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遇古老修煉法門 一位癌末比丘尼身上的奇蹟

曾出家為尼的阮黃鴛因罹患胃癌的契機,結緣法輪大法修煉,康復後選擇還俗。還沒從越南一所大學的法律系畢業,就選擇剃度出家,成了一名比丘尼。過了幾年,她被查出患有胃癌。正當她默默開始準備後事時,奇蹟發生了。

曾出家為尼的阮黃鴛(左三)因罹患胃癌的契機,結緣法輪大法修煉,康復後選擇還俗。

阮黃鴛(Nguyen Hoang Uyen,音)還沒從越南一所大學的法律系畢業,就選擇剃度出家,成了一名比丘尼。過了幾年,她被查出患有胃癌。正當她默默開始準備後事時,奇蹟發生了。

以下是阮黃鴛的自述:

祖母經歷讓女大學生出家為尼

26歲時,我決定出家當比丘尼(即佛教尼姑)。我是喺當尼姑的祖母過世後做出決定的。

祖母六十多歲時出家,78歲時死於癌症。她對這種致命疾病的態度讓我很敬佩:面對癌症的痛苦,她並未抱怨。直到人生最後一刻,她還喺誦經禮佛。

祖母去世三天後,家人為她舉行了盛大的葬禮,許多著名僧人出席,我希望父母去世時也可以有同樣的厚儀。葬禮花費不貲,超出了我家的承受力,所需費用都是其佢佛教徒捐出的。

祖母的葬禮後,我揾到一座寺院的比丘尼住持請求出家,只是我對嚴格素食有些拒斥。她告訴我講:“只是吃的東西,沒關係。”她講的沒錯,從第二天我就可以吃素,完全沒影響。我很欣賞這位比丘尼住持。

我剃度時,還是法律系四年級的學生,並且還喺學習中。儘管家人反對,但我決定把這些都放下,開始我的新生活。而當比丘尼住持告訴我“一人出家,全家得福”時,我的心意就更堅定了。

阮黃鴛(音)辭別法學院和家庭,成了一名尼姑;後因罹患胃癌的機緣了解了法輪大法,走入修煉。(ntd.tv)

身處寺院年輕比丘尼有困境

越南有句諺語:“鞋子哪裡夾腳,只有穿者知道。”

寺院里的生活並不像我諗的那麼容易。我看到尼姑和僧人像常人一樣沉溺於情慾、怨懟和妄念。喺這樣的環境下我們怎麼能開悟呢?我覺得陷入了一種困境,卻不知道如何解脫。我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對着佛菩薩像晝夜禮拜。

我一直喺求佛讓我揾到一位能引領我開悟的明師,而修行的停滯不前,讓我感到孤獨。

喺寺院里,我每天要給250名尼姑和僧人做飯,同時晝夜祈求佛菩薩讓我遇到一位明師。就這樣,我喺無望的狀態中等待着。

揾到真正的道路

正式成為尼姑一年後,我被確診患有胃癌,而且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腸道和子宮,一個站起來的動作也會讓我痛苦不堪。儘管如此,我仍然竭盡全力完成我的日課和職責。很快,我的身體變得非常虛弱,不得不回家治療。

我按照一個朋友的建議接受各種治療。她對我非常好,定期給我送藥品,也陪我做治療。抱着最後的希望,我們四處尋醫問葯,遍訪了以治療癌症聞名的所有醫生和氣功師,但全都無功而返。我的病越來越重。我並不懼驚死亡,只是擔心父母,如果我咁年輕就死去,佢們會有多痛苦。

阮黃鴛(音)喺閱讀法輪大法書籍。(ntd.tv)

正當我放棄希望時,一位朋友推薦了一種包括打坐的自修方法,叫做法輪大法。她讓我去公園揾其佢修煉者學煉。

起初我很不情願,但她對我很好,堅持講我應該儘力尋揾能讓我活命的修煉道路。她向我介紹法輪大法,以及修煉者喺實踐中身心受益的情況。她誠摯的話語讓我感動,我決定試一試。

那時候,我又住進了寺院,很難出門。我不得不謊稱自己需要出門治療,搬進了朋友家,以便能去公園習煉。令我驚訝的是,喺公園裡和別人一起煉了一個月後,我的疼痛減輕了,感受到康復的愉悅。

我回到了寺院,晚上讀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並偷偷煉功,因為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我已經走上了一條新路。

世俗中的修煉

這樣過了一個月,我決定離開寺院,開始一種新的生活——一個喺常人社會中修煉的生活。法輪大法屬於佛家修煉大法的一種,但鼓勵修煉者不離世俗修煉,喺複雜的環境中提高境界,同時保持正常的工作和家庭生活。

當我做出這個選擇時,不得不面對許多批評。比丘尼住持問了我很多問題,最後同意我離開。可我的家人卻對我的決定感到不安,佢們希望我以後能像我姨媽一樣——她喺平陽省一座寺院任住持,並且能去印度精研佛法。喺佢們眼中我非常有“晉陞”前途,佢們把這看得比心靈升華更重要。

圖為修煉法輪大法的阮黃鴛(音)喺煉打坐、閱讀《轉法輪》。(ntd.tv)

但我心意已決,沒有人能阻止我。不僅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讓我康復,也因為我知道,這就是我一直喺尋揾的真正的修煉道路。讀《轉法輪》時,我感到豁然開朗,因為這是一本真正修煉的書。我不明白的關於生活、業力、修煉的一切,書里都有清晰簡明的解釋,引起我非常深刻的共鳴。

當我第一次煉法輪功時,我感到一股溫暖的能量通貫全身,非常舒服。這種感覺之美妙,難以用言語形容。我目睹了自己身心的巨大變化,喺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半年後,我所有的病都好了。

目前,我完全恢復了健康,以教英語維生。每堂課後,學生們都和我坐喺一起讀《轉法輪》。聽講我通過習煉這種功法癌症都好了,我學生的父母都想讓孩子修煉法輪大法。

我還記得離開寺院那一天,我不得不面對很多困難:我沒有錢,沒有工作,也沒有地方住。現喺,我周邊都是暖心、真誠而純凈的法輪功學員,讓我很高興自己做出了正確選擇。無論遇到多大的困難和挑戰,我的身心狀態都安穩平定。我相信我可以克服困難,因為我走喺一條正路上。

英語課結束後,阮黃鴛(音)帶學生一起讀《轉法輪》。

最終,我的父母開始支持我修法輪大法。當看到我健康、平和、自由而真誠地生活着,佢們很開心。我了解到出家30年的姨媽想讓我回寺院,但我以前的比丘尼住持告訴她:“別揾她了,她現喺走喺正路上。”她是最了解我的人,她也深知佛法修煉的關鍵在於修心,在於內心的改變。也因如此,喺世間修行是最難,也是最有效的途徑。

我非常感激慈悲的神佛聽到了我的祈求,示我以真正的修煉大法。或許只有體驗過末期疾病的死亡危機和痛苦的人,先至能明白我是多麼幸福,以及對於揾到通往健康和覺悟的真正道路是多麼感恩。

我相信一切的發生都有原因,而且是命中注定。如果你碰巧讀到了我的故事,我希望它能讓你獲得裨益與啟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