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喺中國 我諗當個老外

很多年以後,津巴布韋姑娘莎朗看着自己的孩子,準會想起中國揚州嗰个遙遠的下午。

那係2017年7月,21歲的她發現肚子里胎動減少,於是獨自來到醫院就診,孤身喺揚州,醫院幫她聯繫了揚州外事部門。外事部門二話沒講,安排她遠喺非洲的家人來中國陪產。莎朗順利產下一名健康男嬰後,分管揚州外事、旅遊和衛生工作的副市長特地前往醫院看望她,那天還下着大雨。

當時,揚州係個擁有462萬常住人口的城市,每9個月間就有3.1萬新生兒出世,平均每個月有3000多個。“揚州有那麼多的醫院,醫院中有那麼多的孕婦,佢卻偏偏走進了我的病房。”

一切可能僅僅係因為,她係外國人。

優待洋人,由來已久

這種對外籍人士格外優待的做法,實喺唔係首創,早喺晚清時期, “一等洋人二等官”的現象便出現了。

晚清時,根據《江寧條約》《虎門條約》,外國人有了所謂的“治外法權”,就係喺五口或中國 大陸,外國人一旦犯罪,不使用中國法律進行約束和制裁,而係交給英國法庭,運用英國法律量刑治罪。

這條規定直接把洋人的階級提升了一個等級,特別係之前喺大清傳教特別不順利的教會們,自此揾到了一條廣納手下的道路。因為喺洋教士的庇護下,即便係華人,如果與教會扯上關係,也可以不走大清法律。

喺1846年7月發生喺廣州的一件騷亂事件中,一位英國商人僅僅係看廣州細販不順眼,就上去把人打了一頓,之後引來大量當地人和外國商人對峙,其中有外國人開槍打死了三名中國人,最後的處理結果也僅僅係以法不責眾為理由,向肇事者罰款兩百元。當時就有鄉紳貼告示講,“高官們對洋鬼子敬若神明,卻魚肉百姓,視人命如草芥。”

英法聯軍俘虜兩廣總督葉名琛 / 網絡

不過,雖然嘴上罵著外國人洋鬼子,但人們對外國人的態度喺變好。到了1859年,英法聯軍實際上係同清政府一起管理着廣州。清朝官員請求英國人協助管理,很快成為自然而然的事。

而清政府本身的腐敗也加速了百姓對這些外國人的信任。廣州地區的居民同樣開始向聯軍尋求幫助,革除地方上的腐敗和不公正。當英法聯軍不干涉地方事務時,人們反而忿忿不平。一係係敵人,一係係貴賓,外國人喺中國始終處於這兩個極端化的位置上。

事實上,20世紀初到改革開放前,一系列戰爭和運動曾經大量減少了外國人來華的次數。出版於1981年的《近代來華外國人名辭典》收錄了1840年-1949年間來華的人名,喺美國來華人士中,以傳教士為最多,其次為具有一定科學和教育水平的大學教學和管理人員。可以看到的係,從1919年之後,來華的外國人喺不斷減少。

美國來華傳教士和大學教育者人數 / 《近代來華外國人名辭典》,李佩珊整理

尤其喺60-70年代,中國與國外的聯繫基本上被阻斷,甚至與國外聯繫本身就有可能被安上“間諜”、“資本主義走狗”之類的罪名,中國百姓幾乎接觸不到的外國人。

但對於來到中國的少量外國人,至少喺那些重大的歷史事件面前,中國人依然堅持優待的做法。比如喺20世紀60年代-70年代,就有人專門批評喺華外國人的“五無、二有”,其中二有就係指外國人一有特高生活待遇,二有各方面的特殊化。

但這並沒有改變“不平等”的局面,因為真正參加60-70年代那場運動的外國人並不多,更多的喺華外國人則喺領事館和其佢組織的庇護下緊急出國,這簡直係外國人能喺動蕩年代享受到的最高特殊待遇。

將外國人特殊化對待,一直延續到了21世紀。喺今天的中國許多地方,都有專門販賣外國面孔的行業。人類學者大衛·博倫斯坦發現,常常有經紀人去街頭尋揾外國人演出,佢們有沒有先至藝並不重要,只要依樣畫葫蘆就行,人們需要的只係那張來自歐洲的面孔。這個面孔不論扮演咩角色,都會被想當然地尊重和欣賞。

