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十年間全球債務增加了50萬億美元 這讓美銀很恐懼

全球債務超GDP總量3倍,固守市場創史上最大,主要國家房產泡沫疊加……有史以來最大的全球債務有多可怕?

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在今年6月底時,全球債務(包括金融債務)已經達到217萬億美元,超過全球GDP總量的3倍。

在過去十年中,全球債務出現顯著增長,十年時間債務累積增長達50萬億美元:

如今,全球債務的增速明顯快於經濟增長速度。美國銀行分析師Barnaby Martin總結說:

全球非金融債務(主體包括政府、家庭和非金融企業)已經躥升至150萬億美元,但是全球GDP僅有60萬億美元。

這樣一來,全球經濟和央行一面向資本市場注入資金,釋放大量流動性,另一面維持低利率,以這兩種方式來抵消金融危機造成的蕭條。

Martin寫道:

目前,全球固收市場規模已達51萬億美元,這意味着,如果利率出現波動,債券收益率上漲,風險見不僅僅局限在這51萬億美元上。由於央行不斷收購資產,全球固收市場已達歷史最大規模。

與此同時,還有主要國家的房產泡沫。在美國、歐洲、日本和英國,由於利率連續走低,房價早已打破2007年金融危機前的高值。

如此一來,全球經濟面臨兩個方面的潛在危機:

一方面來自最富有的“1%”人群和股價;另一方面也來自中產階級——通產來說,房產是中產階級進行投資的主要方式,但現在房產也因為低利率出現了泡沫。

當然,中央銀行也都意識到這個創紀錄的債券存在的風險,尤其是利率突然破壞性上升的危險逐漸上升到整體的波動性震蕩。這也就是為什麼美國銀行認為央行通過QE來降低波動率:

QE的目標很明確:降低不確定性並抑制市場波動。正如我們之前提到的,美聯儲每次就QE問題表現出猶豫態度時,波動率都會出現明顯下降。另一方面,在沒有QE或者市場預期央行會退出QE政策時,波動率又會出現提升。這種情形同樣適用於歐洲央行:當歐洲央行購進企業債和公共債後,波動率下行。

但是,當美聯儲和歐洲央行向外界說明,他們可能會為QE設定政策結束時間時,波動率明顯升高。例如2013年5月,時任美聯儲主席伯南克提及美聯儲可能逐漸減少貨幣擴張時,波動率明顯提升。

地緣政治格局同波動率關係密切:

自2013年以來,我們可以明顯看到敘利亞危機、俄羅斯和烏克蘭衝突、希臘主權債務危機、巴黎恐襲、英國脫歐以及最近的朝鮮半島局勢對波動率的影響:

回過頭來看,Martin認為其是早在幾年前貝恩資本就已經對全球性的“債台高築”有過預警。貝恩資本認為,全球金融資產將從2010年的600萬億美元飆升至2020年的900萬億美元,但是全球GDP卻很小,同期增長僅為27萬億美元。

正如過去二十多年中人們經歷的那樣,持續膨脹的全球金融資產一直維繫在較小規模的經濟總量上。而最終,全部資產將比全球經濟產出大10倍以上,比所有非金融資產之和大3倍以上。

對我們來說,這就不僅僅是一個經濟問題了,更是一個前所未有的災難在等着我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