處不喺。

不得不講,習近平通過修正黨章、修憲、中央集權,如果仍然係喺一黨專制的框架內,斷難延續。中共專制的不可修復性,決定了其註定的命運。而解決所有問題的最簡單做法只能係解體中共,習近平給歷史一個交代,也給中國人民一個交代,而佢自己不但可以留名千古,且有可能出任民選總統的那一天,得到真正的擁戴。

另一種可能性係,習近平希望採用新加坡模式。學者何清漣2015年分析,中共官方將“新加坡模式”概括為“威權政治+開放的市場經濟”,認為這係一黨獨大的威權政體成功引導國家走向現代化的典範。一直為中國培訓官員的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被稱為中國“海外黨校”。放眼世界,新加坡係中共官方唯一公開聲稱需要學習的國家。

威權主義(英語:Authoritarianism)或威權論喺哲學中係一個政治哲學理論,其提出某個政府應要求民眾絕對服從其權威,並限制個體的心靈和行為自由。政府上的威權主義指權力集中於單一領袖或一細撮精英。威權領導者時常任意行使權力而不考慮現有法律,公民也通常無法透過自由競爭的選舉來替換之。權力爭奪與統治集團的自由競爭,係有限或不存喺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