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他房子買了孩生了就是不結婚 原來真相更驚人

在“妻子”眼中,他是全心顧家的好男人。

老闆眼中,他是埋頭苦幹的好員工。

雖說得到身邊所有人的肯定,

但是,在他內心深處,

總是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感……

殺死女友

及其母親

恩施市新塘鄉前坪村,一個大山深處的偏遠鄉村,16年前的那場血案至今讓當地人談之變色。

2001年12月19日,24歲的張虎冒着大雪來到同村的女友劉梅(化名)家,他腰間藏了把菜刀。如果這次不能帶着劉梅走,那就不如乾脆來個同歸於盡。他和18歲的劉梅已經戀愛2年了,在恩施城裡一起打工同居,但因種種原因,劉梅提出分手。不久前他曾找過劉梅一次,希望她繼續跟他一起,但被劉父狠狠揍了一頓。所以這次來,他帶上了刀。

敲開門後他再次遭到劉家人拒絕,劉梅母親周秀(化名)不斷轟他走。惱羞成怒之下,張虎抽出了腰裡的菜刀,劉梅嚇傻了,奪路而跑。

網絡配圖,圖文無關

已經紅了眼的張虎發瘋般趕上去,從後面砍倒了劉梅,又轉身朝持鐮刀追上來的周秀砍去,周秀倒在血泊中。搏鬥中,張虎也被鐮刀割傷。

劉梅當場殞命,周秀被人抬進屋,沒過多久也不治身亡。

自首路上迷路

決定逃走

行兇後,渾身是血的張虎慢慢冷靜了下來,他這才意識到自己殺人了。

一開始,他找到村幹部說了這事,還想過要自首,可就在去派出所的路上,失魂落魄的他在山裡迷路了。在苞谷地里度過一夜後,張虎決定逃走。

那時山區的交通和通信遠不及現在發達,就在警察接到報案趕到時,張虎已經坐上了去湖南的車。

改名換姓

低調做人

在路上,他撿到了一張名叫周林的身份證,於是就改名周林,換成了另一個人。

在湖南,張虎來到一家磚廠短暫打了一陣黑工,可受傷後的他幹不了重活,不久就離開。接着他繼續往南走,來到廣東惠州進了一家玩具廠。這時,已經叫周林的他老實巴交,整天除了幹活就是悶在宿舍里,很少出門玩也從不跟家裡打電話,還逐漸學說當地話不再說家鄉方言。

慢慢適應惠州的生活後,張虎換了個工作,來到當地一家酒店的桑拿部當經理。不多言多語的他埋頭幹活,把生意打點得很好,老闆也越來越器重和信任他,很快他當上了主管。

買房、開店

生孩子

生活似乎平靜而穩定,張虎在惠州也認識了一名來自宜昌遠安的女孩,雖然年齡相差12歲,但兩人感情很好,幾年前一起在惠州買了房,開了小賣部,還有了一個兒子。

網絡配圖,圖文無關

只是每當女孩說要領結婚證時,張虎就編謊話說自己在老家打架被警察追,不能結婚。

在惠州穩定下來後,張虎從來沒有離開過,也從來不跟家裡人聯繫,即使女友和兒子回“丈母娘”家,他也以各種理由拒絕前往。

雖然過上了幸福安穩的生活,但16年前揮動菜刀砍倒女友和她母親那一幕,像噩夢般纏繞在他腦海。即便他改名周林,從恩施大山來到廣東惠州,衣着光鮮,找到了心儀的女孩,有了可愛的兒子。

他心裏知道,這個叫周林的人根本不是自己,他永遠不能亮出自己的真實身份。不管過去多久,內心深處的恐懼感從未減輕一絲一毫。他,只能這樣僥倖活下去。

大數據排查

發現疑點

這麼多年相安無事,張虎希望這樣的生活一直過下去,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在千里之外的恩施,恩施市公安局從未放棄對張虎的追逃。專班警察換了一批又一批,摸排線索記錄越來越多,卷宗也越來越厚。

今年8月底,恩施市公安局“四偵一化”合成作戰辦公室通過全國網上追逃系統及警務綜合信息平台分析比對,從數千條線索和數萬名可疑人員中忽然發現一條線索,張虎疑似冒用周林的身份生活在廣東省惠州市境內。

隨着偵查工作的深入,確認周林確有其人,曾在恩施讀書,現在杭州定居,而周林本人的體貌特徵與惠州那個周林,差距非常大。

疑點逐漸上升,警察大膽判斷,惠州的周林也許就是逃犯張虎。幾名恩施刑警立刻趕到惠州,在當地警方的幫助下,通過5天多時間的走訪摸排,鎖定周林藏匿在一居民小區。

警察連續幾天秘密偵查,最終確認,周林就是逃亡16年的張虎。

家中被抓

一切部署好後,今年9月5日,在惠州警方配合下,警察將張虎所住的小區團團包圍。

當警察出現在張虎面前,操着一口普通話的他還強作鎮定:“我又沒幹什麼犯法的事,你們來抓我幹嘛。”同時,張虎一直問便衣警察是哪個公安局的。

為了偵查需要,現場的恩施刑警並沒有出示人警察察證,存在僥倖心理的張虎以為只是廣東本地公安機關的警察,直到被押解到當地派出所,他還是嘴硬,而且有非常強的抵觸情緒,堅決不承認自己與張虎有什麼關係。

這時,來自恩施的刑警上前,突然用恩施話質問:“張虎,16年前在新塘犯的事,你忘了嗎?”話音剛落,張虎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眼神中流露出絕望和驚恐。沉默片刻,他終於開口:“你們還是找來了。”

害怕失去現在

擁有的一切

9月11日深夜,張虎被押解回恩施。看守所里,他一聲長嘆,雙面人生就此畫上句號。

對於落網,張虎對警察說,這一天還是來了,自己對不起死者,也對不起現在的同居女友和兒子。“要是沒有16年前的衝動,以我現在條件會和家人生活得非常好,可是。。。。。。”張虎感嘆。

目前,案件仍在進一步辦理之中。

從惠州準備押解離開時,

張虎的“妻子”帶著兒子趕到看守所門口,

哭成淚人的她怎麼也沒想到,

這個平時踏實上班

休息就全心陪伴家人的好男人,

竟然是個殺人逃犯。

匆匆一面,

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她只能看着張虎被押上警車,

今生見面的機會也屈指可數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大洋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