2010 年,重慶建立了當地最大的外國人租賃公司,這項生意就係讓外國人去扮演各種不同的角色,陪客人吃一頓飯1000元,唱一首歌1000-1500 元。——“只要老外往那兒一站,那就變了,就唔係某個偏遠山區房地產修的房子,那就係未來國際化的城市。”

2017年8月25日,山東濟南,金髮碧眼洋模車展“淘金”,一天站6細時日賺千元 / 視覺中國

這項工作被人稱為“白猴子”。一位資深從業者分享了佢的經驗,佢從事這個職業已經廿幾年,25 年前喺台灣,15 年前喺北京和上海,後來則係喺成都、達州,一路向更遠更偏處。很多城市都需要“白猴子”,而那張歐洲面孔,也被詮釋成“國際化,都市建設和西方優質生活”的鮮活代表。

以高素質為貴,以低素質為恥

人們常講“物以稀為貴”,不過外國人並唔係因為少見而十分珍貴,而係因為少見的外國人被塑造成“精英”,先至變得珍貴。

20世紀80年代以前,普通外國人喺中國居住的身份問題主要靠居留證制度解決,但活動範圍和居留時間受到嚴格控制。能喺中國安家落戶的外國人,大都需要特批。

喺80年代後,政府需要外幣,所以外國遊客和投資者被視為貴賓,國家需要技術和管理來跟上世界的步伐,外國工作者都被視為“外國專家”。

來自美國的Steven Weathers 經常喺中國廣告中飾演科學家,而佢本人則係文學老師 / BBC

搶手,意味着這些“外國專家”喺全球最難申請的綠卡之一“中國綠卡”面前,也更有優勢。

據中國與全球化智庫2015年的數據顯示,自2004年中國開始發佈外國人永久居留證至2014年,10年間,只有7300名外籍人士獲得永久居留證。因為從2004年開始發放的外國人永久居留證,主要只面向四類人群:投資類、任職類、特殊貢獻類、親屬投靠類。這樣的移民政策,傳達了一個訊息:那就係中國歡迎高素質的外國人先至。

2017年9月8日,西安首次向15名外籍專家頒發"永久居留身份證" / 視覺中國

爭取到掌握“高端技術”的外國人,尤其係外資企業的加入,係有明顯好處的。截止到2010年,中國利用外資總額佔GDP的比重已超過40%,外資企業創造了27%的全國工業增加值,實現了57%的進出口值,交納了20%以上的稅收,引進60%左右的技術,吸納2400萬左右就業人數,外資企業已經成為國民經濟中重要的組成部分。

因此,喺中國人的腦海里,從政策到媒體宣傳,外國人更有錢、更先進的形象也越發深刻。

2015年3月26日上午,江蘇太倉新區舉行外企專場招聘活動。喺求職市場中,外資企業一直大受歡迎 / 視覺中國

中國人對歐美等地外國人的印象和禮貌也剛好跟這些地方對中國的投資相對應。根據2017年商務部外資司發佈的的1-6月外資投入數據來看,投入外資前十位國家/地區分別係香港(484.3億美元)、台灣省(30億美元)、新加坡(25.1億美元)、日本(17.3億美元)、韓國(15.4億美元)、美國(14.5億美元)、荷蘭(13.2億美元)、德國(11億美元)、英國(8億美元)、法國(5.9億美元)。佢們投入外資總額佔全部的95.1%。

但如果講,中國人對所有外籍人士都有着超乎常人的禮貌和優待,也唔係事實。最為人熟知的係,生活喺廣州市的黑人一直被貼上各種跟犯罪有關的負面標籤,而大量被拐賣或者自願嫁到中國的越南、菲律賓新娘,也常常被認為貧窮、落後的代表。

也就係講,中國人心中“外國精英”的形象,一開始就與那些“底層”外國人無關。

2015年03月29日,福建漳州,30歲的越南新娘抱着6個月大的孩子(中)和丈夫、婆婆合影 / 視覺中國

這種排斥不難理解,因為“熱情好客”往往係人們一廂情願的想像。社會學家和心理學家們發現,人類有着一種近乎本能的排外情緒,對於“非我族類”,不僅不信任,還會因為外地人可能佔用本土資源和工作機會,而產生仇視的心態。

這點喺移民政策上也有體現,對高素質人先至(大多數係歐美人)的格外優待,與對低素質人先至(大部分係東南亞或者非洲人口)格外排斥,其實就係一個問題的一體兩面。

台灣學者們用“階級主義”來解釋這種差異對待。當移民政策以“接納優質的移民,排除劣等外來者”來篩選人口時,就造成了主流媒體和本地人對待外來者完全不同的兩種態度,一係被當做上層精英,言語上客氣謙卑,一係就係被當做低端勞動力,態度也變得傲慢,幾乎沒有中間態。

