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模坐順風車睡夢中被掐醒 發現司機正拿刀對着她

當平面模特,其實蠻辛苦的。因為答應了台州的邀請方早上9點半準時到,9月13日早晨5點,杭州姑娘小徐就從家裡出門了。

想着能喺路上補個覺,前一天,小徐特地通過網約車平台約了一輛順風車。

沒想到,到新昌境內後,小徐遭遇了有生以來最恐怖的一次經歷:車子喺隧道里停下了,迷糊中,突然有隻大手掐上她脖子,眼前還有一把明晃晃的刀……

順風車司機再三和她確認

係唔係只有你一個人

小徐今年23歲,身高1米75,家住杭州上城區,已經做了好幾年平面模特,喺圈裡小有名氣,活動邀約不斷。

模特小徐

上周,台州黃岩的一家單位揾到小徐,邀請她9月13日上午9點半,準時參加佢們的活動。

由於前一天也有活,小徐就打算當天一早,直接打一輛順風車去,活動結束後就返程。

“我們的工作就是這樣,需要不停地趕場子,省內的活動,基本都是當天來回。”9月12日上午,小徐通過某平台預約了一輛從杭州去台州的順風車,和車主約喺第二天早上5點出發。

這是一輛溫州牌照的本田轎車,司機姓高。高某跟小徐講,自己是喺安吉做生意的,9月13日要回溫州,剛好可以接她的這單生意。

車子約好後,小徐還特地看了看高某喺該平台上的相關運營資質,還挺正常,“而且我乘XX出行很多年了,所以就沒有乜嘢擔心。”小徐講。

但接下來高某的啲舉動,讓小徐有些不解。

“這個人很奇怪,佢再三和我確認,並且強調只能帶我一個人。早上來接我的路上,又打電話給我,問我係唔係只有一個人。”小徐講,她反問佢:“點解要問我係唔係一個人?”對方解釋:“人多接送麻煩。”

睡夢中被人掐醒

睜眼一看司機拿着刀子對着她

當天早上5點20分,小徐喺小區門口上了車,坐到車子後排後,便開始睡覺。

大約過了兩小時,睡夢中,小徐感覺車子停下了。

根據小徐的口述:

“我突然感覺有人壓我身上,就驚醒了,一看,是嗰個司機,佢坐到了後排,壓喺我身上,離我距離非常近。我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就問佢點吖。佢一隻手掐着我的脖子,另一隻手拿了把刀架住我,很兇地講:唔好動,不然捅死你。隨後,佢還拿出膠帶,讓我自己綁自己,然後逼我講出手機密碼、銀行卡密碼。我知道我有危險了,非常緊張害驚,緊張到氣都快喘不上來了,心裏想這個人想幹嘛,我現喺到底喺哪裡……我講,我把包都給你,所有東西都給你,你讓我下車。佢講,車子已經上鎖了,你跑不了的。佢還嫌包里的錢太少,講要綁架我,跟我父母要錢去。我開始反抗,掙扎了起來,想讓佢鬆手。佢想拉住我,拉扯的時候,我的頭撞到了車頂,現喺還有一個包。拉扯了好一會,佢可能也累了,動作停了下來。我試着去揸车門,第一次打不開,又試了一次,門開了,我就跑出來了,拖鞋也沒穿,赤着腳一口氣跑出了隧道。我看到一輛警車,就揮手求救。嗰個司機應該也是看到了警車,沒敢追上來,開走咗。隨後,我就上了警車,高速交警幫我報了警。後來,派出所的警察來了,我跟佢們回去做了筆錄。警察問我話的時候,我腦子一片空白,過了好久,先至慢慢平靜下來。這次搶劫佢早就預謀好了,一直喺等合適的人下手。”

接警的是新昌縣公安局城南派出所。

副所長章鑫偉借了一隻手機給小徐,小徐登陸了自己的微信,那輛本田順風車及司機的信息,就跳出來了。

根據這些信息,喺新昌公安局統一指揮下,很快確定了這輛車動向。當晚,司機高某位置也被確認,佢落腳喺安吉一個小旅館內。

9月14日一早,高某喺旅館被抓獲。

高某,39歲,溫州平陽縣人,喺安吉經營一家小足浴店,偶爾開網約車賺點外快。

事發那天,高某並唔係真的要回溫州,而是看到預約單子後,以回老家名義,實施了這次早有預謀的搶劫。

高某交代,這次搶劫,佢預謀了5天,刀和膠帶,一直放喺車上,就等一個適合下手的人。

佢目的是要錢,因為迷上了賭博,前後已經輸了100多萬,這些錢,都是通過高利貸借的。再過幾天,就是還錢的日子了。

作案的刀

9月12日,高某喺網約車平台上看到小徐喺預約順風車,一看是去台州,就以回家的名義,接了這個單子。

從接單那一刻起,佢就開始計劃作案的所有步驟。

高某講,佢唔係乜嘢單子都接,這次看到小徐是個年輕姑娘,而且一個人出行,並且發現小徐也喺該平台上註冊了順風車司機,看到她名下有一輛路虎攬勝的車子,據此推測,這個單身姑娘,應該是有錢的。

為了方便作案,高某先至一直追問小徐“係唔係一個人”,得到確認後,便放心到小區門口來接。

當天早上,車子開到上三高速任胡嶺隧道附近時,高某看路上車子不多,就把車停到隧道的應急車道,對小徐下手。

被搶的財物

高某交代,小徐逃出去後,佢也看到了警車,擔心被抓,於是當天把車子開回杭州後,就做了抵押,再坐車回到了安吉。

確認自己安全後,佢拿走咗小徐包里的1000多元現金,但沒敢拿銀行卡去取錢。

目前,高某因涉嫌搶劫被新昌警方刑拘。

這兩天推掉了所有工作

想試着把這段經歷忘掉

“我媽知道這事後,差點心臟病發了,一直冒冷汗。”9月14日晚上,等派出所的事情弄完後,小徐返回了杭州家裡。

現喺,事情過去幾天了,但小徐跟我聊起這段經歷時,依舊是心有餘悸,甚至有了後遺症。

“我晚上都喺做噩夢,走喺路上就覺得有人要害我,車子開過來我都會覺得司機想撞我,會不會乜嘢地方突然跳出個人拿把刀衝出來傷害我。”小徐講,自己還是有些精神恍惚。

記者和小徐的對話

我問她,係唔係可以休息一段時間,出去旅旅遊,放鬆一下精神?

“我不敢出去旅遊,雖然我以前很喜歡旅遊的。”小徐講,這幾天已經推掉了所有工作,只想喺家待着,想試着把這段經歷忘掉。

小徐講,以後出遠門,不敢再打車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都市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