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姜維平:面對毛澤東和蔣經國 習近平只能選擇其一

——陳敏爾的艱難時刻

習王5年大刀闊斧的廉政建設,以排斥異己為特色,得罪了幾乎所有的中共派系及圈子,左中右,上中下,幾乎所有的地方官對其都恨之入骨,自然地,連跳兩級而竄升的陳敏爾,就成了眾多官員的靶子,如果佢不做出一點驚天動地的實事,就不足以化解矛盾,而最好的放喺眼前的「資源」,就是平反「薄王」製造的堆積如山的冤假錯案,它涉及640個所謂的「黑社會」。

喺中共19大召開之前,中南海權力核心人事布局,比較複雜,就習近平而言,較多精力傾注於未來,因為第一個5年任期轉瞬即逝,可能有些事情的處理,非自身所願,主要是江胡留下的人馬,需要與其共事,而19大之後,或許有些不同,故佢必須把自己的嫡系安排喺中央政治局裡,於是,就有了陳敏爾搶位亮相的機會。人們已經看到,喺7月中旬,陳取代孫,而成為重慶市委書記,無疑地,陳可能連跳兩級,先至能如願,但縱觀中共建政以來歷史,接班人鮮有善終,毛澤東與林彪之關係與結局,是也,這方面海內外多有共識,筆者認為,陳敏爾化解危險處境的唯一最佳辦法就是:真正肅清薄王餘毒,平反重慶冤假錯案。

這的確有啲難度,首先,王歧山提出的中巡組“回頭看”,清除薄王“餘毒”,不用“餘黨”一詞,可能基於對重慶地方官抵制的擔憂,也可能限於王的個人品行,或許佢只是一種借口,用來打擊政敵,而為習的嫡系掃清上升的道路,郭文貴的海外爆料,似乎佐證了後一條。不論如何,對陳敏爾來講,都是一個表現自身能力的機會,這就看佢思想性格中,有無真正的理想和抱負,有無同情弱者和嚮往“依法治國”的願望,從佢喺貴州任職5年,全力於“精緻扶貧”看,好像佢還不錯,人們不希望畢節市的兒童困死垃圾桶的悲劇重演,而看重陳敏爾的義舉,雖有香港《前哨》雜誌2017年9期題為《陳敏爾債台高築陞官》的文章指責,但佢畢竟抓喺點子上,也算有點良心。要講舉債,中共的21個省市區大員,哪個唔係?

因此,矮子里拔高個,如此而已。多有比較,陳敏爾還算是有作為的,而且,佢的優勢在於,佢早喺過去與浙江工作時,就成為“之江新軍”中的一員,佢不僅當過習手下的地方大員,而且當過《浙江日報》的領導,佢應當知道謊言治國的力度和危險,也知道內鬥和選擇性反腐的不公和害處,習王5年大刀闊斧的廉政建設,以排斥異己為特色,得罪了幾乎所有的中共派系及圈子,左中右,上中下,幾乎所有的地方官對其都恨之入骨,自然地,連跳兩級而竄升的陳敏爾,就成了眾多官員的靶子,如果佢不做出一點驚天動地的實事,就不足以化解矛盾,而最好的放喺眼前的“資源”,就是平反“薄王”製造的堆積如山的冤假錯案,它涉及640個所謂的“黑社會”,其實,它們不過是蒙受冤屈的民企,過去先是薄熙來搶錢買官,搞“二次文革”,徇私枉法,把佢們包裝虛構成了“黑社會”,後是孫政先至為了蠶食這些民企留下的財產,股權,土地而掩蓋真相,廣送人情,拒絕,拖延民企的申訴,總之,中共兩屆領導,共達10年的瞎折騰,已使重慶財政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佔有半臂江山的重慶民企,已徹底坍塌,而“重慶李嘉誠”的出現,和蔓延全國的“跑路潮”和移民潮,則昭示着中共的後集權時代的終結,陳敏爾成為習近平“救黨”運動最後一枚棋子。

假如佢有點責任感,緊迫感和靈氣,佢必須學習胡耀邦,而唔係學習毛澤東,要以胡的勇氣先大舉平反重慶的冤假錯案,而後帶動全國的平反潮,真正地促進“依法治國”,通俗地表述就是,已經得罪了很多貪官污吏,唔好只挑刺,不栽花木,要用爭取人心的辦法抵消被整肅的官員及家屬的怨恨,化解越來越火的矛盾,否則,等到得罪的人不斷增加,形成龐大的不滿群體,並和公知的民運結合,再借經濟不景氣之際,作惡多端,天怒人怨的中共,可能喺一片頌揚習近平的虛假口號中,一瞬間灰飛煙滅,中共各級官員的下場將是悲慘的,前紅色高棉領導人的結局喺前,唔好心存任何僥倖,郭文貴爆料的出現,已首次揭示中共高層的腐敗內幕,或許是天意,欺騙和謊言無劑於事,不論習近平想叫陳敏爾扮演乜嘢角色,但佢都不得不面對一個嚴峻的現實,習不需要接班人,只需要配角,佢面對毛澤東和蔣經國,只能選擇其一,而陳敏爾只能做棋子,幹得好能將“君”,反之將被“君”吃掉,總之,19大召開後,佢如能順利當選,就是過河的“卒子”,也許有點作為,這要看作為綠葉陪襯的“花”如何開放,但應當指出的是:中共很難再有20大。

2017年9月15日於多倫多。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