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中國留學生被迫道歉 中共滲透引澳洲擔憂

近日,一個墨爾本微信公眾號的編輯因為使用了受爭議的中國地圖而被迫公開道歉。此事件再次將公眾的視線集中在中國留學生中涌動的狂熱“紅色愛國主義”,這一現象已經引發澳洲學術界的擔憂。

據《澳洲人報》報導,為墨爾本一留學生微信公眾號做編輯的中國學生高松(音譯,Gao Song)在之前的一則帖子中使用了一張網絡地圖,該地圖沒有把台灣包括在中國領土之內。這迫使他之後不得不為自己的“錯誤”公開道歉,並敦促中國學生在國外要宣傳一個包括台灣在內的“完整的中國”。

幾個月以來,澳洲高校接連發生了四起由中國留學生“紅色愛國主義”引發的事件。事件中,一些大學教職人員因使用了被中國學生視為“具有攻擊性”的教學材料,而在中國的社交媒體上遭到抨擊。

例如,在澳洲國立大學,一名講師在中文社交媒體上發佈了一條禁止抄襲的中、英兩種語言的警告。一些學生將這視為攻擊,他們發起行動,強迫老師做出長篇道歉。

另一例是一名大學講師在上課時使用了一張從網絡上下載的世界地圖,而這張地圖沒有按照中共希望的那樣劃分中國和印度的邊界,該講師也因此陷入了麻煩。

大多數情況下,相關教職人員或大學都被迫做出道歉,從而引發了一場關於學術自由的討論。

斯威本大學(Swinburne University)的中國研究學者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說,在悉尼大學、紐卡索大學(Newcastle University)、莫納什大學和澳洲國立大學發生的事件,是向“更明目張胆的民族主義”轉變的跡象。

“多年來,與中共政府相關的澳洲中國學生組織一直在幕後悄悄運作,推動中共的利益,確保學生的思想與共產黨的價值觀一致。但現在,北京正在發出‘摘掉手套’(明著干)的信號。”

澳洲國立大學中國外交政策教授吉爾(Bates Gill)說,大學的管理層了解這一情況,並相信事情會“變得更糟”。“但在目前,他們仍然很困惑,不知能做些什麼。”

在一些事件發生後,中共外交人員還直接聯繫大學討論相關問題。

就這些事件,中文社交媒體相關報導的留言板上出現激烈的爭論,一些人認為學生們不應該對這類事情進行抱怨。

格里菲斯大學(Griffith University)的國際關係教授豪爾(Ian Hall)說,相關人士應該重新思考,是否還應該允許由(中共)政府監控的學生組織繼續在(澳洲)大學校園中存在,“不管這樣是否會影響到大學的國際學費收入”。

但豪爾也表示,並不是所有的中國留學生都有狂熱的民族主義,一些學生只是來這裡學習和度過美好時光。

一些澳洲中文社交媒體對這些發生在大學的事件進行了密切報導,而且還予以鼓勵。

其中,一家私人擁有的中文媒體在中國設有辦公室。該媒體在2012年招募網站策劃人(web producer)時,在廣告上明確要求應聘者必須“愛國”,不能支持任何獨立運動,必須忠於共產黨。

來自澳洲兩大黨的聯邦政客都參加過該媒體過去舉辦的一些活動。澳中關係研究所(Australia China Relations Institute)所長卡爾(Bob Carr)近期還拜訪了這家媒體。卡爾是澳洲前外長,曾被澳媒曝出與紅色商人關係密切。

2016年,澳洲的大學招收了超過55.4萬名付全額學費的國際留學生,其中中國學生佔了三成左右。

今年,澳洲國際教育協會(International Education Association of Australia)警告,澳洲變得越來越依賴於一個國家來招收國際學生,如果政策出現重大變化,經濟就可能處於風險之中。

來自國際教育的收入已成為澳洲經濟的一個主要推動因素。在2016—2017財政年度,國際學生入學率前所未有的增長為澳洲經濟帶來了240億澳元的收入,比前一年增長了18.5%。

一些澳洲高等教育界人士擔心觸碰敏感問題會失去中國留學生市場。前中共外交官陳用林則認為澳洲不可能失去這個市場,“中國留學生大批地跑到澳洲來,就是對中國的教育不滿意。由於僵化的教育,中國在很多領域達不到世界領先水平,中共教育部倒是花了很大的資金送中國高材生到外國學習,甚至還派人盜取國外先進技術”。

澳洲總理特恩布爾的前顧問、現獨立顧問加諾特(John Garnaut)說:“澳洲面臨的挑戰是,對於我們最大的客戶正在指示身處澳洲的學生和老師保持狂熱的紅色愛國熱情,我們該如何應對。”他還表示,中共的目標是在全世界確保其黨的利益,不論中國人去哪裡都要進行監視。

特恩布爾聯邦政府已經表示,將在年底之前加強反間諜和外國干預方面的法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宋清寧澳洲墨爾本綜合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