回到文章最開始的故事,莎朗雖然來自津巴布韋,但她係留學生,恰恰符合人們對“應該優待”的外國人的某些想像——有學歷,有錢。

2012年2月20日,武漢,日本細伙環遊世界單車被偷,網友接力揾到車 / 視覺中國

這種近乎二元對立的態度喺人口多元化的大城市中更加常見,而對於不常見到外國人的細城市來講,外來人口所帶來的實際困擾還沒有出現,佢們也未曾感覺到這種排外情緒,外國人依舊係主流印象中的上層精英形象。對於細地方的行政人員來講,佢們一樣被這種標籤化的印象所影響,從而給予外國人更多的優待。

要知道,對某類人群的優待要幾多,對另一類人群就會有幾多排斥。

國際化不能少了外國人

對外來人口的優待還體現喺對留學生的痴迷上。

2010年,來自194個國家的26.5萬名外國留學生來到中國的620所大學、研究機構和教育機構。這些學生大部分拿到了中國政府的獎學金。同年,中國有724萬大學生,佢們中能拿到國家獎學金的只有0.2%。

為咩要那麼多留學生,表面上看當然係為了促進國際交流和教學水平,但我們也可以從啲研究報告上揾出不同的答案。

比如,廣西師範大學的一份研究報告就指出,“留學生群體已成為我國衡量學校發展的重要指標”,而“喺政策上扶持高等學校招收留學生,對於提高我國高等學校的國際地位,提升學校的專業水平,擴大學校學生多元化選擇機會都具有重要的意義。”

貴州財經大學的考慮可能更周到啲,為推進本校國際化辦學戰略發展,吸引更多優秀外國留學生報考,佢們設立了“貴州財經大學外國留學生獎學金”。這個獎學金的標準係博士生每年2萬,碩士生1.5萬,本科生1萬, 看起來確實不多,但該省的研究生獎學金卻係博士生每年1萬,碩士生8千。同時,為擴大本校國際化辦學影響力和知名度,佢們還設立了一個“貴州財經大學ISEC項目外國留學生獎學金”。

2017年9月5日,濟南,山東師大舉行新生開學典禮,來自五大洲的外國留學生出席 / 視覺中國

招收留學生係否能提高教學水平一時還難以論證,但提高國際知名度卻顯然已經係大家的共識。湖北經濟學院早喺2006年就把“大力推進留學生教育和教學、科研人員的互訪”寫進了自己的五年規劃中,而緊接喺後的目的就係“使學校的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進一步提高。”

不僅大學熱衷於引進外籍人先至,城市更係如此。

上海研究員吳從環認為,“外籍人先至引進戰略,係指藉助引進外籍人先至,進而不斷提高上海的人先至國際化程度。”國際化這個詞太誘人了,以至於喺未來十年的規劃中,上海專家表示要引進20萬海外高級人先至;另一方面上海也宣布,到2020年要守住2500萬的人口紅線。一邊係拚命要引進,一邊又係拚命想趕走,這大概也係上海這類“國際化”大都市的常態。

對整個國家來講,外來人口的數量也很重要。喺國際人口佔國內人口比值上,全球平均水平係3%,發達國家喺10%以上,即便係人口大國的印度也達到0.6%,而喺中國這個數字僅為0.07%。

2015年喺中國居住外籍人口的來源國家、地區分佈 / 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

而且喺這些國際人口來源國家或地區中,亞洲國家占絕大多數,香港和澳門就佔去1/3,而發展中國家又佔據高比例,如菲律賓、越南、秘魯等。這使中國看起來,一點都不“國際化”。

2008年11月3日,北京,一位外國人經過東田造型的廣告牌前。人民日報報道稱,中國經濟的急速發展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外國人來大陸定居,尋揾新生活 / 視覺中國

 

也許真正的因果關係係,一個國家越有國際化水平越能吸引更多的外籍人口,而中國特色的邏輯係,用令人乍舌的優待來吸引外籍人口,從而證明自己有吸引力。正因為此,你先至能看到那麼多的“老外錢包、護照、單車、摩托車丟失,卻又喺眾人幫助下快速揾回”的熱心腸故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浪潮工作室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