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二大爺別院:就像一個四處挑事挨揍後的怨婦

——無厘頭的國恥:失敗的勝利者 勝利的失敗者

如果我們非要用國恥做一個比喻,那就係,一百年前日本係中國的老師,一百年後,被你打敗過的日本依然係你的老師。如果再多講一句,從918算起的抗日戰爭總共才犧牲了3500萬,十幾年後卻餓死了3700多萬。我不知道該為哪個羞恥。

一、

有啲日子當然係值得紀念的。比如講經常刷爆我們朋友圈的8.15和9.18。其實若係真正的反思和紀念,大概也不在乎那一天。但問題就係,我們該怎麼紀念。

最流行的一種講法係,牢記國恥。講實話我不知道這係哪門子紀念思維。你可以緬懷為民族犧牲的將士、懷念慘遭屠戮的平民、聲討法西斯與軍國主義,甚至順帶朝依然存在右翼分子吐吐口水……但這跟國恥真嘅沒咩關係。從甲午戰爭之後,中國和日本的國力比較就已經不在一個水平線上,上世紀卅年代那種積弱積貧的狀態下,丟掉東北並不出奇。就算係嗰個紈絝子弟張學良拚命抵抗,估計也係一樣的下場。

中國既沒有助紂為虐,更沒有投降求生,打不過強者,這唔係咩國恥。雖然拼了老命,用光了老本才拖垮了日本,但理所當然也係一種堅強和榮耀,跟國恥沒有關係。二戰中被法西斯國家蹂躪甚至亡國的國家多了去,沒聽講過最後把被入侵當做國恥的。最近的大片《敦刻爾克》,甚至把成功的敗退當做一種光榮,並不羞恥。

如果我們非要用國恥做一個比喻,那就係,一百年前日本係中國的老師,一百年後,被你打敗過的日本依然係你的老師。如果再多講一句,從918算起的抗日戰爭總共才犧牲了3500萬,十幾年後卻餓死了3700多萬。我不知道該為哪個羞恥。

二、

毋庸諱言,我們中國人的所謂恥辱定義很多時候都係一種無厘頭的,不講道理的錯位。這種錯位,來自於被自己篡改的歷史。

你要真嘅覺得羞恥的話,918事件最大的罪人,嗰個吃喝嫖賭抽樣樣在行的逃跑將軍張學良,因為某些政治原因,居然被捧成了民族英雄,這個就很讓人羞恥。這種貨色能當民族英雄,岳飛、文天祥、史可法就簡直沒地方坐。

日本人佔領東北,14年的時間內,把東北建設成為全亞洲首屈一指的工業區,號稱亞洲魯爾區,即便在蘇聯人入侵東北大肆掠奪的情況下,東北依然係很長一段時間內,中國的工業心臟。但現在呢?在敵人手裡繁榮富強,在自己人手裡,現在靠救濟都活不落去,天天要振興。這難道不更應該羞恥?

如果你不把落後戰勝先進的例子,比如蒙古人滅亡南宋,滿清滅亡明朝作為國恥,卻把抗日戰爭這樣一場最終獲勝的戰爭當做國恥,這係種難以解釋的邏輯。因為這都係沒有本質區別的民族侵略戰爭。

這種稀里糊塗的邏輯的集大成處,還有關於大屠殺的記憶。記得南京血淚,卻不記得長春圍城被餓死的卅萬,不記得同治回亂被屠殺的兩千萬,不記得滿清屠江南,不記得蒙古屠中國。都係中國人的命,你的恥辱何以分出了層次?甚至會刻意忘卻?成了自己人,殺人都成大一統的功績或者不可描述的秘密了。要係二戰日本獲勝呢?

不以客觀事實去記錄歷史,僅僅依靠某些需要去剪輯歷史。所謂的恥辱就非常值得懷疑。

三、

近百年來,中國人習慣了一種邏輯,但凡挨打,就係恥辱。但係,你為什挨打?答曰:因為我落後。

這樣的邏輯天下無敵。但係至今比你落後的國家都還有很多,卻不見得都挨打。有些國家連軍隊都沒有,也不見得亡國。最關鍵的係,其實你並唔係因為落後挨打。無論係因為滿清背信棄義引發的鴉片戰爭,還係後愚昧排外的義和團引發的八國聯軍,中國近代史上所謂的國恥幾乎都係一種錯位的仇恨。就像一個四處挑事挨揍後的怨婦,一反思,就講因為自己的拳頭不夠硬。你拳頭夠硬的時候不也就係扔石頭嗎?

刻意隱瞞自己的缺陷,把真正的恥辱包裹成仇恨。忌諱任何制度和文明層面的反思,所以今天再聽咩“歷史性文件不具備現實意義”或者再見到把打垮一個外資品牌的超市當做自己的勝利,就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

我們經常講無知者無畏。其實很多時候無知係因為無恥。或者既無知又無恥。

四、

如果我們紀念一場戰爭的勝利,最終的落腳點僅僅係在狹隘的民族仇恨上,這其實跟法西斯分子、極端宗教分子、種族主義者係沒有咩區別的。因為你之所以要紀念,係要頌揚人類的公義得到彰顯,邪惡終被制裁,而唔係去證明哪個民族偉大,哪個民族該死。正常的人類價值觀,係不分民族和國家的。只有人類和反人類。

抗戰中國算係慘勝。我們紀念其實不應該只係往後看,更應該往前看。了解自己曾經落後的原因,睇吓對手今日強大的來源。一味的仇恨,不會讓人進步,只會讓人瘋狂。有幾個參拜神社的影子,幾個不願承認的噪聲,這在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很正常。就像在我們這樣嚴密控制的社會中,還有人為文革招魂、唱讚歌一樣。不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

如果我們真正心平氣和的去睇吓日本大多數孩子看的教科書,不敢講百分百,至少百分之九十,係客觀的講述了歷史的。

而且話講返嚟。你自己的教科書,有幾句真話,近百年的歷史有幾段經得住考證?

五、

二戰軸心國的三個核心,也算係失敗者,德國、意大利、日本。無數法西斯、軍國主義分子戰後上了絞架,甚至國家被肢解、軍管。但係,這三個國家現在都係這個星球上最發達的國家之一。他們的人口比你少,國土比你小,資源沒有你豐富,歷史沒有你悠久……但恐怕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你都趕不上——他們,係勝利的失敗者。

反觀二戰盟國,特別係嗰啲在蘇聯庇護下集結的所謂勝利者,發展軌跡又如何。盛極一時的蘇聯帝國轟然崩塌,留下個在獨裁邊緣遊走的俄羅斯,一個國家的經濟甚至不如一個廣東省。曾經的小弟們一鬨而散,爭先恐後投入曾經的敵人的戰線。包括我們自己,走到今天的嗰啲代價恐怕不講也罷。這係失敗的勝利者。

我們應該反思的恥辱,這些係咪更合適?

2017-9-8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