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微博精粹】7個中國女棄嬰的美國夢

szstupidcool:若干年以後,孩子們問:爺爺,你當年有干過什麼事兒沒有,其他人都是搖了搖頭,但我可以報以堅定的眼神,告訴他:「在那個恐怖的年代,你爺爺當過群主!」

秀才江湖:你們建了個全世界最大的群,群里出了很多很多壞蛋,幹了很多很多壞事,請問,群主受罰了嗎?這樣的群為什麼不封?

1996年7名遭遺棄的女孩被安置在了中國浙江一家孤兒院里。而在世界的另一頭,7對夫婦通過同一家收養機構在1997年2月坐上飛機飛往了中國。他們發現相互的住址相距不過3小時車程。這些年來幾家人總會在坎伯蘭縣沸泉(Boiling Springs)的柯里(Currie)夫婦家聚會,因為這裡是幾個家庭的“中間點”。今年,她們已經21歲了。

QiaoMoo:來美整一周,辦了幾件事。有方便,也有不便。整體感覺,美國,不像中國只有免於匱乏的自由,還有免於恐懼的自由、言論自由、信仰自由,以及第五大自由:互聯網自由。

【羅斯高先生辱華了】滄海明月MZ:近日,美國經濟學家羅斯高(Scott Rozelle)披露,中國多數省份的農村中小學生都存在營養健康問題,甚至半數農村娃智力發育遲緩;但政府對0-3歲孩童的營養投入為零,而官員的辦公樓卻光鮮亮麗。作為美國斯坦福大學“農村教育行動計劃”(REAP)負責人之一的羅斯高,每年用1/3的時間呆在中國考察。他們的研究團隊在對中國近20個省13萬多的農村中小學生體檢後發現:貧血的孩子佔27%,有寄生蟲的佔33%,另有25%是視力得不到矯正。羅斯高還發現中國農村2/3的孩子存在健康問題,有不少孩子智商低於正常水平。他說:“中國農村約半數的嬰幼兒智力發育遲緩,這意味着未來4到5億中國人可能會有永久性的認知障礙。”令羅斯高教授驚訝的是,給農村孩子的健康、教育等撥不出一分錢的地方官員們卻能住在美輪美奐的寶塔里辦公。——//*作家沙光:建議羅斯高先生多看新聞聯播,不要總到農村去考那個察,盡量自覺規避干預別國內政。

西單夜話:某學校組織學生上街宣傳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張三舉的牌子上寫的是:富強文明、法治和諧。李四舉的牌子上寫的是:民主自由、平等公正。王二牌子上寫的是:愛國敬業、誠信友善。三人走着走着李四掉隊了……,張王跑回學校,“校長,大事不好,李四被抓了!”校長問:“為什麼?”張王答:“李四涉嫌顛覆國家政權……”

鄒毅之:有人說這是掛R檔,要我說這尼瑪簡直就是調頭狂///*Ovetto:央視新聞人民日報帶頭使用vpn上臉書,懇請公安機關嚴查(*南京零距離:【南京警方:破獲全市首例銷售“翻牆”工具案】)

【舉報!中國共青團違法翻牆了!】王法展‏:建議Twitter封殺所有不讓Twitter進入(屏蔽Twitter)國家的官方賬號,既然你屏蔽Twitter,為什麼又到Twitter上開號?這叫對等原則。

西安中大耳鼻喉研究院院長張全安:霧霾會導致兒童五官變形、“暴牙”、表情僵硬等“霧霾臉”。由於霧霾含有害顆粒和病菌。幼兒與兒童的鼻腔黏膜脆弱,易患上鼻炎,因而改變呼吸方式和睡姿。長期就會影響臉部發育,形成“霧霾臉”。

王仲夏一世‏:全中國僅有兩個人的墓地上方有攝像頭,一個是北京的楊佳墓,一個是蘇州的林昭墓。去這兩個墓地拜祭的公民等於是自己給國保送上門。只要不是蒙面,或者半夜,或者濃霧霾的情況下去拜祭,那麼之後被找上門警告或者直接拘留是百分百的事情。

He Qinglian‏:中國政府永遠不懂一個道理:受過教育、善於獨立思考的民眾不盲從,但易於管理;被洗腦的民眾不善於獨立思考,易盲從但不容易管理。在權力高於法律的中國,法律體現政府意志,不易管理表現在官員犯罪腐敗、民眾違規(例如交通規則)。比較中日兩國民眾對守法的態度,很容易察知這一區別。

xwh3ab:中國有兩種法律:一種是窮人的法律,叫法律無情。另一種是達官貴人的法律,叫法律不外乎人情。

Vanessa_Zhang18:從小就被灌輸,“要好好學習,為祖國早日實現四個現代化做貢獻”,幾十年過去了,當年學習好聽老師話的如今多數都是現實生活中的平庸者,麻木苟且的活着。祖國是否已真正實現四化我不敢說,但我確確實實看到了另一種四化:國家私產化,執政流氓化,社會叢林化,國民奴性化。

近日,中國網絡上流傳一組照片,顯示一名留守女童在吃免費午餐時,把菜都到在塑料袋中,自己只是拿饅頭蘸菜汁。原來女童是要把菜留給家裡一起生活的爺爺奶奶吃。女童一片孝心感動眾人,但背後的故事也令人心酸。另外一個就是李晨為范冰冰花了200萬買個新娘娃娃。——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崛起的中國”!權貴富可敵國,百姓饑寒交迫、食不果腹!

孫驍驥:中國有多少“假中產”?答案是4億!假中產就是一個社會中名義上中產,但實際苦逼的族群。因此,GDP越增長,中產的境況越凄涼。中產階層的“消失”,其實是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愈加趨於不合理,社會逐漸失去方向感的表現。換一個表達方法,我們也可以說,現在中國中產階層,說穿了只是“假中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阿波羅網江一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