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強制婚姻?女青年被黨「欽點」獻身「革命婚姻」

李力群

喺過去數十年中,有些知名的女青年被中共組織“欽點”對像,或被哪個高官看上之後直接逼其結婚,造成一生的愧恨。這些女青年將自己的身體以婚姻的名義祭給“革命”,以此來接受“組織”的考驗,如過不服從,結果就是受到迫害。

知青“被勸”與農民結合造就無數悲劇

幾十年前知青上山下鄉運動中的風雲人物邢燕子這個名字,對於今天的80後、90後來講,實喺有點太陌生,但她喺幾十年前的中國政治版圖上卻留下了深刻的印記。

1958年邢燕子初中畢業,自願留喺農村老家務農。1960年人民日報發表長篇通訊《邢燕子發憤圖強建設農村》,各地媒體爭相轉載。隨後邢燕子被領導“勸婚”,真正“與貧下中農相結合”,與一個比她大7歲的貧農王學芝結婚。喺全國更是掀起空前的宣傳聲勢。

報道講,邢燕子成為後來那一場給整整一代中國人帶來巨大精神創傷的上山下鄉運動中一面頗有號召力的旗幟,她本人也因此而獲取巨大政治榮譽。二十幾年間,她先後歷任縣委副書記、地委常委、天津市委書記、市政協副主席等職務,兩次當選全國人大代表,是中共九至十三大代表,第十至十二屆中央委員。不過,隨着文革、四人幫倒台等歷次運動,她也隨着上下“顛簸”。

直到70年代末80年代初大批知青陸續返城,邢燕子“昔日輝煌”先至迅速褪去,卸下了所有職務,落個清靜。她講:“我這一生跟講笑話似的”。2001年退休。

邢燕子告訴上海《新民周刊》,還喺她只有18歲的時候,領導就要求她與大她7歲、輩分也大她好幾茬的王學芝結婚,邢燕子感到非常委屈。但是“政治上的服從高於一切”,就這樣,她喺情竇未開的情況下,就走進了婚姻,儘管心裏頭有點失落,她也只能埋喺心底,繼續“戰天鬥地”。

報導講,時光匆匆過去了幾十年,邢燕子的人生經歷了大起大落,但她與王學芝的這段婚姻維持了下來。不過,當時的組織包辦她的這門婚事,不可能是為了讓她喺這場婚姻中得到愛情的滋養,而是為了讓她樹立一個完美的與農民結合的樣板。

而當時的很多女知青為了顯示自己的紮根意志,接受組織的安排嫁給農民,而且是必須窮得叮噹響的農民,也曾經蔚然成風。她們與農民丈夫無法產生婚姻所必須的共鳴,從而出現了無數悲劇。相對於今天因為當年開了一代新風而如今有資格安享晚年的邢燕子,她們能夠品嘗的,只有嗰個荒唐的年代強加給她們的苦果。

李力群:是你們把我強配給高崗

前不久出版的《高崗傳》一書記錄了高崗的幾次婚姻,從中也可以看到當時投奔延安的女青年喺個人婚姻上的手足無措。李力群,一個17歲時到了延安的女孩,喺黨校學習時被來做報告的首長高崗看上,高崗很快與自己的小腳老婆離婚,對李力群展開了進攻。李力群喺黨校學習結束時,組織將她留了下來,喺高崗身邊工作。

有一天,毛澤東請高崗和她吃飯,毛喺她面前大誇高崗,要她向高崗學習。又過了幾天,王明、王若飛、習仲勛等人又請高崗和她吃飯,席間就宣布這一天是高崗和她結婚的日子。李力群一聽這話,撒腿就跑,但王若飛揾到她,對她進行了一次嚴肅的談話,就這樣,李力群和高崗喺毫無感情的情況下嫁給了佢。多年以後,當高崗的革命家形象消失以後,李力群對陳雲講:“是你們把我強配給佢的。”

不過,喺高崗身居高位時,李力群享受到了她作為首長夫人應得的待遇。高崗後來被定性為“自絕於人民”,使這段革命婚姻暗淡了下來。

不服從組織分配婚姻生活將充滿灰暗

報道講,當組織以“革命”名義向女青年發出婚姻召喚時,邢燕子、李力群響應了組織安排,得到了或一度得到了由組織分派給她們的一切。一個可以想像的圖景是,如果邢燕子當時拒絕了組織的要求,她就不可能得到那些榮譽。

而那些不服從組織安排的女青年,她們的命運從此充滿灰暗。喺這方面,雖然大量的實證已經淹沒喺歷史的塵埃里,但是小講家的作品卻為我們提供了樣本。

年輕時被打成右派的作家張弦寫的小講《掙不斷的紅絲線》中,一個叫傅玉潔的女孩,戰爭年代參加了文工團,被一位首長看上,但她因為忠於自己的愛情而拒絕了首長,她嫁給了文工團里的一位青年先至俊,陪伴着佢走完了戰戰兢兢的一生,受盡了苦難。與此對照,文工團另外一位女孩則因接受了另一位首長的求愛而從此飛黃騰達。

報道講,如今,權力仍然可以隨時以各種名義介入人們的私生活,這也使女孩子們面對着各種誘惑。當年的高崗為了追求一個年輕女子,還不得不先行拋棄糟糠之妻,今天的手握權柄之人,已經省去了這一道婚姻的外殼,輕鬆地直達床笫。因此,現喺對於女青年,是權力安排當二奶的問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Epochtimes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