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中國8月人民幣貸款和社融遠超預期 M2創歷史新低

中國8月新增人民幣貸款 1.09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1.48萬億元,均遠超市場預期。但M2貨幣供應同比增速降至8.9%,續創歷史新低,為連續第七個月放緩。

中國8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09萬億元,社會融資規模1.48萬億元,均遠超市場預期。但M2貨幣供應同比增速降至8.9%,續創歷史新低,為連續第七個月放緩。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稱,7月份以來,金融數據與實體經濟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背離。金融數據不錯但實體數據開始疲軟,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環保限產可能是原因之一。預計短期內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不會做大的調整。

M2增速連續7個月放緩

據人民銀行數據,M2貨幣供應同比增速自去年11月開始一路下挫,5月跌破個位數,8月再度刷新歷史最低水平:

8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64.52萬億元,同比增長8.9%,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3個和2.5個百分點;

狹義貨幣(M1)餘額51.81萬億元,同比增長14%,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3個和11.3個百分點;

流通中貨幣(M0)餘額6.76萬億元,同比增長6.5%。當月凈投放現金422億元。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德國商業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周浩均表示,M2增速下滑這還是個趨勢性的問題,M2跌破9%並不意外。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鄂永健則稱,喺貸款增加較多、財政存款明顯減少的情況下,M2增速再創新低,主因可能是銀行配置債券同比下降較多。社會融資數據顯示,當月企業債券凈融資為1,063億元,同比大幅減少2,173億元。去年同期高基數也對M2增速產生重要影響。

社融增至1.48萬億元

央行數據顯示,中國8月社會融資規模1.48萬億元,遠超預期的1.28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86億元。

其中,當月對實體經濟發放的人民幣貸款增加1.15萬億元,同比多增3497億元;對實體經濟發放的外幣貸款摺合人民幣減少332億元,同比多減402億元;

委託貸款減少82億元,同比多減1514億元;信託貸款增加1143億元,同比多增407億元;未貼現的銀行承兌匯票增加242億元,同比多增618億元;企業債券凈融資為1063億元,同比少2173億元;非金融企業境內股票融資653億元,同比少422億元。

中國首席經濟學家論壇高級研究員蔡浩點評8月社融數據稱,傳統影子銀行類貸款受嚴監管影響繼續萎縮,但8月看似強勁的社融並未對實體經濟有多支撐。

8月社會融資規模1.48萬億元,與去年同期基本相當,但結構有明顯區別。發放實體的人民幣貸款同比多增3,500億,傳統影子銀行類貸款受嚴監管影響繼續萎縮,而債券受8月流動性預期和下半月資金面明顯收緊導致收益率上升的影響,企業債發行大幅減少,凈融資同比減少2,173億元,環比則減少近1,800億元。這也表明債券和貸款資產於8月再次發生了輪轉。

而從貸款結構來看,由於居民類和短期類貸款佔比上升,因此8月看似強勁的社融並未對實體經濟有多支撐。

新增人民幣貸款超預期

中國8月新增人民幣貸款1.09萬億元,遠超預期的9500億元,比去年同期多增1433億元。

8月末,本外幣貸款餘額121.99萬億元,同比增長12.6%。月末人民幣貸款餘額116.49萬億元,同比增長13.2%,增速與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高0.2個百分點。

分部門看,住戶部門貸款增加6635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2165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4470億元;非金融企業及機關團體貸款增加4830億元,其中,短期貸款增加695億元,中長期貸款增加3639億元,票據融資增加318億元;非銀行業金融機構貸款減少513億元。

月末,外幣貸款餘額8327億美元,同比增長2.8%。當月外幣貸款減少52億美元。

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鄂永健點評稱,8月新增貸款略超預期,一方面是經濟企穩帶動企業信貸需求,以及前期住房銷售帶動個人住房貸款需求;另一方面是金融去槓桿推動表外轉表內。

金融數據與實體經濟出現背離?

招商銀行資產管理部高級分析師劉東亮稱,7月份以來,金融數據與實體經濟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背離。金融數據不錯但實體數據開始疲軟,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環保限產可能是原因之一。預計短期內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不會做大的調整。

值得注意的是,7月份以來,金融數據與實體經濟間出現了一定程度的背離,金融數據不錯但實體數據開始疲軟,原因目前仍不清楚,環保限產可能是原因之一,但應該不足以解釋8月份宏觀數據的全面疲軟;喺金融數據仍不錯的環境下,貨幣政策和監管政策預計短期內不會做大的調整。

降准論戰升級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王洋表示,貨幣政策去年底以來一直偏緊,但偏緊政策對經濟有負面影響,後果顯現又有時滯。喺流動性偏緊的感受下,最近降準的呼聲重新增多。

政策方面,貨幣政策去年底以來一直偏緊,這和經濟表現有錯位。即經濟反彈時給了貨幣政策偏緊的時間窗口,但偏緊政策對經濟有負面影響,後果顯現又有時滯。

近期降準的呼聲重新增多,這是對流動性偏緊的感受,是喺基於經濟改善的基本面下,而唔係基於重新放水刺激的邏輯。另外,人民幣升值,令降准帶來的資金外流風險降低,只是滿足降准條件的次要因素。

因此,降准對沖外匯占款,應該是個中性的政策。用降准替代MLF,有助於市場公平,併合理降低市場利率。繼續以MLF之類替代降准,會導致流動性分配不平等的加劇。這種從央行-國有大行-中小銀行-非銀機構的流動性分配,實際上可能導致金融系統脆弱性增加。

而德國商業銀行中國首席經濟學家周浩則表示,政策方面,目前降准似乎沒有必要,8月經濟數據其實沒有那麼差,主要是之前的經濟韌性讓市場預期偏高了,這應該是預期之內的放緩,而且降准信號作用太強,目前並不適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