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深層內幕:習近平終結江澤民的方式

中共十九大在即,黨內習近平和江澤民兩陣營展開最後激斗。海外學者文章指,習近平不僅要踢開“江核心”,還要終結江澤民時代遺禍無窮的權貴經濟。

9月16日,《風傳媒》發表旅美學者吳祚來的一篇文章“習近平要終結的是江澤民時代的權貴經濟”,提出了上述觀點。

文章說,習近平上台後不願意像胡錦濤那樣屈身苟且,充當江澤民的傀儡。無論是在精神上,還是在體制生態與經濟時勢上,習無法繼續江澤民時代的政策。現在習近平要終結的,不僅是江澤民對整個中國政壇的控制或精神影響力,還有江時代開始做大的權貴政治。

文章稱,江澤民是鄧小平最後一次政變(八九政變)的最大獲利者,踏着六四鮮血走上政壇。江進京初期被極左力量包圍與驅使,準備左轉,受到鄧小平的強力遏制,鄧因此差點又廢黜江澤民。但鄧這位鐵血人物,當時已是強弩之末了,只能順勢而為,無可奈何地讓其承繼大位。

江澤民不可能像鄧小平那樣在軍中擁有威權,所以通過用升官發財換保駕護航的政治經濟交易,獲得槍杆子擁戴。但這種對政治核心的有條件擁戴(你讓我們腐敗,我們讓你當核心),軍政腐敗雙贏的模式,習近平時代難以為繼,因為腐敗到極致將動搖中共的政權。

江澤民的“三個代表”理論是虛的,而元老家族獲得政治與經濟權益是實的,精英階層獲得政治經濟利益是實的,國有企業被權貴們轉型成自己的私企,也是實的。

所以江澤民時代經濟政變帶來的巨大災難,是潛在的,它使中國的政治轉型變得更加艱難。權貴聯盟、全方位的污染、全民拜物教、政府腐敗、全民無道德底線,都是以輕歌曼舞的方式,走進新時代。

文章說,江澤民讓權貴們擁有了一切的先機,由中共政權為其保駕護航,只有個體戶、下崗城市工人與農民工,在摸石頭過河。他讓權貴們先富起來,特別是紅二代與官二代,同時讓城市相對於農村,獲得發展先機,讓東部相對於西部,獲得更多的資源與政策傾斜。所以,江澤民在做大權貴同盟的同時,製造了國家經濟版圖的大分裂。

文章說,江時代發生了兩次大的政變,一是意識形態領域的“三個代表”,使中共成為權貴同盟。與之相應的政變是經濟政變,將國有資產變成權貴資產。

文章還提到,為了政治安全,江澤民在政治領域有二次大動作:一是為了黨國的政治安全,另一則完全是為了自己。

一個大動作是全面打擊與迫害民間信仰組織法輪功,幾乎是傾國家之力而為之,製造了數以十萬計的修練者入獄、勞改或被拘審。江澤民認為這樣龐大的社會團體極有可能挑戰中共權威,所以痛下殺手,對相關修練者的迫害不進入法律程式,現在許多律師受到迫害,也與代理民間信仰者案件有關。

另一個大動作是江澤民完全掌握了中共軍方高層,在退任黨國最高領導人之後,仍然非法當任國家軍委主席二年,並成功地通過其任命的軍委副主席,架空中共最高領導人胡錦濤。

江澤民關閉國有資產管理局,為權貴侵吞國企資產提供方便

日前,旅美經濟學家何清漣在《美國之音》發表的“中國經濟公私之變(2):不被承認的私有化”一文中說,從1998年到2003年這段私有化高潮時期,江澤民政府關閉了國有資產管理局,製造了長達6年的國有資產監管“空窗期”,為權貴、國企經理廠長及官員們侵吞國企資產提供了方便。

中共問題專家程曉農研究過俄國和中歐數國的私有化過程,得出的結論是,這種由政府鼓勵並保護、允許共產黨幹部直接侵吞國企資產的私有化方式,只有中共採用;中歐各國的私有化基本上不讓共產黨幹部染指。

何清漣文章說,中共政權把前30年毛澤東時代通過革命建立起來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即全面公有制和計劃經濟拋棄了,改用共產黨資本主義鞏固了毛澤東留下來的專制極權制度。

在權貴私有化過程中產生的種種黑暗行為,例如紅色家族的瘋狂斂財所起的示範作用,導致官僚系統及整個國家高度腐敗。這種腐敗政治必然產生嚴重的社會分配不公。當財富與上升機會都被社會上層壟斷之時,佔總人口約80%的龐大社會底層必然產生對精英階層的仇恨,仇官、仇富情緒在全社會蔓延。

文章結論是,中共這一“經濟轉型”過程完全漠視社會公正,剝奪了民眾的權益。這樣一種只有利於統治精英的制度安排,為日後中國的社會衝突埋下了深重的禍根。

江澤民的兒子靠裙帶關係斂財

中國第一貪家族的江澤民,“反腐”的口號更是成了其欺騙民心、打擊政敵的工具。江澤民手握黨政軍大權後,讓大兒子江綿恆趕快〝悶聲大發財〞,江公子深得其父貪慾真傳,也很快贏得〝中國第一貪〞的頭銜。

《紐約時報》在〈中國的〝太子黨〞們靠裙帶關係致富〉一文中提到:好萊塢夢工廠沒有張揚的是它最新、也是最重要的合作夥伴:61歲的江綿恆,他是中國過去20年來最有權力的政治首腦江澤民的兒子。

江綿恆的商業集團還和微軟、諾基亞成立了合資公司,並監督電信、半導體和地產項目等國家支持的一系列投資平台。

報導說,江綿恆胃口大得不行,董事頭銜多得數不清,甚至上海過江隧道、上海地鐵董事會他也有份。有商人在飛機上看到空中雜誌中刊登的上航董事會照片,江綿恆赫然其中。江綿恆儼然成了上海灘的大哥大。

然而,中共當今的規則是,錢一定要與權掛勾。於是1999年12月2日,和科學建樹毫無瓜葛的江綿恆被江澤民授意國務院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擠進國家領導人行列。緊跟着,2001年5月,香港舉行《財富論壇》,江代表有意帶了江二代出席,與國際要人和跨國公司富豪接軌。外國商人深諳中共官場潛規則,中國申奧成功第二天起,江綿恆就陸續與富豪們簽下大單,進而成為中共〝官商一體〞最高代表。

報導還說,江澤民還有一件眾所周知的醜聞。2000年9月,江綿恆和台商王永慶的兒子宣布合辦宏力微電子公司,總投資64億美元。據王文洋透露,號稱合資,他一分錢沒出,全是江綿恆從銀行弄來的錢。藉着江老賊,這個江小賊大洗國庫,成了名符其實的〝中國第一貪〞。

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明 來源:阿波羅網李華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