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揭秘】毛澤東臨死前經常夢到鬼 生活秘書自殺

張農01:毛澤東臨死前經常夢到鬼——毛澤東突然對孟錦雲講:「孟夫子,你看我發愣,覺得奇怪?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最近,不知怎麼的,一閉上眼,往事便不由得全來了,經常見鬼,你講怪不怪…」(《走進毛澤東的最後歲月》中共黨史出版社)姚廣笑:佢讓一部分人變成了鬼,讓另一部分人人鬼不如

熱帖:“九•一八”事變後,吳佩孚到北京,喺車站一見到前來接的張學良,怒責道:“為何不打?”張學良講:“實力不足,打不過。”吳佩孚講:“現喺我來了,實力就足了!軍人最大的實力,便是一個死字!”

講書者一枚:延安時期的首長家裡,都有組織分配的警衛員、專門照顧首長子女的保姆、照顧首長生活起居的勤務員(負責為首長打洗臉水、洗腳水等)。另有伙夫、馬夫各一人。當時連孩子們都知道:街上奔跑的那輛由海外華僑捐給八路軍將士的救護車,是毛主席專車——原來中國紅十字的如今作為是有淵源的。

無事小神仙:抗戰時中共絕大部分將領都不喺抗日戰場,均喺延安學習,整風和準備黨的七大。四零年徐向前回延安;四二年三月,120師師長賀龍回延安;四三年八路軍副總司令彭德懷,新四軍軍長陳毅,129師師長劉伯承回延安;四五年八月抗戰即將結束,中共二十一名主要將領乘坐美軍運輸機急速趕往前方。

雨之睿:【骯髒的政治交易】一九六一年一月,中蘇分裂,中國希望阿爾巴尼亞幫忙罵蘇聯的赫魯曉夫,給了五億盧布,還用外匯從加拿大買小麥送給阿爾巴尼亞。這一切都發生喺大饑荒時期。阿爾巴尼亞代表希地講:“喺中國,我們當然看的到饑饉。可是,我們要乜嘢中國就給乜嘢,我們只需要開開口。我感到很慚愧。”

花花花滿樓2:六一年二月十五日,雷鋒日記:“今天是古歷大年初一,全連同志都到和平俱樂部看劇去了,我呢?為喺過年給人民做一件好事,吃過早飯後,我背着糞筐,拿着鐵鍬到外地揀糞,大約揀了三百來斤糞,我送給了撫順望花人民公社”。有好事者據此糞量推算,當時撫順街頭約有三萬隻大型牲口喺徘徊

嚴少雄文化評論:66年為了保證紅寶書印刷能力和紙張供應,上級通知各科技出版社堅決不出科技新書,凡託運或郵寄紅寶書郵局一律免費;財政部免徵稅。66年至70年,中國印刷業成了為一人服務的行業,毛著出版42.06億冊,毛畫像影像41.55億張,單張毛語錄20.72億張—佢得了幾多稿費

六間房劉磊:一九七二年日本主動要求與中國建交。據田中角榮回憶錄稱:當時日本政府準備了五百億美元用於對中國的二戰賠償,按現喺的物價應有五千億美元。主要是日本政府覺的不賠都不好意思,但是TA“高瞻遠矚”大手一揮免了、唔好日本的賠款。日本人極度震驚,簽字當晚整個外務省徹夜狂歡

有靈魂的中國難民1:【《掩埋》——唐山大地震被掩埋的真相】震前有一系列異常預警數據,上頭沒有重視。地震發生後,毛第一時間給災區送去十萬紅寶書,當精神食糧。同時拒絕一切外來援助,沿途派共軍武裝把守,不準災民逃離。無數的人,沒有殞命於天災,卻死於人禍。此片喺國外獲獎,國內卻是禁片

張農01:毛澤東臨死前經常夢到鬼——毛澤東突然對孟錦雲講:“孟夫子,你看我發愣,覺得奇怪?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最近,不知怎麼的,一閉上眼,往事便不由得全來了,經常見鬼,你講怪不怪…”(《走進毛澤東的最後歲月》中共黨史出版社)姚廣笑:佢讓一部分人變成了鬼,讓另一部分人人鬼不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鄭浩中編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